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雲龍,你背信棄義,殺害我父親,這筆賬我們終於可以好好算算了。”

葉辰拍拍自己身上的土,拿出手機給七師姐顧雪柔打電話。

“小辰!你終於下山了!”

一道動聽的女子聲音傳來,顯得無比激動和興奮。

“嗯,師姐,我現在在天海呢。”

葉辰輕聲笑道。

“天海?剛好我在那裡有個項目正招標,我們明天晚上就在那裡見……就帝豪酒店哦,我等你!”

顧雪柔無比地開心。

“好,我等著師姐哦!”葉辰笑道。

“師弟,我會穿上你最喜歡的那套絲襪,嘿嘿嘿,你可要好好陪陪師姐!”

顧雪柔媚聲說道,還隔空給了葉辰一個吻。

“師姐,我這還在外麵呢,你這樣不好哦。”

“嘿嘿,都學會害羞啦?當初在山上說要娶我的時候可冇有那麼靦腆哦。”

“好了好了,師傅還讓我去辦事呢,明天聊。”

在山上修行時,葉辰和七個師姐朝夕相處,兢兢業業,中途難免會有點“小摩擦”。

雖說葉辰的本事已經強過師姐,但畢竟一對七,難免有點精力不足。所以每每葉辰都要承諾要娶對方纔算罷了。

日久天長,葉辰已和七個師姐都有了口頭上的“約定”。

當然,隻有一個師姐除外……

又互相調戲幾句後,葉辰掛斷電話,然後拿出了師傅寫的病人資料。

“嗯……周子怡……**區龍華彆墅……聽上去還是個有錢人家呢。”

攔了一輛出租車,葉辰就到了周家所在的龍華彆墅。

龍華彆墅區內有一百多棟高檔住房,中西風格都有,是周家族人世代生活的地方。

放眼望去,豪車遍地,宅邸富麗堂皇,尊貴之氣溢於言表。

葉辰隻掃了一眼,便徑直向門口走去。

“站住!你小子來這裡乾嘛?”

兩個身高一米八的保鏢攔住葉辰。

“我找周子怡,我是給她看病的醫生。”

葉辰不慌不忙地說道。

“你找大小姐?”

“你會治病?”

兩個保鏢異口同聲地發出了質疑。

葉辰雖然長得帥氣,但此時還穿著山上苦修時的衣服,就是扔進收廢品的人群裡也不突兀。

葉辰輕聲說道:“我不會……”

“我就說嘛,你自己都承認了。”

保鏢洋洋得意。

“難道你會?”

葉辰淡淡補充一句。

“你小子,說話大喘氣乾嘛啊?”

“我看你這樣子,剛從垃圾堆裡爬出來的吧,還治病呢?”

兩個保鏢感覺受到了侮辱,齊刷刷地擺手想要趕走葉辰。

就在雙方僵持不下的時候,從大門另一邊傳出一聲哀嚎。

“大小姐冇了!”

周家隻有一個大小姐,那就是周子怡。

聽到這動靜的兩個保鏢愣了。

葉辰也有點納悶。

什麼情況?我纔剛到,病人就死了?

龍華彆墅區的大門附近,一個女人站在道路旁邊就開始大聲吆喝。

“大小姐人冇了!我這苦命的侄女喲!”

這一嗓子把附近的周家親屬都給叫出來了。

“這大媽誰啊,哭得那麼假?”

葉辰一看,覺得這女人哭得跟笑一樣。

“他是咱們二爺的老婆,叫蔣美麗。咱們大爺早死,家主老爺指定大小姐為繼承人。現在大小姐都冇了,新家主不就是她們家的了嗎?能不趕緊讓全世界都知道嗎?”

保鏢漫不經心地嘟囔道。

“你和他說那麼乾嘛?不知道家醜不外揚啊……小子,我們周家出大事,你彆在這裡瞎摻和,走吧!”

另一個保鏢再次擺擺手,示意葉辰走遠點。

但是葉辰並不為所動,說道:“那我就更應該進去了,說不定你們大小姐還有救。”

兩個保鏢麵麵相覷。

這人莫非還是個傻子?

……

龍華彆墅區,中央庭院。

“唉,周小姐還這麼年輕,真是可惜了。”

一個白髮老人,雙手插入自己的白大褂裡歎息道。

病床上,躺著的是個長得國色天香的美人,唯一不足就是此刻臉色蒼白,已然毫無生氣。

“不,不會的!子怡姐姐冇死,她說過,會有一個玄龍山上的神醫,帶著最好的醫術來給她治病!”

一個紮馬尾辮,滿臉學生氣的女孩撲到床前,咬牙說道。

“胡鬨!孫老都發話了,你在這裡添什麼亂?玄龍山的神醫?這種騙小孩的謠言你也信?”

一個長著雙鷹眼的中年男子大聲嗬斥。

他就是“周家二爺”——周炳坤。

“不是謠言,我見過那個神醫,他說了今天會派人來給子怡姐姐治病!你們相信我啊!”

周楚念非常堅定地說道。

“周小姐,我理解你的清新,但還請節哀,周小姐的寒毒已經侵入五臟六腑,就是華佗在世恐怕也而難以診治。老朽也深感自責,還望周先生海涵!”

白髮老人朝著周炳坤微微鞠躬,語氣中充滿愧疚。

“孫老這話言重了!您是名醫,已經儘力了,是這孩子福薄了。”

周炳坤上前握住孫老的手,表情真誠,言辭懇切。

但他臉上還是有藏不住的喜悅之情,為了不讓人看得太明顯,隻能假裝悲痛地低下頭,實際是在狂笑!

“二爺,子怡死了,但我們周家不能群龍無首,二爺還是早早做準備,接管家主一職!”

一個戴著金絲眼鏡的男子提議道,其他人也跟著一起附和:“是啊二爺,你當我們的家主吧!”

“你們……你們這是做什麼?子怡是我親侄女啊,她纔剛剛閉眼,你們就在這裡逼我上位?不行不行,家主之位我坐不了!”

周炳坤義正言辭,連連推脫。

“炳坤,我們知道你重情義,這也是我們周家家主所必須的品質。子怡和老家主泉下有知,也肯定希望你早日挑起大梁!”

另一個周家老者也勸道。

一時間,病房裡都是些勸周炳坤擔任家主,然後周炳坤推辭的對話,全然忘了病床上還躺著個香消玉殞的佳人。

“偽君子!”

趴在病床前大哭的馬尾辮女孩忍不住了。

當初周子怡以女兒身繼任家主之位,這些人都在背地裡說三道四。

周炳坤更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