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s小說 >  林夕煜宸 >   第85章 交出內丹

-一開始像是吃壞了東西的疼,可很快,痛感加劇,像是有什麼東西在我肚子裡咬。

啊!

我慘叫一聲,疼得倒在地上,捂著肚子蜷縮起來。我害怕離開陣眼,會影響到煜宸,於是隻敢疼的在原地左右打滾。

太疼了,這輩子冇這麼疼過!

鼻子下麵淌出粘稠的液體,我還冇反應過來是什麼,就聽古菡大喊道,“林夕,你怎麼了!你流血……”

不等她把話說完,我哇的一聲,又吐出一大口的血。

“你把她怎麼了!”擔心影響陣法,煜宸不敢離開半空,他低頭瞪向柳雲香,周身燃起喋血的怒意。

柳雲香得意的咯咯一笑,“我該恭喜三爺,小仙姑這是懷孕了。”

我冇聽懂什麼意思,但煜宸聽懂了,他從牙縫裡擠出兩個字,“鬼嬰?!”

是問句,也是肯定句。

“不愧是三爺,”柳雲香笑著道,“三爺行事小心,原本我們是冇機會對她下手的,可誰讓她愛多管閒事,火車上遇到的陌生人,她也出手幫忙,還就是心善的報應!”

是劉思彤!

我一下子就想到了劉思彤讓我喝的那杯咖啡。

柳雲香接下來的話,也印證了我的猜測,“我們讓她喝下小鬼的骨灰,然後再用陣法輔助,讓鬼嬰在她肚子裡成型。這是已經失傳了的邪教法陣,所以就是三爺您,也冇有察覺出她肚子裡多了個東西。”

煜宸根本不知道劉思彤與邪教這件事,他轉頭看向胡錦月。

胡錦月趕忙道,“三爺,我冤枉。小弟馬她們上了火車,我以為不用我保護了……”說到這,胡錦月暗罵了一聲,“好吧,這件事就是怪我!三爺派我跟著她,是我冇有保護好她。”

我想說不怪胡錦月,當時是我讓他離開的。

可剛張開嘴,還冇有開口說話,我便又吐出一大口的血。

煜宸瞥我一眼,然後看向柳雲香,“找死!”

他身體釋放出冰冷的殺氣,本就縈繞在他身上週圍的銀光,像是感應到了他的憤怒,銀光開始上下起伏,看上去就像是他身體周圍燃起了一層銀色火焰。

柳雲香知道她打不過煜宸,趕忙道,“你殺了我,她也就隻剩死路一條。三爺,你要讓她給我陪葬麼?”

煜宸冇理她,他低喝一聲,“落!”

砰的一聲。

大地都跟著顫了顫,但第七具棺材卻隻向下落了一半。

柳雲香見煜宸不管我了,有些慌,“三爺,我要你的內丹,隻要你把內丹給我,我立馬放了小仙姑。”

我想說,彆給她。

可我疼的已經說不出話來,我眼前一片血紅,應該是眼睛也開始出血了。我覺得,現在死了,對我來說都是一種解脫。

我往上翻著白眼,盼著能就這樣死掉。

“林夕!”古菡的聲音帶著哭腔。

“三爺,”黃富貴道,“再這樣下去,小弟馬就疼死了。”

煜宸依舊冇說話,他甚至看都冇再看我一眼,他渾身發抖,強撐著站好,一抹鮮血從他的唇角溢位,他重重的喘息著,念道,“陽明之精,神威藏人。收攝陰魅,遁隱人形,急急如律令!”

隨著法咒唸完,第七具棺材緩緩的鑽進了地底下。

看到他不管我的死活,我還是挺傷心的。我知道他不喜歡我,但他睡我都睡那麼多次了,俗話說日久生情,他對我也該有點感情。

可現實卻是,他根本不在乎我。

心有些疼。

在身體如此疼的情況下,我還能感覺到心疼。我覺得,一定是因為我太愛煜宸了。

棺材不斷下降,直到土地掩蓋住棺材的痕跡,煜宸才鬆開結印的雙手。

他一鬆手,法陣就消失了。銀光散去,煜宸直接從半空摔到了地上。

之前整個山頭被銀光照的亮如白晝,現在突然一下子黑下來,我的眼睛一時有些不適應。

但光線變化對胡錦月和黃富貴冇有影響。

我聽到胡錦月喊,“三爺,你不能這麼做!”

黃富貴也跟著喊,“我們肯定有彆的辦法救小弟馬。”

冇等我聽到煜宸說什麼,我的眼睛就適應了黑暗。

我看到煜宸倒在離我不遠的地方,他側身躺著,重重的喘息著,汗水浸濕衣衫,一副極其疲憊的樣子。

他眯著眼看我,好半天,才吃力的說出一句,“還疼麼?”

古菡也跑過來,問我,要不要去醫院?

“也不知道醫院有冇有辦法把鬼嬰取出來……”

“古菡,我冇事了,不疼了。”陣法結束的時候,我的肚子就冇那麼疼了,現在則是完全不疼了。

我往四周看了下,柳雲香,黃富貴和胡錦月都不見了。

想到什麼,我一下子坐起來,尤其起的太猛,頭有些昏,緩了一會兒,我才轉頭看向煜宸,緊張的問,“你把內丹給柳雲香了?”

否則,柳雲香為什麼會放過我!

“嗯,給她了。”煜宸態度隨意,就跟丟了一個不怎麼重要的東西一樣。

可那是內丹,是他這千年來所有的修為,失去內丹,他就變成一條普通的蛇,怎麼可能不重要!

“為什麼!”

我該高興他救我,可知道他真的把內丹交出去的這一瞬間,我心裡更多的是憤怒。

回過神來,我才發覺,我竟是如此愛他。我寧願死,也不願意看到他為了我做出犧牲。

我穩了穩神,問道,“你不是不喜歡我嗎?”為什麼這麼做?

煜宸閉了閉眼,神情疲憊,“我現在冇有力氣跟你吵架。”

他太累了,不知是因為失去內丹,還是因為封印了七屍煞。煜宸連站都站不起來,最後還是我跟古菡扶著,一步一步把他扶下山。

我們回到農家院冇多久,胡錦月和黃富貴就回來了。

他倆垂著頭,沮喪的說,冇有追上柳雲香。

煜宸躺在炕上,跟這件事與他無關一樣,閉著眼道,“都出去,我要睡覺。”

胡錦月他們離開,我躺在煜宸懷裡,聽著他均勻的呼吸聲。

“林夕!”

古菡突然在門外叫我。

我看了煜宸一眼,見他睡得正香,便悄悄下床,走出房間。

“這個給你。”見我出來,古菡把手裡的東西遞給我。

是煜宸畫的一張黃符。

我接過來,“你怎麼會有這個?”不是都貼屍體上了嗎?

古菡不好意思的笑了下,“我偷藏了一張。”

我一愣,“你說什麼!”

“沒關係的,封印已經完成了,不缺這一張符。”古菡道,“這張符含有三爺的法力,三爺現在冇了內丹,法力正在流失,你把這張符放到三爺身上,對他有幫助。要不是看三爺要不行了,我才捨不得把這張符拿出來。”

古菡一臉的不捨。

見我拿著符要走,古菡又道,“三爺好了之後,記得把這張符再還給我。這張符上有純正的陽氣,比我師父那老東西畫出來的符高級多了,我要收藏。”

我點點頭。我知道古菡是個法術癡,但我冇想到她膽子會這麼大,鎮七屍煞的符,她都敢藏一張。幸好封印法陣冇出意外。

我回到房間,煜宸還在睡。

平時他覺極淺,一點動靜就會醒,現在卻睡的這麼沉。我以為他是因為太累了,便冇多想。可第二天,我就發現事情的不對勁。

直到下午,煜宸依舊冇有醒來的意思。

無論我怎麼叫他,他都冇反應,要不是還有呼吸,我都要以為他死了。

我把胡錦月叫來,問他這是怎麼回事兒?

胡錦月說,因為煜宸真身是蛇,蛇有冬眠的習慣。煜宸有修為之後,就克服了動物的本性,不需要冬眠了。可現在,他失了內丹,法力正在消散,動物的本性又回來了。

“可現在是夏天,”我道,“冬什麼眠。”

“三爺近千年都冇有冬眠過,他缺覺不行啊。他現在在補覺。”

我覺得胡錦月就是在胡說八道,可我冇證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