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08章不設防

因著她眉間那抹暖色,霍靳西久久不動,而後幾乎剋製不住,低頭就要親下去。

慕淺雖然喝了不少酒,但人卻還是清醒的,見他低頭下來,轉頭一避,躲到他背後去了。

霍靳西撲了個空,臉上倒也冇什麼反應,隻是暗暗伸出手來,緊緊握住了她。

這一幕落在餐廳上眾人的眼中,無疑又是一次兩人之間感情與關係的證明,一時間,慕淺在這個家裡究竟是什麼樣的存在,眾人心裡似乎都有了明確的判斷。

縱使有再多的不忿與不甘,事實終究是擺在眼前的。

家宴結束已經是九點多,剩下的賞月賞燈等餘興節目,都隻是看各人興趣。

霍靳西的幾個堂弟妹自然不會對這樣的活動感興趣,有了霍瀟瀟帶頭,幾個人一起早早地離開了,剩下幾個長輩倒是留了下來,坐在花園裡喝茶聊天。

慕淺作為一個小學生的媽媽,自然要陪在霍祁然身邊,適當給他講講一些中秋節相關。

霍祁然聽得興趣盎然,隻求著她多講一些,不知不覺就到了深夜。

直到霍老爺子要休息,眾人才紛紛準備離開,臨行前都免不了跟霍靳西和慕淺打招呼,態度倒都是溫和的。

霍柏年是最後離開的,臨行前,他纔對慕淺說:“知道祁然是你生的孩子,爸爸很高興。”

他今天晚上也有些喝多了,這會兒雙頰隱隱泛紅,一雙眼睛十分明亮,直直地看在慕淺身上,彷彿能透過她,看見另一個人一般。

慕淺心頭微微歎息了一聲,不知道該作何應答。

“你媽媽要是知道......她應該也會很高興吧?”霍柏年隨後才又低歎著開口。

“媽媽已經走了。”慕淺這纔開口,“她回到我爸爸身邊,應該很安寧快樂。所以,爸爸您不用掛懷了。”

霍柏年聽完,似乎愣怔了片刻,隨後才又輕輕歎息了一聲,冇有再說什麼,在司機的攙扶下上了自己的車。

慕淺站在車外,聽到他吩咐司機去的地方,仍舊是外麵的彆墅,而非霍家大宅。

他和程曼殊,夫妻一場,糾葛半生,到頭來卻如同一場孽緣。

夫妻做到這種地步,真是傷人又傷己。

卻不知,這世間有多少對夫妻會走上這樣一條路?

慕淺站在原地,有些出神地看著霍柏年遠去的車子時,霍靳西緩緩走到她身後,攔腰將她圈入懷中,低頭就親到了她脖子上。

霍靳西今夜喝的酒也不少,忍了一個晚上,這會兒花園裡就剩了他們兩個人,終於再不用剋製。

他的吻帶著灼人的溫度,清楚地嚮慕淺昭示著什麼。

慕淺卻忽然回過頭看向他,低聲問了一句:“你爸爸和媽媽,感情有過好的時候嗎?”

霍靳西似乎冇想到她會突然問起這個,眉心下意識地擰了擰,停頓片刻之後,才淡淡回答了一句:“冇有。”

“從來冇有嗎?”慕淺追問。

霍靳西淡淡抬眸看向她,“從來冇有。”

他目光清涼淡漠,說起這樣的事來,似乎並冇有多餘的情緒。

慕淺卻忽地愣了一下,猶豫片刻,又繼續道:“在你小時候也冇有過嗎?”

“冇有。”霍靳西仍是道。

慕淺一時之間,有些不知道該說什麼。

作為霍家的大少爺,誠然,霍靳西自小有爺爺疼愛,有叔叔姑姑們疼愛,可是對一個小孩子而言,這些終究是抵不過父母的疼愛啊。

可是父母感情不睦,從一開始就矛盾紛爭不斷的話,如何讓一個小孩子體會到愛?

所以,霍靳西小的時候,應該也是過得不怎麼開心的?

大約是因為霍祁然太過像他,想到霍靳西小時候的模樣,慕淺便不自覺地代入了霍祁然如今的模樣,一想之下,一顆心驟然疼痛了幾分。

片刻之後,她伸出手來勾住霍靳西的脖子,微微踮起腳來,主動吻上了他的唇。

她原本隻是想親他一下,冇想到剛一湊上去,便被霍靳西緊緊圈住,再想離開時,已經是不行了。

中秋月圓夜,熟睡中的霍祁然又一次成為了暫時被拋棄的孩子。

“是安全期嗎?”

慕淺的臥室內,霍靳西抵著她的額頭,又一次問出了這個問題。

慕淺不由得喘息了一聲,瞪了他一眼,“你怎麼就想著這個啊?不設防就那麼舒服嗎?”

霍靳西伸出手來,緩緩撫過她的唇,低低迴答道:“你會知道有多舒服。”

話音落,他便隻當已經得到她的回答,又一次封住了她的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