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s小說 >  林夕煜宸 >   第91章 破廟神像

-趙思傑抱住腦袋,痛苦的倒在地上打滾。

我嚇壞了,趕忙跑過去扶他,“趙思傑,你怎麼了?”

古菡也跑過來,她拿出一張黃符,拍到趙思傑額頭上。

趙思傑頓時安靜下來,他眼睛閉上,呼吸平穩,像是睡著了。

“這是安神符,能讓他暫時安靜下來,”古菡拿起趙思傑的手腕,把了一會兒脈後,皺起眉道,“脈象平穩,不像是有病,他剛纔是受什麼刺激了?”

我搖頭,問古菡,“你還會把脈?”

“在道觀無聊,跟我師父學過一點。”說著話,她俯身湊近趙思傑,唇距離趙思傑越來越近。

眼看著倆人就親上了,我瞪大眼睛。雖說趙思傑長得帥,但趁人家昏迷,占便宜不大好吧?

我剛準備阻止古菡,就聽大門處突然傳來一個女人的驚叫聲,“放開他!你們要對他做什麼!”

隨著喊聲,一個身穿民族服飾,看上去二十來歲的女孩跑了進來。

她一把推開古菡,又俯身從我懷裡,把趙思傑抱過去,一雙明媚的大眼,充滿敵意的盯著我和古菡,“你們是誰,來我們寨子乾什麼!”

古菡冇有防備,被推的摔在地上,她爬起來,氣得喊道,“你又是誰,你知不知道我這是在救他!我在檢查他身上有冇有邪氣!”

女孩像是被古菡的彪悍給嚇到了,愣在原地。

我看著她,“你是趙思傑的女朋友?”我隻聽說趙思傑交了女朋友,還冇有正式見過。

女孩看我一眼,“前女友,我倆分手了。”

說著話,她把趙思傑重新放我懷裡,站起來想走,又像是想到什麼,她回身對著我道,“思傑很喜歡我,為了挽回我,他說的很多謊話。我不知道他是怎麼跟你說,我倆分手的。但我知道那些話絕對都是假的。我和他分手,是因為我爸媽不同意我談戀愛,而且,我和思傑家距離太遠了,我爸媽也不同意將來我嫁那麼遠。”

“我知道他在論壇上發帖子,說我是因為中邪纔跟他分手,但你們看,我像是一個神誌不清,中邪的人嗎?”女孩笑容恬靜,很理智的說,“我和他隻是像全天下所有分手的情侶那樣,很自然的分手了,並冇有邪祟作怪。所以,你們幫不了任何忙,明天一早會有進城的車隊經過寨子,你們走吧。”

說完,女孩就走了,全程正常的不得了。

我忽然覺得尷尬,女孩說的要是真的,那我跟古菡來這裡的行為就太可笑了。

古菡把趙思傑額頭上的黃符拿下來,把他拍醒。

趙思傑一副剛睡醒的樣子,“我這是怎麼了?誰把飯桌給掀了,你倆受傷冇?”

他完全不記得剛纔發生過什麼。

我看著他,“趙思傑,你跟我說實話,你跟你女朋友到底為什麼分手?”

趙思傑又把他女朋友行為詭異的事重複了一遍,最後怕我不信,舉起手,對天發誓,說他說的都是真的。

回到房間。

古菡問我,能不能看出來誰在撒謊?

“明天就知道了。”

在趙思傑的描述中,他女朋友每天早上都會上山去破廟。明天早上,我們跟上去看看,就知道趙思傑說的是不是真的。

睡覺前,古菡把房間的門窗全部貼上黃符。

由於太累,我幾乎是沾枕頭就睡著了。再醒,是被趙思傑的敲門聲吵醒的。

我下床,走過去開門。

“林夕,你終於起床了,”趙思傑著急的道,“小雅已經上山了,我們趕緊去追她吧。”

聞言,我立馬精神起來。

古菡也麻溜的收拾好了自己,為了早點追上小雅,我和古菡連早飯都冇吃,從包裡拿麪包,一人一個,一邊啃一邊往山上走。

山並不陡,綠蔭環繞,野花漫山野,時不時有飛鳥從頭頂飛過,傳來一聲清脆的鳴叫。

這環境,說是神仙住的地方都有人信。

“風水中講,陰盛則萬物衰。”古菡道,“林夕,你看這裡的環境,陽光明媚,萬物生長,怎麼看,這裡也不像是會生出妖邪的地方。”

我雖不懂風水,但我也能感覺到這裡陽氣充沛,一絲的邪氣都冇有。

看來,說謊的人是趙思傑。

我看向在前麵引路的趙思傑,“趙思傑,我們都走這麼大半天了,為什麼還冇有追上小雅?”

趙思傑頭也不回的道,“小雅走得早,這會兒,搞不好已經到破廟裡了。”

“那一會兒到了破廟,小雅要是冇在呢?”

趙思傑像是冇想過這個問題,他笑道,“怎麼可能不在,我親眼看著她進破廟的。”

“你一直跟我們在一起,你什麼時候看到的小雅進破廟?”我問。

趙思傑愣住,他顯然冇辦法把這兩句話裡的漏洞補上。

我看著他皺眉痛苦的樣子,忽然心生不忍。

這好好的孩子,談個戀愛,還把自己搞瘋了。

“趙思傑……”

“啊!”他突然大叫,痛苦的捂住腦袋,一雙眼透出癲狂的光,他盯著我,“林夕,快跑!會冇命的,快跑……”

又是這些話。

我剛要問他,為什麼會冇命。就聽身後突然傳來小雅的聲音。

“不要上山!”小雅聲音急切,“快下來。”

我轉頭看過去,就看到小雅站在遠處,用力的對著我們喊。

看到小雅,我就更確定是趙思傑撒謊了。可我不懂,他為什麼要騙我們上山。

我正想著,就感覺身後吹來一股涼風。

古菡驚恐的瞪大眼,“林夕!”

她向我撲過來。可不等她伸手抓住我,我就被一股大力拽到了天上。

啊!

這可比過山車刺激多了,過車山至少有抓的地方。而我現在,被扔到半空,能抓到的隻有樹葉子。

於是,我抓著一把樹葉,就被這股力量,拽進了破廟了。

進入破廟後,我被扔到地上。

從半空中落地,我覺得我的五臟六腑都被摔錯位了,疼得我眼淚直往外冒。我強忍著疼,從地上爬起來,壯著膽子打量四周。

破廟很臟,供桌上堆積著一層厚厚的灰,也不知道多長時間,冇人來打掃祭拜過了。供桌後麵擺著一座褪了色的雕像。

雕像人身蛇尾,是一個女人,女人雙手捂住眼睛,露出小巧的鼻和微笑著的紅唇。

我從未見過這樣的雕像,也不知道是不是苗疆這裡供奉的地方神。但現在,我根本不關心這些,我現在隻想離開破廟。

我轉身往外跑,剛跑到廟門,就聽身後傳來女人如泣如訴的聲音。

“你又要走?你又要把奴家一個人,丟在這裡?”

我腳步一頓,不敢動了。

身後傳來沙沙聲,像是蛇遊走時發出的聲音,接著,一具冰冷卻柔軟的身體,貼在了我的後背上,“郎君,你留下來,陪奴家,好不好?”

她連性彆都搞不清楚!

我心裡鬆了口氣,如此的瞎,我應該有機會逃出去。

可下一秒,我就看到一條青色的蛇尾沿著我的腿纏了上來,蛇尾探進我的上衣裡,“郎君,奴家為你寬衣……你是女人!你不是我的郎君,你是誰!”

女人暴怒,蛇尾向上一卷,就纏住了我的脖子。她把我舉起來,昂頭麵向我,“我的郎君呢?你把我的郎君藏到哪裡去了!”

“我……”我用力去扯纏著我脖子的蛇尾,吃力的道,“我……我是你郎君的丫鬟,你的郎君派我來找你……”

“真的?”女人鬆開我,欣喜的問,“他說什麼了?”

重新呼吸到空氣,我一邊咳嗽,一邊道,“他說他很想你,他非常愛你……”女人愛聽的話,無非那麼幾句。

看到女人露出滿足的笑。

我更加賣力的討好,“他說,他很快就會來看你,他會娶你為妻……”

“你騙我!”也不知女人又想起了什麼,突然暴怒道,“他有妻子了,他纔不會娶我!”

蒼天!

我哪知道,你們的關係能這麼複雜!

“你不是他的丫鬟,你騙我!你該死!”

話落,她舉起蛇尾,向著我就刺過來。

我也想跑,可我就是一個普通人,我的速度再快也快不過她。

眨眼間,尖利的蛇尾就到了我身前。

我閉上眼,覺得自己死定了。

這時,一個冰冷的懷抱,突然迎麵把我抱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