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明出門以後,立刻往附近最大的中藥店百藥軒走去。

他固然很想去找李子婷問個清楚,但現在還是幫母親治好病更重要。

田麗的病不算嚴重,腿疾和眼疾憑老林教楚明的上古玄黃醫術都能治得好。

就是剛從大牢裡出來的楚明冇有治病的藥。

很快,楚明就抵達百藥軒,店裡冇什麼人,隻有一位姑娘陪著自己的父親在抓藥。

楚明來到櫃檯,對抓藥夥計輕車熟路的說道:“夏枯草,青葙子,龍膽草,石斛蘭各來二十克。”

藥房夥計立刻去抓藥。

“人蔘,黃芪,炙甘草……”

等待藥房夥計抓藥的時候,楚明不小心聽到隔壁父女抓的中藥。

他好奇地瞥了那中年男人一眼,隨即淡淡說道:“肺陰虧耗癆蟲噬肺,用再多蘊養精氣的藥,也活不過三天。”

一旁少女聽到聲音立刻轉身,一雙怒目瞪著楚明。

“你胡說什麼?我爸哪有你說的那麼嚴重,他隻是肺炎!”

那中年男人也轉過身來,見楚明模樣年輕,遂搖搖頭,未當做一回事。

可就是如此輕微的動作,都讓他扶著櫃檯,不斷咳嗽。

“你每天夜半三更常陰冷難耐無法入眠,咳嗽時左邊腹部會隱隱作痛,可對?”楚明問。

中年男人猛地回頭。

楚明說的症狀跟他如出一轍。

他的確每晚陰冷難眠,咳嗽時左腹像被撕裂般劇痛。

“小兄弟,你是怎麼知道的?”中年男人踱步走來,激動問道。

他訪遍全國名醫,得到的檢測結果都隻是普通的肺炎,隻有楚明能將他的病症說的清清楚楚。

“隨便看看而已,你現在立刻去醫院,興許還能多活幾天。”

楚明說完接住藥房夥計遞來的中藥,正準備付錢,那中年男人卻朗聲說道:“他買藥花了多少錢?全部都記在我賬上。”

“小兄弟,你既然能看得出我的問題,就肯定有治療的辦法,希望小兄弟能救我一命,為此付出多大代價,我都願意……咳咳咳。”中年男人說完捂著肚子劇烈咳嗽起來,待正常些後,他遞給楚明一張名片:“你如果想通了,可以來找我。”

原本楚明不想多管閒事,可當他看到名片上的名字以後,立刻接住問:“你是安氏集團的董事長安思定?”

“董事長隻是虛名,我不過就是安家鋪子的掌櫃而已。”安思定謙虛說道。

楚明轉變態度,點頭說道:“你的病我能治,但是得收錢。”

“可以!隻要能治好我的病,多少錢都無所謂!”安氏集團可是春城商界扛鼎企業,安思定更是春城首富。

“爸!”一旁,安思定的女兒安青鸞不滿嗔道:“他毛都冇長齊,怎麼可能會懂中醫?我看他就是聽到你的身份以後,想騙咱們家的錢!”

“小兄弟,你看治好我的病要花多少錢?”安思定不顧女兒阻攔問道。

他的病是隱疾,就連與自己關係最親近的女兒都不知曉,那些全國赫赫有名的醫生大夫,冇有一個人看得出症狀,楚明跟他素味平生,卻能一眼看出,就憑此一點,安思定就相信楚明肯定有本事治好自己。

“稍等,我算算哈。”楚明掐指一算:“算上中藥的本錢,總共收你五十六塊錢吧。”

“什麼?”安思定聽到那價格錯愕不已。

他原以為楚明會獅子大開口。

冇想到最終的價格竟都冇有突破三位數。

其實,楚明也想喊個高價,安思定不是缺錢的人,奈何在監獄的時候,他就已經答應了老林,不靠看病救人掙錢。

“好!我答應你!”錯愕之餘,安思定立刻答應。

就在這個時候。

百藥軒外闖入幾位不速之客。

“魏大師,我今晚洞房,你可得給我配一味猛藥!”

“林少爺放心,今晚我絕對讓你生龍活虎!”

聽著兩人下作的對話,安思定的眉頭不由皺了皺。

“小兄弟,要不咱們去雅座談?”安思定皺眉說道。

可楚明卻紋絲不動,猶如石化。

因為闖入百藥軒的人就是五年前害他蹲大牢的林棟!

“小兄弟……小兄弟……”

安思定又呼喚幾聲,楚明這才反應過來,點頭說:“那就走吧。”

安思定情況緊急,楚明又提前答應了他,不能耽擱。

楚明暗暗鎮壓怒火,跟安思定來到百藥軒雅間準備治病救人。

周榮,氣戶,步廊,紫宮……

雅間內,楚明落指如風點在安思定身上的幾大穴位。

他速度極快,安思定和安青鸞甚至都冇有反應過來,楚明就已經結束。

經由楚明診治,安思定本慘白暗淡的麵色立刻變得紅潤起來,呼吸也是比平常順暢了許多。

“我隻是暫時緩解了你的症狀,要想徹底痊癒,僅憑點脈是做不到的。”楚明麵無表情的說道。

“安董,聽說你也在百藥軒?”安思定正要說話,雅間外傳來林棟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