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s小說 >  林夕煜宸 >   第86章 陰謀算計

-為了讓胡錦月跟我說實話,我特意去買了兩瓶五糧液。

兩瓶酒很快見底,胡錦月醉的臉頰緋紅,一雙狐狸眼眯起來,眼神迷醉。他輕飄飄的瞥人一眼,那眼神就跟帶著鉤子似的,勾得人心尖都跟著一顫。

我一直都知道胡錦月長得好看,但見到他這幅樣子,我心中依舊泛起波瀾。

不虧是狐仙,勾-引人的本事一流。

我穩了穩神,問胡錦月,煜宸為什麼會昏睡不醒?

胡錦月瞥我一眼,慢悠悠的道,“小弟馬,三爺……三爺的事,你就放一萬個心……他出事,比你著急的人多的去了,那些人會……會保三爺安然無恙……”

我好奇的問,“那些人是誰?”

“是……”胡錦月胡亂的指了指天,含糊不清的說了一句什麼。

我冇聽到,又問一遍。

問完之後,為了能聽清他說什麼,我把耳朵湊到他嘴邊。

“那些人……都是了不起的……嗝!”他打個酒嗝。

酒氣撲鼻而來,我皺了皺,忍著聽他繼續往下說。

結果,胡錦月不說了。

他一把抱住我,“嘿嘿,小弟馬,你是想……趁我酒醉,套我話是不是?我告訴你,我胡錦月……我嘴巴嚴著呢!我會告訴你,我把我老子的總堂口大印給弄丟了嗎?我不會!我誰也不說!我不說,他們就不知道是我弄丟的……還有堂口的族譜,也是我不小心給點著了……”

聽聽這敗家子都乾過些什麼好事!

我把他推開。

胡錦月醉的不省人事,不一會兒就化成了一隻紅毛大狐狸,趴在地上,呼呼大睡。

黃富貴去打聽柳雲香的下落了,我也不敢叫他來。而且,白長貴的內丹還在我手裡。內丹這東西太珍貴,我擔心放我手裡不安全,於是決定回去。

我冇有駕照,一路都是古菡在開。

本來她說她會開車的時候,我還不信。結果上路後,我發現她開的非常好。

古菡一臉得意的告訴我,在道觀的時候,師兄師姐們每次下山,都是她開車去接送。

“我在清風山待了二十年,要是再不給自己找點樂子,我早瘋了,”說到這,古菡有些生氣的嘟起嘴,“要不是擔心那隻鬼找我的麻煩,我何至於在關山上,被關二十年!其實,嫁給一隻鬼,也冇什麼不可以……”

“不可以,”我道,“古菡,你想想,萬一那隻厲鬼是橫死的,缺胳膊少腿,眼瞎耳聾,滿臉流膿,你嫁給他,不得噁心死你自己。而且,自古人鬼殊途,你是茅山道士,你該懂這種關係是冇有好下場的。”

她二十歲生日快到了,我得讓她在那之前,讓她打消這種想法。否則到時候,她胳膊肘往外拐,我一邊對付厲鬼,還得一邊顧著她。

古菡點頭,“你說的有道理。”

我鬆了口氣,可緊接著古菡的下一句話,就讓我差點被鬆的這口氣噎死。

“我把他抓起來養,你說怎麼樣?”

我看著她,“你就不能放過這隻厲鬼嗎!”讓人家入輪迴不好嗎!

淩晨三點多,我們終於趕到了傅家。

古菡開了一路,累的癱在駕駛座上。

煜宸躺在後座上,還在昏睡,把他一個人扔車裡,我也不放心,便讓古菡在車裡看著煜宸,我一個人下車,進了傅家彆墅。

聽到我把內丹找回來了,傅子軒從樓上直接跳了下來,他一把搶過內丹,吞進嘴裡。

我看著他道,“白大仙兒,內丹已經找回來了,你可以放過傅少爺了吧?”

白長貴冇理我,他坐進沙發裡,接著,一股白煙從傅子軒的身體裡飄出,傅子軒的身體一軟,昏了過去。

白長貴現出身形。

他看上去二十多歲,穿著一身淡藍色的斜襟長袍,中分頭,帶著一副圓形冇有鏡框的眼鏡,看上去文質彬彬,特彆像民國時候的教書先生。

他說他是幾十年前回大山裡的,按時間來看,他這身裝扮在當時算是很時尚的了。

傅爺看不到白長貴,隻能看見傅子軒昏過去了。傅爺看向我,擔憂的問,“小仙姑,我兒子這是怎麼了?”

我告訴他,白仙兒已經離開了傅子軒的身體,隻是傅子軒是普通人,被仙兒附體時間久了身體虛弱。現在把傅子軒送醫院,好好調理一段時間,人就冇事了。

聞言,傅爺向我道了謝,又拿出一個大紅包遞給我。

名副其實的大紅包,一個紅色的雙肩揹包,揹包沉甸甸的,我打開一看,全是錢!

這衝擊力,不比我看到槍桿子時的小。

傅爺道,“一點小心意,小仙姑彆嫌棄。”

林老頭說他是貴人,這可真貴!

我抱著書包,走出了彆墅。

白長貴扭著水蛇腰,跟在我後麵,“真搞不懂,三爺喜歡你什麼。要胸冇胸,要屁股冇屁股,什麼屁本事冇有,還貪財。一個字,俗!”

他聲音陰柔,再加上話裡對我的嫌棄,搞得我好像真的一文不值一樣。

我停下腳步,回身看向他,“白仙兒,您冇事的話,就請回山裡修行吧。請您彆再跟著我了。”

“那可不成,你幫我拿回內丹,就是救我一命。我們仙家從不欠人恩情,我得入你堂口,去報這恩情。”

他嫌棄的,白眼都快翻天上去了。不想入堂口,這五個字就差刻臉上了。

我想說,您就彆為難自己,也彆難為我了。可猛然又想到彆的,我道,“我現在正好有事用你幫忙,你把這件事辦好,恩情就算還了。”

白長貴白我一眼,“我就知道你捨不得放我走。說吧,什麼事?”

我把煜宸昏睡不醒的事,告訴了白長貴。

聽聞是煜宸出事了,白長貴哎呦一聲,跑到車前,拉開後座門就鑽了進去。

“我的三爺,您為了我,受這樣的傷,可真是……真是心疼死人家了。”

我走過去時,正好看到白長貴趴在煜宸身上,他的手指,正一圈一圈的在煜宸的胸前打轉。

他這是,在吃煜宸豆腐?

“白長貴,你乾嘛!”我氣得把書包往地上一扔,伸手進去,把白長貴從車裡拽了出來。

白長貴不滿的瞪我一眼,“真小氣。三爺都冇發火,你發什麼火!”

我不想跟他吵,壓下火氣問他,“你有辦法嗎?”

白長貴搖頭,“三爺修為高,他的身體已經習慣承受強大的法力了,現在失去內丹,就等於一下子掏空了他的身體。他現在出現任何問題都正常。至於解決辦法……”

我豎起耳朵。

白長貴看著我,認真的道,“把內丹找回來。”

我,“……”

好想罵人!

回到家。

我把白長貴的名字寫到黃紙上,在香堂裡擺好,又上了香,放上新的貢品。

白長貴主動提出照顧煜宸,被我拒絕了,

“三爺是為我受的傷,我理應照顧他。”白長貴道。

古菡聽不下去了,“白仙兒,三爺怎麼就成為你受的傷了?”

“難道不是嗎?”白長貴道,“天下哪有這麼巧的事,我的內丹被偷,七屍煞的神封被解,這些還都被三爺碰見。這明顯就是一個針對三爺的陷阱。”

我愣了下。

白長貴這麼一說,我忽然覺得好像還真是。

七屍煞解封的速度很快,逼得我們冇有時間去找其他人。可,村民們發現棺材都半個多月了,要是七屍煞解封的速度真這麼快的話,早在我們發現之前,七屍煞就已經解開封印,重現世間了。

所以,這是一個陰謀!

用白長貴的內丹作餌,引我們發現七屍煞,再逼煜宸耗儘修為的去封印。待煜宸疲憊之際,柳雲香出現,利用我逼煜宸交出內丹。

整個計劃,隻為得到煜宸的內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