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而是身後有人說話,「但有時候,讓人覺得自卑的人和事,或許就不該再堅持了。」

我回頭,這纔看到許成從展廳裡走了過來。

他走路帶風,顯然也是剛剛纔趕過來的。

晚上的接風宴,是在公司附近吃的。

許成請客,帶大家去吃重慶火鍋。

因為白天那樁意外,幾個同事倒提前認識了大半。

除了已經見過的莊婷,運營小薛,還有一個姓陳的剪輯,以及姓胡的文案。

因為年齡都差不多。

所以相處起來,倒是比我想象中要來得和諧。

酒過三巡,桌上氛圍也熱烈了不少。

小薛起身敬酒,表情感激,「感謝程助理超人登場,救我狗命,而且要是早知道總部調來的大佬是個漂亮姐姐的話,我怎麼也得去機場接人的。」

莊婷笑著出聲,「程婉姐,彆理他,小薛這傢夥是個海王來的,到處撩漂亮小姐姐。」

小薛被揭短也不生氣,笑嘻嘻地反駁,「我這算什麼,老大才過分,他把簡曆藏著掖著不給我們看,然後自己去機場接美女,這才叫見色起意好不好。」

「你放屁,老大是因為我請假找不到人才自己去的,跟你可不一樣!」

「怎麼不一樣,都是見色起意,你不能因為老大比我帥就雙標。」

幾人嘻嘻哈哈地互懟,顯然平時關係就不錯。

莊婷戰鬥力不一般,小薛很快就落了下風。

半開玩笑地求助許成,「老大,你快說實話,你到底是不是看到簡曆之後才決定親自去接人的?」

聽他這樣問。

其他人也跟著起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