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時間總是過得很快的。

轉眼間,陳景就已經在納寶居上了一個周的班了。

這一個周的時間,讓陳景對古董行當有了個基本的瞭解。

這古董行當就是典型的三年不開張,開張吃三年。

納寶居每天都開門,但來看的人不少,買的卻一個都冇有,開始的時候陳景還替趙正擔心生意不好呢。

後來還是趙正告訴他,就在一個多月前,納寶居剛做了一樁價值一百二十萬的生意,確實是足夠吃上很久了。

然後就是,陳景這一個周下來卻是半件漏都冇有撿到。

倒不是他的神眼出了什麼問題,而是他這幾天楞是一件真品物件都冇有發現過。

這也讓陳景明白了過來,撿漏並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古董行當的水本來就深,要是能算作漏的古董滿大街都是那纔是見鬼了。

不過陳景的心態擺得也很正,畢竟他身具神眼,隻要能碰到真品物件,那就肯定是有機會撿漏的。

這天上午,趙正並冇有店裡,這段時間有了陳景這個認真儘責的學徒後,趙正是經常不在店裡的,他對陳景很是放心和信任。

上午也冇什麼客人,陳景坐在櫃檯前認真看著一本《明清瓷器鑒定》,這是趙正給他推薦的書。

因為瓷器在古董行當是大熱物件,也是最容易碰到的。

這時,一個約莫五十歲左右,皮膚黝黑的男人走進了店裡,他左右打量了下,開口問道:“請問,你們這裡收東西嗎?”

陳景聞言,趕緊起身迎了上去,邊走邊在打量眼前的男人。

一身很陳舊的白色襯衫,上麵有些發黃了都,腳下穿著一雙沾滿了泥土的綠色膠鞋,懷裡鼓鼓囊囊的似乎裝著什麼東西。

陳景目光微動,心裡瞬間有了計較。

這應該是個農民,要麼是來賣傳家寶,要麼就是無意中得到了什麼好東西想要出手的。

這種情況在古董行當中很常見,趙正就和陳景講過,納寶居也做過不少類似的生意,也是最好撿漏的。

“收啊,來來來,大哥您先坐。”陳景心思急轉,嘴上招呼著男人坐下,又給他倒了杯水。

陳景上來並不直入主題,轉而問著:“大哥您怎麼稱呼?”

男人也冇喝水,雙手把懷中的東西護得更緊了,神色警惕的應道:“你叫我老劉就行了,你,你們這兒到底收不收東西?”

見他如此警惕的模樣,陳景心中一動,看來是真有貨啊。

念及至此,陳景稍稍有些激動,要是自己今天能幫趙叔做成一樁大生意的話,也算是報答了趙叔對他的恩情了。

“收,我們這是古董店鋪,當然是要收東西的了,劉大哥您要賣什麼,要不拿出先給我上上眼?”陳景笑著開口說道,也冇有顯得過於熱情。

太熱情了可不行,萬一這老劉的東西是真品古董,那後續談價就不好談了。

老劉點點頭,再次很是警惕的看了看四周,然後從懷裡取了個被紅布包裹著的物件,他小心翼翼的掀開紅布,露出了裡麵的物件。

卻是一個巴掌大小的瓷碗!

準確的說,是一個被青花覆蓋滿了的青花瓷碗。

瓷器在古董行當裡,還真是很常見啊;陳景心裡這麼想著,也不免有些激動,青花瓷的名頭誰冇聽過啊,隻要是真品,價值不會低的。

“劉大哥,麻煩你把這瓷碗放在桌子上,我纔好看。”陳景還是保持著理智和謹慎的。

老劉點點頭,把那青花瓷碗放在了桌上。

就在陳景準備上手瞧瞧的時候,又一個人走了進來。

胖乎乎的身材,圓臉上帶著笑意,見著店內的情況就笑眯眯的道:“呦,小陳,這是有生意啊?”

見著來人,陳景立刻就皺起了眉頭:“高老闆,有事?”

來人正是高古樓的老闆高福,他因為之前店裡的東西被陳景給撿漏了之後,一直都懷恨在心,趙正多次提醒陳景要小心他。

高福笑著應道:“也冇什麼事兒,就是過來看看你們的生意怎麼樣。”這人說話間總是帶著笑,看起來很和善的樣子。

但瞭解高福的人都知道他就是個笑麵虎,用這張和善的胖臉不知道套路了多少人。

聞言,陳景眉頭緊鎖,他和高福本來就有仇,要是老劉拿出來的青花瓷碗是真品的話,那對方肯定是會出手搶奪的。

這會兒趙正不在,以陳景可以動用的店裡資金,恐怕是搶不過高福的。

相處了一個周,趙正對陳景非常的信任,甚至是讓他在自己不在店裡的時候,可以動用八萬錢的店裡資金。

“高老闆,你現在也看到了,我們店裡有客人,正在談生意,你能不能迴避一下?”陳景冷著臉不客氣的說道。

高福臉色笑意微頓,眼中閃過惱怒,但很快又笑著道:“小陳啊,你才入行多久,能有幾分眼力?這位大哥的東西要不要我幫你掌掌眼?”

聞言,陳景暗道不好,看樣子這高福是真要動手搶生意了!

“這,這位老闆也是古董行當的?你收不收東西啊。”這是,那老劉回頭看了眼高福,開口問著。

高福大笑起來:“收啊,我是對麵高古樓的老闆,這位老哥要不要讓我也看看你的東西?”

稍頓,他還補充了句:“老哥,這小子就隻是個學徒,他看不明白的,而且也動用不了多少資金,你的東西要是好東西的話,賣給他那可是虧慘的。”

但老劉聞言卻冇理會他,對著陳景道:“小兄弟,你看看我這東西能值多少錢。”

這下,陳景倒是對這個老劉生出些許好感來,貌似是個老實厚道的人啊。

“好,我這就幫您看,您放心,要真是好東西,價格一定不會讓劉大哥你失望的。”

隨即,陳景邊小心的從桌子上拿起那青花瓷碗。

高福在旁邊不屑道:“嗬嗬,就你能看出什麼來了?好笑。”他似乎有些憤怒劉老不把青花瓷碗給他看,肥臉上的笑容也不見了。

陳景冇有理會他,隻是裝出認真鑒彆的模樣,但卻悄悄動用了他的一雙神眼,經過一週的熟悉,他現在對自己的神眼也算是運用得熟練了。

下一刻,金色光芒在眼前浮現,繼而圍繞著他手中的青花瓷碗轉了幾圈,最後回到陳景眼前形成了一排排的字樣。

陳景看了眼鑒定結果,臉色立刻一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