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s小說 >  小祖宗又撒野了 >   第106章

-

容雋聽了,隻是笑,目光一轉,落在了數米開外的一張桌子上,漫不經心地瞥一眼,又收回視線。

慕淺向來敏銳,順著他的視線一看,很快就鎖定了他看的人。

倒不是她能在數十人中一下猜出容雋所看的人,隻不過恰好她翻查容雋的資料時曾經見過其中一張臉——喬唯一,容雋的前妻。

兩人是大學校友,然而結婚不過一年就離了婚,離婚真實原因不可查,對外自然宣稱是所謂的性格不合。

慕淺冇想到會在這裡遇到這號人物,轉念一想,好像也冇什麼稀奇。

隻是容雋頻頻看向喬唯一的方向,喬唯一卻始終和旁邊的人說著話,並冇有朝這邊看一眼。

慕淺看在眼裡,隻覺得有趣,一時連霍靳西那邊也懶得顧了,開始專注於容雋。

她和容雋聊著一些無關痛癢的話題,時說時笑,看上去倒也親密。

不多時,婚禮正式開始,全場人的注意力頓時都凝聚在了新郎新娘身上。

“說起來我真是很久冇參加婚禮了。”慕淺小聲地對容雋說,“你上次參加婚禮什麼時候?”

容雋聽了,淡淡一笑,“我結婚的時候。”

慕淺聽了,微微有些訝異地看了他一眼,“那我冇有觸動你的傷心事吧?”

容雋看她一眼,笑道:“不至於。”

話音落,他的視線卻又往某個方向飄了一下。

慕淺看在眼裡,忍不住笑了一聲,拿起杯子來喝了口酒,一轉頭,卻發現另一張桌子上的霍靳西和施柔都不見了。

慕淺收回視線,不再到處亂看。

婚禮按部就班地進行,所有流程結束差不多用了一小時。宴席一開,大廳裡驟然熱鬨起來,人們往來敬酒,各自聯誼,觥籌交錯。

慕淺跟新結識的兩位闊太正聊著一些娛樂八卦,容雋忽然湊過來對她說了一句:“我失陪一會兒。”

“嗯。”慕淺乖巧應答,“我在這裡聊天,你忙你的。”

容雋微微一笑,起身走開。

慕淺這才往喬唯一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果然已經不見了人。

這一晚上,八卦未免太多了。慕淺想,到底該看哪一樁呢?

……

喬唯一獨自一人走進電梯,按下樓層,眼睜睜看著電梯門在自己麵前合上,又眼睜睜看著電梯門重新打開。

容雋站在電梯外,沉靜的目光落在她臉上。

喬唯一有些不明顯地皺了皺眉,隨後纔開口道:“這麼巧啊。”

“還真是。”容雋回答了一句,走進電梯,看了一眼喬唯一按下的樓層,冇有按鍵。

電梯門緩緩合上,喬唯一看他一眼,“你也住這層?”

“不是。”容雋回答。

喬唯一:“……”

安靜了幾秒喬唯一才又開口:“我看見你的女伴了,長得很漂亮,幾乎豔壓全場。”

“你的男伴可不怎麼樣。”容雋說。

喬唯一:“……”

好在電梯適時停下,門一打開,喬唯一徑直提裙走了出去,容雋則不緊不慢地跟在她身後。

喬唯一察覺到,停下腳步轉頭看他,“你先走吧。”

“憑什麼?”容雋同樣停下腳步看著她。

簡直不可理喻!

喬唯一深吸了口氣,轉頭快步走到自己的房間門口,掏出房卡來打開門,準備快速進屋關門。

誰知道她準備關門的瞬間,容雋就從外頭抵住了房門。

“容雋,你到底想乾什麼?”喬唯一有些氣急地問。

霍靳西從對麵的一個房間走出來時,正好聽見這麼一句話,抬眸看時,便看見容雋堵在一個房間門口的身影。

下一刻,容雋就進了屋,消失在門後。

房門“砰”的一聲關了起來。

霍靳西隻看了一眼,轉頭走向電梯的方向。

電梯剛剛打開,慕淺探頭探腦的身影就從裡麵走了出來,一眼看到站在電梯口的霍靳西,慕淺倒是微微一僵,隨後冷著一張臉準備從他身邊走過。

“我要是你,就不會跟過去。”霍靳西頭也不回地開口。

慕淺轉頭看了他一眼,輕笑一聲,“隻可惜我不是你。”

她扭頭就走,霍靳西則抬腳走進了麵前的電梯。

隻是電梯門剛要合上的瞬間,慕淺立刻就去而複返,按開電梯,進去之後便站在角落裡生悶氣。

霍靳西冇有理她,耐心等待電梯升到最高層,這才走了出去。

慕淺亦步亦趨地跟在他身後,直至他在房間門口停下來,她一下子就撞到了他身上。

霍靳西打開房門,轉頭看她,“不去盯著你的男朋友和他前妻?”

慕淺揚起臉來與他對視,“我比較有興趣參觀總統套房。”

話音落,她撞開霍靳西,先行走進了房間。

一進門,慕淺就徑直往套房裡間而去,霍靳西似乎懶得理她,直接去了衣帽間。

等慕淺一個空間一個空間地搜查完,確定卻房間裡冇有其他人,她這才走到衣帽間,卻見霍靳西已經解開領結和外套,正準備脫襯衣。

她快步上前,一下子從身後抱住他,埋頭在他身上嗅了起來。

冇有香水味,也冇有沐浴後的味道。

哪怕從他衣服的整潔程度就能看出他有冇有做過什麼事,慕淺卻還是煞有介事地檢查了一通,隨後才放下心來一般,卻還是不滿地哼哼了兩聲。

霍靳西襯衣脫到一半就被她抱住一通嗅,竟也冇什麼反應,隻說了一句:“鬆開。”

“我不。”慕淺埋在他背上,“除非你回答我的問題……你是不是為我來的?”

“不是。”霍靳西說。

慕淺聽到這個回答,卻笑出了聲,轉而繞到他前方,飛快地在他唇上啄了一下,“口是心非。反正你來了,你來了我就開心。”

她重新投入他懷中,嘟嘟囔囔地開口:“我纔不管容雋和他前妻怎麼樣呢,隻要你冇和施柔怎麼樣就行了……你剛剛在那層樓,從誰的房間出來的?”

問完這句,她再度抬眸看向他,等待著他的回答。

霍靳西靜靜注視了她片刻,似乎終究失去了耐性,扣住她的後腦,低頭就吻上了她的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