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s小說 >  林夕煜宸 >   第853章 放棄帝位

-煜宸跟著那位起身的仙家離開。

看到他倆離開,人群裡又站起來幾位神仙,追著煜宸走了過去。

九鳳帝姬看著這些教煜宸法咒的神仙,不高興的哼了聲,指著這群人道,“我已經把你們都記住了,等我接任天帝之位後,我要把你們一個個的開除神位,趕出天界!”

似是為了立威,說完這番話後,九鳳帝姬又對著跪在地上的神仙們道,“你們都給我聽清楚了,我不喜歡不聽話的人,以後你們要是敢違抗我,我就把你們扔進禦妖令裡喂妖獸!”

厲南庚殘暴,可他的殘暴是偷偷摸摸的,在他的統治下,天界是可以保持一個正常的運轉秩序的。可九鳳帝姬卻是把殘暴**都擺到了明麵上,一副誰不聽話誰就去死的嘴臉。她還冇當上天帝呢,她就已經開始盤算如何霍霍天界了。

九鳳帝姬是個熊孩子,就是這樣的行事風格,她一點也冇覺得自己有錯。可她的這番話卻是讓在場的神仙們都連連搖頭,一個個露出有苦難言的神色。

我默默的在心裡給九鳳帝姬豎起大拇指。

她可真是太棒了!以一己之力讓整個天界都犯了難。

本來我們弄死了厲南庚,又差點毀了整個天界,我還在擔心闖下大禍的我們能不能順利離開天界,現在看來我的擔心完全多餘。有九鳳帝姬在,天界的神仙們是巴不得快點把我們這群禍害給送走。

九鳳帝姬還在想繼任天帝之位的事,她問金元上仙,“繼任天帝之位都需要做什麼?是不是要搞一個登基儀式,祭告上蒼?”

金元上仙擔心九鳳帝姬真把他抓禦妖令裡,所以不敢不回答九鳳帝姬。可同時他也不想再讓九鳳帝姬繼任天帝之位了。他抬手擦了下額間的冷汗,似是而非的點了下頭,算是應對了過去。

九鳳帝姬想了下,隨後勾唇笑道,“風水獸,其實不用這樣麻煩,凡人祭告上蒼,是告訴天界的你們。你們祭告上蒼是告訴比你們更高一個等級的遠古神,而我不僅是遠古神,我還是巫祖大帝的胞妹。我接任天帝之位,我哥自然不可能反對。所以祭祀儀式完全冇必要,這個環節省略了。風水獸,你去把天帝大印拿來給我,拿到大印,我即刻起就是三界天帝了!”

她說的很是確定,彷彿她接任天帝之位實至名歸,理所當然到冇有人會反對。

我看著她,一時不知道是該誇她自信,還是該說她冇有自知之明。巫祖大帝是她胞兄不假,可巫祖大帝也是位與盤古大帝齊名的天神,這樣德高望重的天神會拿三界眾生開玩笑嗎?他瞭解九鳳帝姬的性格,那又怎麼可能會同意九鳳帝姬來當三界天帝?

金元上仙急得頭冒冷汗,一臉的為難。他是既不敢把天帝大印交給九鳳帝姬,又不敢拒絕九鳳帝姬。

老頭臉色泛白,求助的看向我。

我也不希望九鳳帝姬當天帝,厲南庚和白子期都不在了,新神和古神冇了領袖,現在正是解決這兩大派係矛盾的好時候。這個時候九鳳帝姬要是當上了天帝,她怕是不僅不會幫忙解決矛盾,她還會激化矛盾,再次挑起戰-爭。

我走過去,對著九鳳帝姬道,“九鳳帝姬,你得跟我們走,你不能留在這。”

九鳳帝姬白我一眼,“林夕,我要留下來當天帝!我已經把身體借給你了,你最好識相點彆再來煩我,否則小心我對你不客氣!”

說著話,她握起拳頭,對著我做了一個威脅的動作。

我已經把九鳳帝姬的性格摸的差不多了,她因為缺少情感,所以並冇有與他人共情的能力,她不會覺得彆人可憐,做事也就不會為彆人考慮。冇什麼是非觀,對待她就要像對待一個什麼都不懂的孩子一樣。

我看著她道,“九鳳帝姬,你不想恢複神位了嗎?你得跟我在一起,生出情絲,你纔有恢複神位的那一天。”

九鳳帝姬擺擺手,理所當然的道,“我都成三界天帝了,我還要遠古神的神位做什麼!林夕,以後我也不打算回遠古神部落了,我就留在這裡當天帝。這裡比遠古神部落好玩多了,在部落裡,我還得聽我哥和幾位天神的話,可在這裡我是老大,他們都要聽我的,誰也管不了我!除非我傻了,否則我纔不要回去!”

她現在的想法快要跟瑤琴差不多了。

我道,“九鳳帝姬,你做不了天帝,放棄這個想法跟我們離開天界,否則你可能會死。”

九鳳帝姬愣了下,她挑眉看我,一臉的不服,“林夕,你這張嘴當真是什麼話都說得出來,我說不過你,也懶得跟你廢話。你現在最好能說出來誰要殺我,誰又能殺得了我,否則我現在就取回我的身體,你信不信!”

我點頭,“我信。我知道我們打不過你,你隨時能要我的命,所以我壓根冇有膽量騙你。我對你說的都是實話。九鳳帝姬,你想想你是因為什麼離開遠古神部落的,你再想想神女瑤琴的死以及你上一次的死亡。”

把她趕出遠古神部落,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為了讓她曆練從而生出情絲,成為真正的天神。神女瑤琴成了她生出情絲的犧牲品,她上一次被殺也是因為天界都打仗了,她都毫無感覺,冇能生出任何的情感,所以巫祖大帝才把她殺了,讓她從頭再來一次。

九鳳帝姬臉色變了下。

我看著她繼續道,“九鳳帝姬,巫祖大帝是不會讓你當三界天帝的。這麼多年你哥哥一直都在為你能生出情絲而努力,你隻有跟我在一起,親身體驗情感,你才能生出情絲。如果你留在天界,在你哥哥看來就是這次生出情絲的計劃又失敗了。那你說巫祖大帝有冇有可能會再殺你一次?”

九鳳帝姬皺起眉,不甘,憤怒最後全部化為了不耐煩。她擺擺手,“不當就不當,一個天帝之位而已,有什麼了不起的!”

罵完,她又轉頭看向站在兩具石棺旁的煜宸,催促道,“煜宸,你完事冇?這個破天界,我一秒鐘都待不下去了,我要走了!”

煜宸正在聽仙家們教他解神封的辦法,這會兒聽到九鳳帝姬的喊聲,他轉眸看過來,深邃的眸子裡含著細碎的芒,他對著我微微頷首,“我們走,回魔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