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眾女傭急匆匆趕來,將李管家攙扶出來。

女傭解釋道,“門口瓷磚出現裂縫,剛派人來維修才留下這個坑……”

李管家一身泥濘的渾濁物,破口大罵道,“都怪顧雪鴛這個賤蹄子,是她咒我!”

顧雪鴛一挑眉,優雅的擦了擦嘴角,踱步過去。

“怪我?那我……祝你天打雷劈,怎麼樣?”

她有心想要再試試,畢竟前兩次也是能讓人理解的意外,自己隨口一說,也不成真。

總不能真的引來雷電吧?

不成想,原本晴空萬裡的天,突然烏雲密佈。

緊接著,一道驚雷從天而降,轟隆一聲,直劈向李管家的頭頂。

李管家甚至來不及驚叫,髮梢瞬間曲捲冒煙,眼白一翻,直接昏了。

“李管家!”

一陣陣聲浪接連而下,顧雪鴛眼眸瞪大如銅鈴,直到李管家被人抬走送醫,她整個人仍舊難以從震驚中回神。

不少女傭看她的眼神怪異而恐怖,走路都要繞開三米。

她用力吞了下口水,又捏了捏臉頰。

嘶,疼,不是夢……

她有了傳說中的烏鴉嘴!

一整個上午,顧雪鴛都沉浸在喜悅中,她上一輩子因為愛錯了人,淒淒慘慘冇有好好享受人生。

這輩子,她不僅重生了,還有了逆天的烏鴉嘴技能!

那以後的日子豈不是風生水起了!

美滋滋的午睡過後,她一起床便注意到那份離婚協議。

她抿了一口溫水,心下決定。

不能再拖了,她要開啟自己嶄新人生,去找陸湛霆,離婚!

顧雪鴛打車前往醫院,抵達頂層的VIP病房,她轉彎時正好看到一個身穿鵝黃色長裙的女人進了陸湛霆的房間。

腦中閃過關於女人的大片記憶,她眉目漸漸深邃。

蘇婉卿,陸湛霆的青梅竹馬。

上一世她作死自己後蘇婉卿成功上位,因為有她潑婦不講理的性格做襯托,陸湛霆一度覺得蘇婉卿是天使下凡的聖潔存在。

甚至在她解釋十五歲那年是她在火災中救了他,陸湛霆根本不信。

想起往昔蘇婉卿白蓮戲精附體的做作,顧雪鴛內心一陣噁心。

她撩起耳邊的秀髮,一步一頓走得異常堅定。

不為陸湛霆而活,她也冇必要跟蘇婉卿敵對。

一切,順其自然。

抵達病房門口,她聽到蘇婉卿嬌滴滴地擔憂道,“湛霆哥,你的身體不是已經恢複些了嗎?怎麼又住院了呢,是不是因為前幾天那場溺水,身上落了病根?”

顧雪鴛不免唏噓,不愧是高段位小綠茶,把矛頭指向跟她有關的那場溺水。

上次她被李管家設計掉下水池,關鍵時刻是陸湛霆過來救了自己。

可惜她那時候太過於沉迷美色,連聲謝謝都冇說,扒著陸湛霆不放手,她緊張之下,差點把陸湛霆又弄到水裡,這才被下人說是故意的。

她深吸一口氣,調節嗓音嗲嗲,驀然推開房門。

“達令,我來看你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