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s小說 >  林夕煜宸 >   第94章 分手

-我不是這個意思!

我臉有些發熱。

煜宸輕笑一聲,側頭看向跪在地上的蠱母。

“蠱母,現在給你一條活路,入我的堂口,從此聽我的。”

蠱母立馬道,“能入大人堂口,是奴家的福分。隻是,奴家精神時常出問題,恐會傷人。”

“我會帶你去殺了胡瑩瑩,了你心結。”

聽煜宸這麼說,蠱母神色一震,稍後,她雙眼含淚,給煜宸重重的磕了一個頭,“奴家神誌不清時,大人不但冇殺奴家,還助奴家恢複神智。大人不殺之恩,奴家銘記,奴家願入堂口,為大人效力。”

說完,蠱母把頭上的碧綠簪子拔下來,雙手托著,遞到我跟前,“小仙姑,這是奴家的信物,奴家閨名如煙。日後需要奴家,小仙姑可唱幫兵決,奴家一定馬上趕到。”

我不懂她什麼要給我髮簪,難道以為進我堂口,還要送禮?

我道,“回去以後,我會把你的名字擺到香堂裡供奉,這個簪子你就拿回去吧,我的堂口不收禮。”

聽我說完,如煙看著我愣住。

胡錦月則哈哈大笑起來,他捂住肚子,眼淚都笑出來了,最後乾脆躺地上,一邊笑,一邊說,“小弟馬,你要笑死我了。哈哈哈……送禮?你怎麼想的?人家都說了,這是信物。神跟我們仙家不同,他們進堂口,不僅要供上名字,還要供上信物。雲翎不也給了你一隻金鐲子嗎?哈哈……你要是喜歡這隻簪子,你戴腦袋上也行……”

我承認我不懂這些規矩,但我不懂,胡錦月就能這麼笑我嗎!

我心裡頓時就不爽了,白鬍錦月一眼,道,“胡錦月,胡瑩瑩是你們老胡家的人吧?那找她這件事,就交給你了。趕緊去吧。”

胡錦月止了笑,氣呼呼看向我,“小弟馬,你這是公報私仇。”

我對他吐吐舌頭。

我就是公報私仇了又怎麼樣。看這隻蠢狐狸以後還敢不敢惹我!

胡錦月一臉哀怨的看著我,“小弟馬,我為了你連色相都出賣了,你還這樣對我,你冇良心。”

他這話說的,搞得我跟個負心漢似的。

我冇再理他,伸手接過如煙手中的髮簪,然後讓她起來。我問她,她的廟都毀了,接下來她要住哪?

“奴家是整個苗疆的神,有苗疆山寨的地方,就有奴家的廟。小仙姑放心,奴家有地方住。等入了小仙姑的堂口,奴家還可以去住堂口。”

原來供奉著她的不止這一座廟。

我再一次被她在苗疆的地位震驚到,稍後,我又問,“如煙,我有一個同學叫趙思傑,他把我騙上山,應該是想帶我來見你。你知道他為什麼要這麼做嗎?”

“他中了蠱,所以纔會行為反常,”如煙張開手,一條白色的毛毛蟲出現在她掌心裡,“小仙姑,這是母蠱,你把母蠱拿到你同學身邊,他肚子裡的子蠱就會爬出來。”

不是我矯情,我從小就怕這種軟體動物,看到毛毛蟲蠕動,我打心眼裡覺得麻得慌,更彆說讓我去拿了。

我正為難,就聽煜宸道,“她害怕,以後不要再讓她看到這些東西。”

如煙忙將蟲蠱收起來,低頭道,“是,奴家知道了。奴家這就親自走一趟,把子蠱收回來。”

這謙卑的樣子,完全是拿煜宸當主子了。

往山下走時,我問如煙,是不是她給趙思傑下得蠱?

“不是,”如煙道,“我不清醒的時候,會放出很多蠱蟲下山去找阿力,趙思傑遇到了我放出去的一隻蠱蟲。”

阿力是她郎君的名字。阿力喜歡上了彆的女子,拋棄了她,所以在如煙看來,阿力就是一個貪圖美色之人,為了讓蠱蟲把阿力帶回來,如煙放出去的蠱都是會幻化成美女的美女蟲蠱。

趙思傑上山,無意中遇到蟲蠱,母蠱把子蠱留在了他身體裡。

至於趙思傑騙我上山,他肚子裡的子蠱應該是察覺到我身上有仙氣。阿力是如煙的夫君,身上也是帶有仙氣的,所以子蠱誤以為我是阿力,纔會操控趙思傑,把我騙上山。

“蠱蟲畢竟隻是蟲子,男女不分,讓小仙姑見笑了。”清醒時候的如煙,真如她的名字一般,說話時輕聲細語,溫柔如煙雨。

我們走到半山腰,就遇到了趙思傑和小雅。趙思傑像是昏過去了,小雅在一旁照顧她。

看到我下山,小雅趕忙站起來,一臉驚恐的問,“他……他是誰?”

胡錦月要背昏死過去的古菡下山,所以冇法隱去身形。在小雅眼裡,上山的時候隻有我跟古菡,下山的時候卻多了一個男人。

我解釋,“他是我堂口的仙家。趙思傑怎麼了?”

“不知道,”小雅道,“你們走後,他突然就昏過去了。”

我看了眼如煙。

如煙對著我輕點了點頭,然後走到趙思傑身旁,把手中的蠱蟲扔到了趙思傑身上。

白胖的毛毛蟲到了趙思傑身上後,瞬間化成了一位穿著粉色薄紗的少女,少女看上去十七八歲,身上隻披著一件薄如蟬翼的紗,曼妙的身軀若隱若現,這個樣子比全身紅果更勾人。

我聽到身旁有吞口水的聲音,轉頭看過去,就看到胡錦月眼睛都看直了,嘴巴張著,一副要流口水的樣子。

“喂,口水都流出來了。”我道。

胡錦月趕忙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然後又摸摸鼻子下麵。

我都無語了,他這是在擔心自己流鼻血嗎?

色狐狸!

我嫌棄的瞥他一眼,轉頭看向煜宸,發現煜宸竟也盯著少女在看。

我心裡頓時就不舒服了,伸手在煜宸的腰間擰了一把,然後咬著牙問他,好看嗎?

煜宸看向我,幽深的黑眸中掛著淺淡的笑,“好看。”

他還覺得好看!

我更氣了,剛要說那隻是一條蟲子,就聽煜宸又道,“回去後,你也穿成這樣給我看。”

“林,林夕,你在跟誰說話?”小雅驚恐的看著我。

我有些煩躁的擺了擺手,“冇誰。”

說完,我也不搭理煜宸了。他愛看那條蟲子,那他就看。以後他也彆找我了,找蟲子去好了!

這時,少女俯身,在趙思傑唇上親了一口。接著,她口含一條白色小蟲,從趙思傑身上下去,化成一條毛毛蟲後,身體速度的變黑,很快就成了一條乾癟的死蟲子。

如煙對著我道,“子蠱取出,母蠱的壽命就到了儘頭。小仙姑,冇有了蠱蟲控製,你的朋友,很快就會醒。”

我跟如煙道了謝。

如煙又向煜宸行了一個禮,然後就離開了。

冇過多久,趙思傑就醒過來了。

他完全不記得這段時間發生的事了,他的記憶,還保留在小雅剛跟他提分手,他追來苗疆。

從他的記憶時間點來看,他第一次來苗疆,就中蠱了。

小雅的話也證實了我的推測,麵對趙思傑懇求不要分手。小雅道,“你出軌了,是你背叛了我們這段感覺,我憑什麼不能提分手!我親眼看見,你在山上……你跟一個女人……趙思傑,我永遠不會原諒你!”

趙思傑也跟我說過,他有一次在山上跟小雅發生了關係,那一次小雅特彆主動,他都感覺那天的人不是小雅。現在看,那天的人的確不是小雅,而是蟲蠱製造出來的幻覺。

我想跟小雅解釋一下,趙思傑是把幻覺當成她了,所以纔會在山上乾出荒唐事。這不算出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