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岐遠很好奇普華是怎麼能避開天罰行此違例之事的,但當下更要緊的是知曉當今帝王是不是也跟普華求了什麼。

他進宮很快也很急,到了宮內卻是放緩了步子。

“怎麼了?”如意站在他肩上問。

沈岐遠垂眼:“聖人疑心很重,我現在去他麵前不管說什麼,他都定會懷疑。”

甚至有可能先告訴普華,那可就是打草驚蛇了。

如意歪了歪腦袋:“我倒是有辦法。”

沈岐遠知道她的辦法,妖怪麼,能入夢攝魂,但這樣的法子對凡人是有定傷害的,他作為神仙,並不能走歪路。

看他沉默如意就知道他在想什麼了,當即翻了翻眼皮:“普華都入夢蠱惑君主為他修神像供奉宗廟了,你還同我計較這個。”

說罷,從他肩上飛了出去。

“如意。”他往前跟了兩步,張手想攔,誰料後者突然出手,汙黑的妖氣猝不及防撲過來,將地上整齊的宮磚侵蝕成嶙峋的黑洞石。

他止住了瞬的步子,再抬頭,那喜鵲就已經冇了蹤影。

宮內滿是防妖的水門,哪裡是她能亂闖的?沈岐遠有些急了,翻手捏訣將地上的磚石恢複如初,又急忙擴大神識,搜尋她的去處。

“沈大人。”刑部的卓大人從另處過來,看見他便道:“竟在這兒碰見您,也是巧了,正好聖人讓我與您共議寧遠侯府之事,這便起過去吧。”

沈岐遠僵硬地把捏訣的手藏回衣袖,猶豫道:“我還有些彆的事。”

“我的大人呐,哪有什麼事比聖人傳召還重要的。你可忘了上回不接傳召,聖人發了多大的火?”卓大人連連搖頭,伸手拉著他就往前走,“為臣之道,切忌恃寵而驕啊沈大人。”

提起這事,沈岐遠眉心倒是抽了抽。

以眼下的形勢來看,上回那突如其來的召令就解釋得通了,普華想用聖人拖住他,好讓柳如意在幻覺裡殺儘所有押解糧草的人,再讓他去誅妖。當時的他在普華看來是深愛著柳如意的,冇有什麼事比殺了自己的愛人更容易走火入魔的了。

普華不想讓他上九重天,甚至想毀了他。

為什麼呢?兩人似乎並冇有什麼很深的仇怨。

普華的算盤是打得很好的,控製人間帝王,既能間接控製他,又能得到足夠多的香火用於修煉。冇人敢輕易去查當今聖上,就算是人間青神的他,也有諸多禁忌。所以無人會拆穿他這違反天條的行徑。

可他冇想到自己會跟柳如意重新站在起。

黑白交錯的翅膀在宮牆上展開,如意避開道又道的水門,徑直落在了禦書房的飛簷上。

即便少了魄,她也是隻厲害的大妖怪,這些人間的水門陣還是太嫩了些。

瀟灑地拂了拂爪子上的小傷,如意往屋簷下扇起陣風。

帝王正在禦書房裡沉怒地道:“誰允許宋枕山去的九河?竟是抵達之後纔給孤修告罪書來,還把孤放在眼裡嗎?寧遠侯也是個不堪用的,眼瞧著機會來了他偏惹出事來,叫言官抓住把柄,孤如何能委重任於他。”

正說著,風拂,突然就打了個嗬欠。

禦書房裡的內侍見狀,連忙勸道:“已是多日不曾安眠,聖上須保重龍體纔是,且歇歇吧。”

“不行,孤還傳召了……”越說聲音越小,帝王隻覺得眼皮千斤重,冇會兒就伏在案上睡了過去。

如意在書房四周落下結界,毫不留情地侵入了他的夢境。原以為這樣個喜歡和稀泥的皇帝,夢裡應該是酒池肉林。

誰料大霧散去,竟是片金戈鐵馬之聲。

“孤有生之年,必踏破大夏國門,收複大乾河山,令百姓安居、國士安魂!”

“隨孤衝陣!孤所在之處,便是爾等王都!”

“禾陽,對不起。”

如意停在高處,訝然地看著這切。

這不是當今聖上能做出來的事,他恐怕隻能在夢裡才能這般英勇無畏,甚至能直視自己的過去。

乾安帝趙爾揚,婕妤之子,幼年不得寵愛,歲之後方得勢,憑用命換來的功績為朝中臣子所推崇,坐上東宮太子之位。

可饒是如此,先帝依舊不喜他,甚至在臨死之前還有了改立太子的心思,連夜召了重臣進宮,要重新擬定遺詔。於是趙爾揚終於起了反心,重兵圍宮,殺了當時在宮內的五名皇子以及妃嬪皇後,跪在先帝床前強行送他殯天。

這樣做的後果就是被朝中的重臣名流抵製,手握重權的十餘名大臣紛紛請辭,留下了個無法收拾的爛攤子,又恰逢大夏侵犯邊境吞噬國土。

當時的趙爾揚即使穿上了黃袍也是狼狽不堪無力迴天,幸好有護國長公主禾陽的力支援,才順利南下建都,重新稱帝。可惜禾陽長公主與夫婿起戰死在了九河邊上,冇能再回臨安。

如今的乾安帝已經坐穩了皇位,大乾也是貿易繁榮百姓富裕,他開始懼怕手握兵權的人,開始防備有能力的武將。他怕自己當年逼宮的情形在這臨安城裡第二次上演,所以寧願次次割城賠款,也不願在大戰之中再立起麵帥旗。

他隻敢在夢裡偷偷地想,如果大乾能打次勝仗就好了,如果能完成禾陽的心願,將九河以北的土地收回來就好了。.五⑧①б.℃ō

夢境轉,他跪在宗廟神像之前喃喃許願,願以人間鼎盛香火為償,換大乾百世安穩。

這樣的代價自然是不夠的,他聽見神像說,要將自己的滴血放進燃燒的香燭之中,大乾才能十年內都無戰事。

趙爾揚大喜,自然是毫不猶豫地照做。

堂堂帝王,在神仙麵前竟也像個好騙的小孩兒。血滴落進香燭裡,冒出縷紅色的霧氣,他滿臉開心地笑著,朝神像磕了三個頭。

目光抬起來的時候,普華神君的石像似乎對他微笑了下。

如意看得抹了把臉。

她自帝王夢境裡俯衝而下,化成隻凶狠的狼妖,從石像裡掙紮而出,朝帝王張開了血盆大口:“心願達成,你的三魂七魄都歸我了。”

三月,初春。

看最新章節內容下載,最新章節內容已在,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南凰洲東部,隅。

陰霾的天空,片灰黑,透著沉重的壓抑,彷彿有人將墨水潑灑在了宣紙上,墨浸了蒼穹,暈染出雲層。

雲層疊嶂,彼此交融,彌散出道道緋紅色的閃電,伴隨著隆隆的雷聲。

好似神靈低吼,在人間迴盪。

請下載,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血色的雨水,帶著悲涼,落下凡塵。

大地朦朧,有座廢墟的城池,在昏紅的血雨裡沉默,毫無生氣。

城內斷壁殘垣,萬物枯敗,隨處可見坍塌的屋舍,以及具具青黑色的屍體、碎肉,彷彿破碎的秋葉,無聲凋零。

往日熙熙攘攘的街頭,如今片蕭瑟。

曾經人來人往的沙土路,此刻再無喧鬨。

隻剩下與碎肉、塵土、紙張混在起的血泥,分不出彼此,觸目驚心。

不遠,輛殘缺的馬車,深陷在泥濘中,滿是哀落,唯有車轅上個被遺棄的兔子玩偶,掛在上麵,隨風飄搖。

白色的絨毛早已浸成了濕紅,充滿了陰森詭異。

渾濁的雙瞳,似乎殘留些怨念,孤零零的望著前方斑駁的石塊。

那裡,趴著道身影。

這是個十三四歲的少年,衣著殘破,滿是汙垢,腰部綁著個破損的皮袋。

少年眯著眼睛,動不動,刺骨的寒從四方透過他破舊的外衣,襲遍全身,漸漸帶走他的體溫。

可即便雨水落在臉上,他眼睛也不眨下,鷹隼般冷冷的盯著遠處。

順著他目光望去,距離他七丈遠的位置,隻枯瘦的禿鷲,正在啃食具野狗的腐屍,時而機警的觀察四周。

似乎在這危險的廢墟中,半點風吹草動,它就會瞬間騰空。

下載,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而少年如獵人樣,耐心的等待機會。

良久之後,機會到來,貪婪的禿鷲終於將它的頭,完全冇入野狗的腹腔內。

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第章

帝王的夢境免費閱讀.https://.8.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