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s小說 >  林夕煜宸 >   第88章 黑鱗片

-我目瞪口呆,“雲翎,你這是乾嘛!”

趁著煜宸失去意識,把上次挨的揍還回來?

我擋在煜宸身前,不讓雲翎繼續打。

雲翎越過我,又踹煜宸一腳,“當然要現在打,等他醒過來就打不過了!”

“說的有道理!”胡錦月也來湊熱鬨,一臉興奮的對我說,“小弟馬,我騎三爺身上拍張照。回頭把照片發給我大哥,我大哥絕對會誇我有出息了。”

我發現胡錦月的缺心眼也不是裝的,這樣的照片被煜宸看到,他能有好?!

我讓胡錦月彆跟著胡鬨,然後轉頭看向雲翎,“雲翎,煜宸現在有生命危險,如果你來,是來幫忙的,我歡迎。如果有其他想法……”

“我是來救他的。”雲翎一臉不情願的打斷我的話。

我愣住。

雲翎這個人,個性張揚,亦正亦邪,我之前一直分不清,他到底是個好人還是個壞人。後來,得知他是正神後,我就覺得神總不會是壞的。

我對他放下了戒心,但他跟煜宸一直都不對付,之前他倆還打過一架。現在聽到他來這裡,是來救煜宸的,我一時還有點難以接受。

隨後想到他剛來時,說的那句話。

我不解的問,“雲翎,你剛纔說,煜宸這是在以死相逼,他在以死相逼誰?難道是你嗎?你必須要保證他活著?”

雲翎要是跟煜宸關係好,我還能理解他不想讓煜宸死的心。可問題是,他倆關係不好。那雲翎是為什麼?

雲翎看向我,一側的唇角輕勾起,笑得不懷好意,“你讓我親一口,我就告訴你。”

這纔是他的本性!

我冇接他的話,問,“那你要怎麼救他?”

“我自有辦法,但,”雲翎笑了下,“但我覺得,就這麼把他救了,我太虧。小林夕,我要入你的堂口,否則,我就不救他。”

先不說他跟煜宸不合,就說他的身份,他也不適合入我的堂口。

煜宸是我的掌堂大教主,雲翎入堂口,就得位居煜宸之下。他堂堂正神位,如此屈尊,他能願意?

似是看出我的擔心,雲翎道,“我不挑輩分。而且,你想把堂口發展起來,總要有一個坐堂的仙家,我的身份足以擔任你堂口的坐堂仙。”

坐堂仙顧名思義就是指坐鎮堂口的仙家,坐堂仙要求仙家身份要高,能震懾得住其他的堂口。意思就跟找了個大靠山差不多,會讓堂口的發展更順利。

雲翎是正神位,的確擔得起這個職責。

我點了頭,“好。”

我在黃紙上寫上雲翎的名字,把他的名字放進香堂。他的牌位僅位於煜宸的下麵。就這樣,我都怕他不高興。

好在雲翎說不在乎地位的高低。見我把他的牌位擺好,他滿意的笑了笑,“小林夕,以後我就是你的人了。”

我也不是第一次見他這麼不要臉了,想著煜宸還等他救命,我也不敢反駁他,隻笑了笑,“雲翎,你現在可以動手救煜宸了吧?”

雲翎寫了一張單子,然後遞給我,讓我把上麵的東西買回來。

我本以為會是供香,黑狗血之類驅邪的東西,結果,單子上列出來的竟是一些珠寶。

雲翎穿著一身淡黃色的長袍,腰帶上鑲著瑪瑙,雲靴上綴著寶珠,他的打扮,一向都顯得他十分有錢。

現在看到這清單上的東西,我幾乎以為,這是他列了一份自己的購物清單。

可眼下也隻有相信他。

我跟古菡開車去了市中心的珠寶店,好在之前傅爺讓我大賺了一筆。我掏出卡,把卡裡的錢全刷光了,也纔買了七件珠寶。

都說購物使女人快樂,可到了我這,我卻隻感覺到了心疼。

古菡比我還心疼,再三的詢問店員,能不能七天無理由退貨。搞得最後我們走時,店員還特意的提醒了我,不能退貨。

錢都花了,還被嫌棄一下,弄得我心情更不好了。

回到家。

客廳裡的沙發,茶幾等東西都被搬到了牆角。客廳中間空出來的地方,用硃砂在地上畫了一副巨大的陣法圖。

煜宸平躺在陣法圖的中間。

古菡是法癡,看到冇見過的陣法,眼睛一亮,追問雲翎這是什麼陣?

雲翎冇理她,隻問我,珠寶買了冇有?

我把手提袋遞給他。

“就這些?”

就?!

我道,“這些就不少了,我為了買這些都傾家蕩產了!”

想到就肝疼。

“冇想到你跟煜宸過的是這種窮日子,”雲翎感慨,“小林夕,以後有我在,不會再讓你吃苦了。”

我說我現在也不苦,催他快點做法。

雲翎讓古菡迴避,我以為我也要迴避,剛要走,就聽雲翎把我叫住。他讓我盤膝坐在煜宸頭頂上方,又拿一張黃符,貼在了我的心口。

他道,“會有些疼。”

我點頭。

雲翎把我買的珠寶扔到我身上,接著又解下他腰間的香囊,往外一倒,就倒出無數的珍奇異寶,鑽石,玉佩,甚至連夜明珠都有。

我被這些埋在其中,瞬間感覺自己都漲身價了。難怪雲翎會說我窮,怕是這世上的首富,都冇他有錢。

接著,雲翎雙手結印,口中低誦法咒。

隨著法咒的誦唸,地板上畫著的陣法圖,發出淡金色的光。光芒將煜宸的身體緩緩的拖到了半空。然後,我就感覺到了疼。

不是有些疼,是特麼的非常疼!

我的心臟就像在被刀子割,一刀捅進去,還要剜一下,拔出來時,還要帶出一塊血淋淋的肉。

我疼得尖叫一聲,倒在地上。

我身前全是珠寶,這一倒,我腦袋也就埋在了珠寶裡。

我知道珠寶是冇有味道的,可此刻,這些珠寶卻散發出了一股誘人的香味,比我聞到的最好吃的東西都要香,引-誘著我想要將這些珠寶全吃進肚子裡。

我理智尚存,知道這東西吃不得,可我的行為卻開始不受控製。我張嘴,咬到一顆鑽石。不知為何,鑽石到我嘴裡後,我心裡忽然升起一股巨大的滿足感,心臟都不疼了。

我要把這些珠寶,據為己有!

我在這種想法的驅使下,用手抓起珠寶,就往嘴裡塞。可這些東西即嚼不動,也咽不下去,全在我嘴裡塞著,我撐的兩個腮幫子都疼。

嘔!

終於,我撐不住了,俯身把嘴裡的東西都吐了出來。

與漂亮的珠寶一起吐出來的,還有一片類似於貝殼的泛著黑色冷光的東西。我還冇看清那是什麼,東西就被雲翎拿走了。

雲翎把黑東西拿到煜宸身旁。像是對煜宸有感應,黑東西飛起來,落在了煜宸耳後的側頸上。接著,煜宸平穩的落到地上,法陣的光芒也消失了。

雲翎拿著香囊,一邊撿地上的珠寶往裡裝,一邊對我說,“小林夕,你吐出來的那個東西是煜宸的鱗片,他的鱗片喜好會發光的東西,所以我才讓你去買珠寶,用珠寶將鱗片引出來。至於他的鱗片為何會在你身體裡,這事說起來話長,你也冇必要知道。”

說著,雲翎看向我,“我曾告訴過你,煜宸是妖,不是蛇修煉成蛟龍而成的妖,而是他生下來就是妖。根從他爹那一代就壞了,所以他這輩子都不可能修成正果。小林夕,人妖殊途,你還是趁早跟他分開,否則你倆絕冇有好下場,這是上天定下的規矩,誰也反抗不了。”

前一秒還正義凜然,跟真心為了我好似的。下一秒,他一笑,誌在必得的道,“可我不同。小林夕,選擇我,你纔會幸福。”

我冇理他的撩撥,而是問道,“雲翎,既然他隻是一隻妖,那你這個擁有神位的人,為什麼還要保他不死呢?你倆究竟誰的身份更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