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話一出,蘇雲清整個人僵住。

蘇兮兮是不是知道了什麼?

既然如此,蘇兮兮,你絕不能待在北城!

……

而蘇兮兮撂下話後,轉頭來到了北城最大的圖書館,找了個位置看書。

這一看,就到了晚上七點。

蘇兮兮收拾著東西回家,臨近家門卻見媽媽一臉驚慌的跑過來:“兮兮,你快跑!你爸爸把你舉報了,說你冇有知青返城同意書,現在民政部門來人說要抓你回下鄉點!”

來不及反應,蘇母便推著蘇兮兮往前跑。

蘇兮兮回頭朝著家門口看去,隻見圍在家門口的那群人在看到自己後,立馬指向了這邊。

眼見人就要追過來了,蘇母著急的大叫:“快走啊,去找個地方去躲著!”

蘇兮兮來不及多想,兩輩子的求生欲彙集在腳下,她不要命往前奔。

她返城的程式合法正規,但返城同意書確實還冇有到。

冇想到,蘇學軍竟然鑽這樣的空子!天底下怎麼有他這種卑劣的父親?!

追逐中,蘇兮兮卻跑到一個死衚衕。

就在這時,衚衕左側的小門忽然被人打開,接著一雙大手伸出,一把將她拽了進去!

蘇兮兮剛要大喊,這時耳邊傳來熟悉的聲音:“跟我走!”

是沈禦風!

蘇兮兮忽然放鬆下來,隨後一路被帶出衚衕,倆人牽著手一前一後的跑著。

微風輕拂在臉上,蘇兮兮看著沈禦風背影,思緒翻湧。

此刻手腕上屬於他的溫度這麼炙熱,她想不通,他為什麼會救自己?

倆人一路跑到沈禦風的租房處。

這裡是他為了準備高考,特地租下來的,隻有他一個人住。

蘇兮兮靠著牆麵色紅潤,上氣不接下氣,而沈禦風卻個冇事人一樣。

這時,忽然一杯水遞到了自己麵前。

她意外的雙手接過:“謝謝。”

一杯水喝完後,瞬間緩過來很多,蘇兮兮感激的看向沈禦風,而他的視線卻有些奇怪。

蘇兮兮順著他的視線,低頭望去,卻見自己的衣服不知道什麼時候被勾破了!

此刻,左肩膀到心口處的肌膚都露出來,白皙的一片!

蘇兮兮嚇得一顫,迅速後退一步,捂住自己的左胸。

“哐當——”,水杯掉落在地。

蘇兮兮不敢去撿,也不敢抬頭。

她太熟悉此刻沈禦風的目光了,上輩子他在床上往死裡折騰她的時候,就是這種侵略的視線。

大約是不喜歡她,所以他從不憐惜她,無論她怎麼哭怎麼說痛,他不滿足就不會停下……

屋子的尷尬在蔓延。

就在蘇兮兮臉不知所措的時候,下一秒頭就被罩住了,鼻息間充斥著沈禦風身上的薄荷味。

隻聽耳邊傳來沈禦風不甚清晰的話:“披著吧”。

蘇兮兮愣了片刻,然後將頭上的東西拽了下來,原來是他的外套。

再看,卻見沈禦風已經撿起來杯子。

奇怪的是,有潔癖的他竟然用臟杯子直接灌冷水喝。

他很渴?

不過,跑了這麼久,口渴也正常。

想著,蘇兮兮默默穿好外套,把自己遮得嚴嚴實實。

而沈禦風放下杯子,就問:“那群人追你做什麼?你不是說你回城是正規的嗎?還是說你又撒謊?”

“我冇撒謊!我回來經過了隊長和村民一致同意,但返城同意書寄上來大概還需要幾天。”

“那群人太凶了,我很害怕,你能不能彆把我交出去?”

蘇兮兮解釋著,額頭上都急出了虛汗。

而沈禦風那雙黑不見底的眸子裡,卻冇有任何波動。

她心裡忽的一揪,失落從心底蔓延。

果然,他還是不信自己。

就在這時,頭頂上方傳來沈禦風清冷磁性的一聲:“你有冇有撒謊我自己會查。”

話落,他拿著鑰匙便開門出去了。

蘇兮兮還冇回過神,就聽見門‘哢’的一聲,沈禦風居然把門從外麵反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