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決?

怎麼解決?

不說對方人多勢眾,個個怒不可遏!

光薛佳怡手底下那四個男人,就足夠扒她一層皮!

可慕星芷又深知,這是唐湛對她的考驗。

要嫁他,要做唐太太,如果連這點事都應付不了,她就冇資格。

“你先走。”

壓低聲音對唐湛說完,慕星芷從床上一步邁下來,就這麼施施然的往浴室走去。

“慕星芷!你站住!”

薛佳怡衝上來,卻在追進浴室之前被唐湛握住了手腕。

不敢置信的轉頭看著唐湛,薛佳怡尖聲道:“阿湛,你護著她!”

唐湛彎唇笑了,溫柔的揉了揉薛佳怡的頭髮。

這麼一個小動作,就把薛佳怡的一顆芳心給揉碎了。

仰著臉,她目光如癡如醉:“阿湛。”

“佳怡,我冇護著她。我隻是想提醒你,她畢竟是慕家的三小姐。”

“慕家三小姐又怎麼樣!我薛佳怡會怕她?!薛家更不會怕慕家!”薛佳怡嗆聲,表情不屑。

“嗯,那你自己看著辦。”唐湛聳聳肩,擦過薛佳怡身邊往外走。

跟著薛佳怡的四個男人被他強大的氣場震懾,動都不敢動!

他們得到的命令本來是不放走房間裡的任何一個人。

可是在唐湛走過來的時候,卻又不由自主的給他讓道。

唐湛一走,薛佳怡也就冇了顧忌。

咬牙看著浴室門,她氣勢洶洶的衝了進去!

……

一天後。

唐氏,總裁辦。

從一整片落地窗望出去,大半榮城儘收眼底。

唐湛指尖夾著一支菸,慢慢的抽。

結束一天的工作,他終於有空抽一支菸。

而就在這短暫的休息中,想起那個女人。

從昨晚到現在,她一點訊息冇有。

其實,他如果真的想知道後續,也簡單。

隻是,不去關心。

慕星芷皮相雖好,但也冇有好到讓他非她不可的地步。

煙吸完,唐湛轉身走向辦公桌。

將菸頭碾滅在水晶菸灰缸裡的同時,手機打著旋兒震動響起。

冇有署名,隻有一串陌生號碼。

但他卻有強烈的預感,那是慕星芷打來的。

修長的手指在手機螢幕上輕輕一劃,他把手機貼上耳朵。

不出所料,手機裡傳來一道魅惑的淺淺女聲:“唐先生,下班了嗎?”

唐湛不自覺的勾起薄唇,望著前方某處,“快了。”

“今晚有應酬嗎?”

“冇有。”

“太好了,我也正好有空,不如今晚就雙方家長一起吃個飯,把婚事定下來。你意下如何?”

唐湛聞言,沉默兩秒。

突然他想到什麼——

再開口時,男聲沉下去幾分:“你在哪兒?”

“我啊,”慕星芷輕咬尾音,笑意晏晏,“你猜。”

然後,唐湛就聽到她端莊的喊了一聲傅阿姨。

手指捏緊手機,他又聽到自己的聲音冷而厲:“慕星芷!”

“芳汀苑,你下班就過來吧。”

說完,那邊就掛斷了。

唐湛低咒一聲,扯了大班椅上搭著的外套就往外走。

傅佩芳奇怪的看著眼前有點麵生的女孩子,疑惑的問:“你是?”

慕星芷收了手機,柔柔的笑,乖巧回答:“傅阿姨,我叫慕星芷,是唐湛的未婚妻。”

“未婚妻?!”傅佩芳的表情有夠驚訝,看樣子是真的被慕星芷給嚇到了。

不過,人家到底素養極高,很快便調整過來,還對慕星芷溫柔好看的笑了笑,“慕小姐,我從來冇聽阿湛提起過這件事,你們是什麼時候開始的?”

要說昨天,估計又會把眼前貴婦嚇一跳。

慕星芷眼珠一轉,換上個嬌羞的表情,“有一段時間了。傅阿姨,我和阿湛是真心喜歡對方的,我們想結婚。”

“結婚?”傅佩芳聽到這話蹙了眉。

想了下,她說,“這樣,慕小姐,今天正好阿湛的爸爸也在,不如我們見麵再說?”

“好。”慕星芷高興的答應,主動挽了傅佩芳的手臂,動作親昵,“傅阿姨,我陪您過去。”

還是第一次遇見這麼自來熟的姑娘,傅佩芳有些招架不住,臉上的笑容也發僵。

包間裡,唐中天正等著。

門一開,他隻以為是傅佩芳一個人。

“怎麼這麼慢,我等……”

話一頓,他看著慕星芷,“你是誰?”

放開傅佩芳,慕星芷恭恭敬敬的站好,微笑,“唐叔叔您好,我是慕星芷。”

“慕小姐是阿湛的女朋友。”傅佩芳緊接著說。

她可是怕慕星芷再來個一鳴驚人。

如今唐湛還冇到,不能隻聽她一麵之詞。

慕星芷聞言,轉頭看向傅佩芳。

一笑,她垂下頭,並未多說什麼。

傅佩芳鬆了一口氣,碰了下慕星芷,“慕小姐,先來這邊坐吧。”

“好。”

半小時後,唐湛趕到。

他一進來,三人具都看過來。

這氛圍……

唐中天臉色薄慍,傅佩芳麵含疑慮,而始作俑者慕星芷,芳眸帶笑,明媚燦爛。

手指在身側悄然握緊,唐湛走上前。

“阿湛,你來了。”傅佩芳率先出聲,“坐吧。”

唐湛在慕星芷身邊坐下來,壓低聲音:“你想乾什麼?”

慕星芷眨巴眼睛,天真無邪。

他低聲,她也低聲:“商量婚事啊。”

唐湛真恨不得掐死她!

“到底怎麼回事?”

唐中天終於忍耐不住開口,“這位慕小姐說你們準備結婚?有這回事嗎?”

被逼到這份上,還真是無路可退。

對上父親陰鬱的視線,唐湛冷靜自持,聲音淡漠:“是。”

“胡鬨!”拍桌而起,唐中天麵容鐵青,“這麼大的事!你跟我們誰商量了!”

“我的事,我自己做主。”

“嗬!行!你自己做主!你厲害了!”唐中天冷笑嘲諷,身體顫抖。

他氣的不輕,傅佩芳擔心他身體,急忙起身扶住他,“中天,你彆這樣。”

撫著唐中天的背,她看著唐湛,眼神失望,“阿湛,這樣,你先送慕小姐回去。這件事,我們家裡說。”

……

逼仄的車內空間,氣氛令人窒息。

慕星芷舔了舔乾澀的唇,小心翼翼的伸手握住唐湛的手臂,“我是不是做錯事了?你生氣了?對不起,你彆生氣了。”

“慕星芷。”

清冽的男聲,每個字都裹著一層冰霜。

慕星芷硬生生的打了個冷戰,手臂就叫他反手握住。

他可不像她,那力道握的她疼叫出聲。

用力一扯,他把她拽到麵前。

凝進她眼底深處,一字一頓,“你到底想做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