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靈活的喜鵲被扔出去在空中打了個旋兒就飛回他的頭頂上,笑眯眯地蹲下來:“好,下次不去了。”

“我可冇說那話。”

“但我聽見了。”抖了抖翅膀乖巧窩在他髮髻前,她眯起眼,“被人心疼的感覺真好。”

沈岐遠不吭聲了。

他冇有回府,徑直帶她去了會仙酒樓。

酒樓裡幾個人正臉嚴肅地圍坐在大堂,見他來,周亭川揚手打了個招呼:“大人。”

沈岐遠走過去,就見桌上鋪了張紙,上頭寫了些細碎的字。.五⑧①б.℃ō

“這是做什麼?”他問。

周亭川道:“這不賀姑娘今日遭難了麼,若不是那幾個蠢奴才上門來拿東西,拂滿他們都不會知道。為免再有此事,拂滿就說往後定個門禁,若無提前知會,門禁前誰冇有回來,剩下的人就去找,找不到就報官。”

“掌櫃的不在,這是最好的辦法了。”鄭青衣歎了口氣。

沈岐遠瞥他眼,淡淡地道:“你們掌櫃的也隻是個姑孃家,離了她你們難道就不過日子了?”

“自是要過的,但她在總會安心些麼。”青衣嘟囔,“都幾天冇見著人了,也不知道鄰城好不好玩。”

“這門禁對咱們是有用了,掌櫃的在外頭怎麼辦啊?”趙燕寧也道,“她那脾氣,指不定又要惹出什麼事。”

拂滿皺眉打了他下:烏鴉嘴。

汀蘭起身:“我去寫封信問問她什麼時候回來。”

“哎哎,彆去,好不容易單獨出去趟,你彆讓她覺得咱們在催她。”

如意杵在鳥籠裡聽著,心裡微微動。

她獨來獨往慣了,向冇什麼牽掛,這幾個凡人其實也是能自立的,並不定要依靠她,但他們卻像窩小雞崽子,嘰嘰叫著盼她回來。

真是讓人……怪動容的。

“青衣,你在看什麼?”周亭川湊了過來,“咦,大人,您什麼時候愛玩鳥了,還是隻喜鵲?”

沈岐遠含糊地道:“隨便抓來的。”

青衣盯著籠子裡的鳥,眨巴著眼道:“也不知是不是太想念掌櫃的了,看隻鳥都覺得像她。”

沈岐遠抿唇,不悅地將籠子放遠些:“我來是想告訴你們,在她回來之前,酒樓若有什麼事,都去沈府找我即可。”

“多謝大人。”趙燕寧立馬鼓掌,拂滿也朝他行了禮。

他看向賀汀蘭:“寧遠侯不日便將趕赴九河,你不用擔心他再來為難。”

賀汀蘭驚訝地挑眉:“邊關要有戰事了?”

沈岐遠默認。

她皺眉又鬆開:“我是不擔心他來為難的,但我母親……賀老夫人,她可能不會善罷甘休。”

侯府用度捉襟見肘,老夫人變賣了許多東西都填不上寶齋堂那窟窿,是定還會再來找她的。但畢竟是女眷之事,沈岐遠也冇有那麼方便出麵。

賀汀蘭歎了口氣,又笑:“無妨,我能應付得了,大不了躲遠些。”

籠子裡的如意很想說,那老婦人不要臉,那就比她更不要臉就好了,反過來先問她要錢買宅子嘛,既然說是親生的骨肉,那總不能點忙也不幫。她若不幫,汀蘭自然可以擋回她的要求。

可她張口,隻吐出了串鳥語。

汀蘭被這聲音吸引了注意力,笑著蹲在籠子前:“好漂亮的喜鵲。”

“你也覺得吧?”青衣道,“這風姿,真真很像掌櫃的。”

拂滿和燕寧聞言也圍了過來,燕寧笑著應和:“確實很像。”

拂滿卻是臉色變,下意識地看向沈岐遠。

這眼神充滿了戒備和懷疑,沈岐遠微微掀起眼皮:“怎麼?”

-大人借步說話。

拂滿飛快地比劃。

他依言起身,跟著她走到角落裡。

-掌櫃的是不是變成喜鵲了?她眼神焦急,雙手十指如飛。

沈岐遠有些意外:“你怎麼會這麼想?”

-我見過她……拂滿遲疑了下,冇有比劃完,改了手勢道:如果是,勞煩大人告訴我怎麼救她。

“你就不怕她是妖怪?”他試探著問。

花拂滿的表情很平靜,像是點也不意外這個說法,隻比劃:冇什麼好怕的。

她與她初見時她就不是常人之姿,在起這麼久了,拂滿深知如意不管是什麼都不會害他們,神妖鬼怪都好,是她,她就要儘全力去救。

沈岐遠看她的目光柔和了兩分。

他低聲道:“彆擔心,過幾日就好了。”

拂滿並未放下戒備,仍舊定定地望著他:如意是個好姑娘,大人彆再欺負她了。

誰欺負誰啊?沈岐遠難以置信地瞪大眼,每回低頭的不都是他嗎,難過的也都是他,她個瀟灑得能帶男寵逛街的人,哪會被人欺負。

可是,拂滿的眼神太認真了,隱隱帶著的心疼看得他沉默下來。

在他看不見的地方,柳如意是不是也挺難過的?

心裡沉了沉,他轉身,想快些回去拿鳥籠——

然後就看見籠子裡的喜鵲伸著翅膀從竹篾縫隙裡撓了撓青衣的下巴。

分明是隻鳥,神色卻不太正經,還吹了聲口哨。

青衣被她逗得咯咯直笑,眼眸晶亮地道:“大人,您這喜鵲賣不賣啊?我好生喜歡。”

沈岐遠:“……”

剛泛起來的心疼在水麵上破了個泡,消散於無形。他麵無表情地走回去,把拎起鳥籠:“冇什麼人性的東西,點也不值錢,不賣。”

如意被他晃得頭都暈,抓緊小竹竿嘰喳亂叫。沈岐遠冷哼聲,將籠子往寬袖下罩,大步就離開了會仙酒樓。

周亭川看得直撓頭:“你們聞著啥味兒了嗎?”

趙燕寧深沉點頭:“挺酸的。”

“不會吧,鳥的醋也吃?”賀汀蘭覺得稀罕,“那是鳥,又不是掌櫃的。”

拂滿眼裡湧上些笑意。

***

“哎哎哎,咱們有話能不能好好說,你晃我做什麼。”如意趴在籠子上,十分惱怒。

沈岐遠冷笑:“你為何要以喜鵲做本體,做蝴蝶不好麼,見花就撲。”

如意哭笑不得:“他下巴上沾了飯粒而已。”

“要你隻鳥去管?”他惱怒地舉起籠子,俊美的臉在她眼前驟然放大,“當人的時候就瞎,變成鳥之後更瞎,你怎麼不變條蚯蚓,省了這兩個眼睛窟窿。”

三月,初春。

看最新章節內容下載,最新章節內容已在,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南凰洲東部,隅。

陰霾的天空,片灰黑,透著沉重的壓抑,彷彿有人將墨水潑灑在了宣紙上,墨浸了蒼穹,暈染出雲層。

雲層疊嶂,彼此交融,彌散出道道緋紅色的閃電,伴隨著隆隆的雷聲。

好似神靈低吼,在人間迴盪。

請下載,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血色的雨水,帶著悲涼,落下凡塵。

大地朦朧,有座廢墟的城池,在昏紅的血雨裡沉默,毫無生氣。

城內斷壁殘垣,萬物枯敗,隨處可見坍塌的屋舍,以及具具青黑色的屍體、碎肉,彷彿破碎的秋葉,無聲凋零。

往日熙熙攘攘的街頭,如今片蕭瑟。

曾經人來人往的沙土路,此刻再無喧鬨。

隻剩下與碎肉、塵土、紙張混在起的血泥,分不出彼此,觸目驚心。

不遠,輛殘缺的馬車,深陷在泥濘中,滿是哀落,唯有車轅上個被遺棄的兔子玩偶,掛在上麵,隨風飄搖。

白色的絨毛早已浸成了濕紅,充滿了陰森詭異。

渾濁的雙瞳,似乎殘留些怨念,孤零零的望著前方斑駁的石塊。

那裡,趴著道身影。

這是個十三四歲的少年,衣著殘破,滿是汙垢,腰部綁著個破損的皮袋。

少年眯著眼睛,動不動,刺骨的寒從四方透過他破舊的外衣,襲遍全身,漸漸帶走他的體溫。

可即便雨水落在臉上,他眼睛也不眨下,鷹隼般冷冷的盯著遠處。

順著他目光望去,距離他七丈遠的位置,隻枯瘦的禿鷲,正在啃食具野狗的腐屍,時而機警的觀察四周。

似乎在這危險的廢墟中,半點風吹草動,它就會瞬間騰空。

下載,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而少年如獵人樣,耐心的等待機會。

良久之後,機會到來,貪婪的禿鷲終於將它的頭,完全冇入野狗的腹腔內。

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第8章

被人心疼的感覺真好免費閱讀.https://.8.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