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間裡的繾綣之氣還未消散,薑徊的所有資料就到了邢哲言的手裡。

“原來你有一個爛賭的父親。”邢哲言慵懶地把腳擱在茶幾上,“還用你的身份證借了七十萬的高利貸,確實是一個好父親!”

他的語氣裡儘是嘲諷。

“不過你到我這裡訛錢就有些不道德。”他把資料甩到了桌上。

“但我也不能見死不救。”他起身捏住了薑徊的下巴,“畢竟我們也算有過關係。”

“做個交易。”他鬆開她拿過一支菸點燃,嫋嫋青煙下他臉上的神情讓人分辨不明,“你做一段時間邢太太,我幫你還這筆錢。”

“什麼?”薑徊驚訝地望向他,她不是冇聽清,她是冇聽明白。

“願意的話我們馬上簽合約,不願意,那就打電話吧,趁你現在身上還有痕跡。”邢哲言吐出一個菸圈,他不像是在商量,更像是在威脅。

薑徊想了想點頭同意,在做邢哲言老婆跟打電話報警告他強姦之間她決定選擇前者,真來調查她不一定能訛到他。

隻是依邢哲言的身價跟地位,他為什麼要讓她一個酒店服務員來做邢太太。

“邢先生不是要跟蘇小姐訂婚嗎?”

“是蘇家想聯姻,不是訂婚。”邢哲言臉上突然有了笑意,“這下好了,你壞了他們的如意算盤,接下來他們肯定會把你調查個底朝天,以後你就等著被嘲諷吧。”

“這是你訛我的下場。”他把煙摁滅在菸缸裡還一臉得意。

第二天,邢哲言真的幫薑徊還清了父親欠下的高利貸,兩個人也去民政局領了結婚證。

做完這些他給了薑徊一張信用卡,“到東南街給自己買些行頭。”

薑徊應了下來,聽話地去了東南街。

東南街是A市的奢侈品街,經營的都是國際大牌,平時這種地方都是闊家太太跟有錢人家的小姐開著豪車過來掃貨。

雖然薑徊也是邢哲言的司機用豪車送過來的,但是推門走進一家服裝店時還是遇到了店員的白眼。

因為她身上穿的衣服都是便宜貨。

“這位小姐,你是不是走錯了店,這裡的衣服隨便一件恐怕是你打一輩子的工都不一定買得起的。”

薑徊什麼話都冇說轉身離開,如此狗眼看人低的店員,她又何必給她們增加業績。

很快,司機把薑徊的行徑彙報給了邢哲言。

邢哲言眉頭微蹙,他吩咐秘書把薑徊進去的那家店盤下來,“告訴那裡的店員,她們趕走的人是我邢哲言的老婆,她們的老闆。”

第二天,邢哲言為一個女人盤下了東南街的一家店鋪的事上了A市的頭版頭條。

所有人都在打聽薑徊的來頭。

最後薑徊的資料被人肉出來,薑徊,本地人,二十三歲,春城玉府的一名服務員,母親在她十歲的時候跟人跑了,父親爛賭成性,現在下落不明。

這樣的人居然能能讓A市身份矜貴的豪門公子邢哲言為她盤下一家店?

所有人百思不解。

邢母也是如此,得知兒子的行徑後她馬上趕到了邢哲言的住處。

“就算是我不同意餘安安進家門你也不能跟這種女人來往。”

“她可不是一般的女人,她是我邢哲言的妻子您的兒媳婦。”邢哲言把結婚證甩到邢母麵前。

邢母一看更是惱羞成怒,“你這是想氣死誰?”

“我冇想氣死誰,我隻是想告訴您,彆插手我的事不然隻會使得其反。”

邢母摔門走了。

薑徊在兩個人的對話中得到了一人資訊,邢哲言有個喜歡的女人叫餘安安,但他們的交往受到了邢家的反對。

所以這是他娶她的原因,他在進行毀滅式的報複?

挺好的,薑徊在門後笑了笑,大家各取所需,以後更好相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