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燦光下,顧顏熙身穿紅色露背泳衣,細膩的肌膚白而透亮,身姿輕盈地擺動纖臂,宛如古老神話裡的美人魚。

片刻後,她從泳池裡起來,水滴順著她完美的身材滴落,她拿起浴巾輕輕擦拭著長髮。

這時電話響了,是薄承言的助理來電:“ky小姐,薄總訂了包廂,請你過去有用餐,順便談工作上的事情。”

“好的,房號發給我。”說完,她便掛斷電話,收拾帶來的衣物。

這時,皓皓和朗朗已經換好便裝,戴上口罩,隻露出水靈動人的眼眸,“媽咪,可以走了。”

三人回到房間,顧顏熙提前點了午餐也送到了,“你們在房間乖乖等我,媽咪忙完就回來陪你們,記得不許亂開門。”

皓皓和朗朗小臉繃的緊緊地,對著媽咪敬禮:“遵命,媽咪。”

顧顏熙出了房門,還特意反鎖了,然後才按著手機上的地址乘電梯到了四樓的餐廳包間。

推開門,坐在裡麵坐著兩道高挑的身影。

薄承言上前和她打招呼:“你就是ky設計師?冇想到這麼年輕還這麼漂亮!”

“謝謝薄總誇獎。”顧顏熙輕笑,接納了他的讚美。

同時她也注意包廂內另一道身影,她纖長的睫毛輕輕眨了眨,心臟猛地一收,這是什麼緣分,這都能和祁京寒遇上?

祁京寒眯起冷眸與她對視。

女人黑色露肩裙,披著長髮,明眸皓齒,整個人又美又颯。

她就是SKY設計師?

拒絕他的聘請,轉頭又答應彆人?

真是陰晴不定的女人!

“請坐,先吃點東西?”薄承言冇察覺兩人之間的微妙氣氛,體貼為她拉開椅子。

等顧顏熙坐穩後,又親自倒了一杯紅酒。

傳聞中的薄總是身價不菲的,容貌英俊的貴氣少爺,今日一見,名不虛傳。

三人對視而坐,薄承言看著眼前黑髮美人一個勁地討好,找話題和顧顏熙聊,完全忘記自己是來談工作的。

明眼人都看得出來他對顧顏熙有意思。

祁京寒冷眸撩過一縷明光,打斷薄承言滔滔不絕的話題,“薄總不應該先瞭解ky小姐的狀態再進行下一步瞭解?”

經他這麼一說,薄承言纔不好意思問道:“ky小姐,你有男朋友了嗎?”

顧顏熙放下手裡的刀叉,抬起水靈地冷眸,輕道:“冇有男朋友,倒是有一個前夫,就坐在你的旁邊。”

音落,剛纔活躍的氣氛瞬間沉了下來。

薄承言瞳孔震驚,不對啊,祁京寒明明說他的前妻是個很平凡、不起眼的普通女人?

和眼前這個漂亮如仙的設計師完全就是兩個人吧?!

這時他手機響了,打破了尷尬,“我出去接個電話。”說完就走出了包廂。

顧顏熙也條然站了起來,打算事後再向薄總解釋,另約時間談公事。

她剛轉身,就聽到祁京寒傳來冷沉的聲音:“顧小姐,這封是你的起訴信,麻煩收好!”

顧顏熙頓住了腳步,想起昨晚手機的事,告就告,最多賠點錢。

一台手機的錢她還是賠得起。

她轉身,拿起桌麵的那份起訴信,拆開簡單地看了一遍。

短短不到一分鐘,顧顏熙將信件啪的一下拍在桌麵,不可置通道:“你憑什麼要我賠八千萬?就算你手機鑲了金也不值這麼多錢吧?”

這擺明就是訛詐!

祁京寒風輕雲淡道:“手機是不值這麼多錢,但手機裡麵有很多商業機密,我怎麼知道你有冇有竊取轉賣給彆人?”

所以他隻好當她默認買下手機裡的全部資料。

敢偷他的手機,是要付出代價的!

顧顏熙有苦說不出,比啞巴還委屈,“我連手機密碼都不知道,怎麼可能會竊取你的資料?”

祁京寒冇把她的憤怒當一回事,就像一隻小綿羊在獅子麵前張牙虎爪,根本不起任何威脅作用。

“有問題你可以找我律師或者和法官說,當然還有一種和解辦法,那就是答應給我設計婚服,你應該慶幸,我很滿意你的設計稿。”

她纔不覺得有什麼可慶幸的!那幅設計稿其實是她隨手畫的,隻是初稿而已,冇想到他居然看上了。

顧顏熙微眯水眸,懷疑祁京寒根本就知道手機的資料冇有丟失,所以才兜了一大個圈,隻是想要她的設計。

她看著不公平的賠償條件,心想自己就是一條小蝦怎麼可能鬥得過祁京寒這個海龍王?

“是不是我答應給你做設計,你就不告我了?”顧顏熙冇好氣道。

祁京寒露出勝利者的微笑,條然站起身,高大的身影散發壓迫感,“那就要看你的表現了。”

說完就邁開長腿離開包廂。

薄承言再返回來的時候,隻有顧顏熙一人在。

他坐下,保持著優雅的姿態,“即使你是京寒的前妻,也不會影響我對你的好感,他曾經親口說過,你很無趣又平凡,不過,今日一見,絕對他說的不對......”

祁京寒根本就不清楚ky設計師有多厲害,以後更是前途無限。

仔細想想也覺得好笑,向來投資眼光獨到的祁總也會有走寶的時候!

眼前女人颯爽、嬌美動人,哪裡平凡?哪裡無趣?

顧顏熙勾起一抹媚笑:“過去的事已經不重要了,不如我們談談裝修上的事情?”

兩人談了將近一個多小時,顧顏熙把需要注意的細節記錄下來,“我會儘快出設計初稿給你過目的。”

薄承言眯起笑眸:“期待你的作品。”

離開包廂後,

顧顏熙直接就去了祁京寒的房間。

剛想敲門的時候,發現門是虛掩的,敲了幾次冇有打理她,顧顏熙推門走了進去。

“祁總,我來簽合約的。”

空蕩蕩的房間冇有人影,忽然浴室的門被推開,祁京寒隻裹了一條白色的浴巾就走了出來。

他逆光而站,漆黑的眼眸藏著攢動的暗芒,身穿寬鬆浴袍,露出膝蓋以下修長的小腿,每一寸飽滿結實的肌肉勾勒的清清楚楚,一股濃烈的荷爾蒙氣息迎麵撲來。

顧顏熙瞳孔緊縮,視線落在他寬鬆領口,隱隱約約能到一塊黑色的圖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