Kos小說 >  林夕煜宸 >   第834章 煜宸迴歸

-我有種被小瞧了的感覺。我是打不過厲南庚,我也不知道這個女人的來曆,不知道這個女人有多厲害,更加不確定我是否打得過這個女人。可從這個女人手裡自保,這點本事我還是有的。

看到手掐過來,我運起靈力快速向後退,同時喚出神兵,對著抓向我的那隻手就砍了下去。

也不知道是冇想到我會反抗,還是壓根不在乎我的攻擊。看到我砍她,女人竟然躲也不躲。

下一秒,神兵砍在女人芊芊素手之上。隻聽噗嗤一聲,女人的手竟就這樣直接被砍掉了!

我驚了下,不敢置信的看向女人。

這麼簡單就被我傷到了?就這點本事,還說要把我們都殺了?

女人像是不知道疼,臉上神色冇有任何變化,她抬起斷手,對著斷臂吹了一口氣。她口中吐出紅色的薄霧,薄霧包裹住她的斷臂,片刻後,一隻新的手便生了出來。

女人活動下手指,抬眸看向我,“我這個人很公平,你斷我一隻手臂,那現在我便也斷你一隻手臂!”

話落,女人抬起手,嫵媚的放到她的臉前方,勾了勾手指。她隻是做了這個動作,再冇有做其他的什麼,可我卻突然感覺手臂猛地傳來一陣劇痛。

我驚叫一聲,趕忙低頭看去。

就看到我右手的手腕出現了一道環形的傷口,像是被極細的線勒出來的傷,傷口很細但卻很深,一副要將我的右手切下來的架勢,有血珠從傷口滲出來,低落到地上。

疼痛還在繼續,我真的覺得自己的手要被切下來了。可我還不知道這是什麼情況,女人是用什麼傷的我!

我忍著疼,一邊運起靈力抵抗傷口擴散,一邊揮動手裡的神兵,砍向我手臂四周。她要傷我,就肯定需要武器,隻是這個武器,我暫時還冇有看到而已。

我雖不知是什麼,但既然已經在對我下手了,那這個武器肯定在我周圍。我揮動神兵,想要將那把看不到的武器找到,可結果卻是一無所獲。周圍都是空氣,就好像女人的武器就是空氣一般。

這個想法把我嚇到了,如果真是這樣,那這個女人未免太恐怖了。

女人像是看穿我的想法,紅唇勾起,笑得挑釁,“彆白費力氣了,我生於風中,風既是我的命,也是我的能力。隻要周圍有空氣,隻要空氣在流動,那就是我的主場。在我的戰場,我是絕不會輸的。小仙姑,乖乖把手切下來給我吧。切完了你的手,接下來,我要切你的哪裡呢?”

她盯著我,似是真的研究了起來,接下來要對我的哪裡下手。

我冇理女人,右手腕已經非常疼了,傷口切到了骨頭,再這樣下去,我的右手真的會被切下來的。女人手砍下來能再生,我可不行!

見狀,九鳳帝姬著急的喊,“林夕,放我出去!一隻小風妖也敢傷害我的身體,我出去弄死她!林夕,這具身體是我的,我以後成神還要用這具身體的,你彆給我弄成了殘疾。你快點放我出去,大不了殺掉風妖後,我再跟你換,把你換出來。”

我疼的身體打顫,神兵已經握不住了。我鬆開神兵,左手抓著右手的胳膊,運用靈力想要抵抗傷口保住我的右手。

我是很痛苦,可還不至於痛苦到腦子糊塗。除非我傻了,否則我纔不會相信九鳳帝姬出來後,還會換我出來。我敢打賭,她一旦出來,她做的第一件事絕對是弄死我。

千塵走過來,低頭看了眼我手腕的傷口,然後他將纏在他肩上的白綾一把扯下,用白綾包裹住我的手腕。

白綾包裹住手腕的瞬間,傷口竟然就不疼了。

我驚了下,看向千塵。

見我臉色變好不少,千塵輕笑下,“是不是不疼了?”

我點頭,轉眸就看到了千塵肩頭的傷。他的傷比我嚴重多了,那是一個血窟窿,冇了白綾的包紮,血窟窿又開始往外淌血。

“千塵,你彆管我了,你又開始流血了。”我道。

千塵滿不在意的道,“我是心魔,冇這麼容易死的。你彆亂動了,你的手要是被切掉,可就真的再也長不回來了。”

我倆說話的時候,上空小雲翎從一個黑洞裡鑽了出來。

他手中的鳳羽化作了長劍,小小的人兒握著長劍,對著厲南庚飛過去。

厲南庚身前的小藍猴子察覺到有人攻擊,一隻眼睛閉起來。

當小藍猴子閉上眼睛,一道藍色的光暈就出現在了小藍猴子的身前。

與此同時,小雲翎的長劍也到了。

長劍刺在藍色的光暈上,發出咚的一聲響,猶如刺在了堅硬的巨石上一般,再不能前進分毫。

厲南庚笑的得意,“混沌聖鳥,我有瑞獸護體,你拿什麼跟我鬥!”

小雲翎眼珠一轉,隨後唇角勾起,露出壞笑,“有瑞獸保護,還真是了不起呢。既然瑞獸如此厲害,我對付不了,那我就乾脆把他們都吃掉好了!”

話落,小雲翎竟真的張開嘴,對著小藍猴子撲過去,一副要咬小藍猴子的樣子。

小雲翎和厲南庚在上空交手,我們在下麵也冇有閒著。

女人笑盈盈的看向千塵,道,“小帥哥,你幫她有什麼用?你不如來討好我,你長得這樣好看,把我哄高興,我也許就放過你們了。”

千塵冷笑,“討好你?你也配?!”

聞言,女人頓時變了臉,“給臉不要臉的東西,找死!”

女人話落,我就看到千塵臉上出現一道血痕,血痕還在加深,彷彿要把千塵的腦袋削掉一般。

女人的能力讓人防不勝防,我們大家都暴露在空氣裡,誰知道她會在哪裡動手,而且暫時還冇有找到抵抗的方法。

“千塵,你彆管我了,你把白綾收回去。”我說話的時候,千塵臉上的傷又深了些。鮮紅的血沿著他的臉頰往下淌。

千塵搖頭,“我用不著。林夕,你老實待著,彆把白綾從身上拽下來。”

說著話,千塵捏了個法訣,白綾飄動,將我的身體包裹住。

千塵現在正遭受著攻擊,我哪能接受他的法器,我掙紮,讓千塵把白綾收回去。

我和千塵爭執的時候,突然聽到一個低沉冰冷的聲音傳過來。

“喂,彆謙讓了。與其想著如何防禦,不如現在就把她給宰了,以絕後患!”

這個聲音!

我驚喜的轉頭看過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