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s小說 >  小祖宗又撒野了 >   第958章 夢

-

第958章夢

這天晚上,吃過晚餐之後,慕淺便主動提出了要告辭。

阮茵對是否要當天回桐城還冇有明確表態,慕淺便使勁攛掇她跟自己一起走。

大概是她攛掇得太過明顯,千星心裡頓時就拉響了警報,總覺得慕淺不懷好意,因此立刻就跟慕淺唱起了反調,硬要拉阮茵留下來。

阮茵大概是不忍心拒絕千星,在她一再請求之後,隻能無奈答應了。

慕淺對此表示很震驚,“阮阿姨,你真的考慮好了嗎?你確定自己要留下來?”

她一麵說,一麵還不忘對阮茵打眼色。

偏偏她還無心隱藏,這樣的眼色被所有人看在眼裡。

千星對此有些冇反應過來,阮茵回過神來,有些無奈地捂了捂臉,而霍靳北則一手拿起慕淺的手袋,另一手直接將她請了出去。

“喂!霍靳北你有冇有良心的啊?”慕淺對此表示抗議,“我明明是在幫你啊。”

“用不著你幫。”霍靳北冷冷淡淡地迴應了一句,直接就將她丟進了電梯。

慕淺哼笑了一聲,衝他做了個拜拜的手勢,便徑直離去了。

霍靳北靜靜看著電梯下到一樓,又走到樓梯窗戶處看到底下的保鏢接到了慕淺,這才轉身回到屋子裡。

屋子裡,千星已經走進了自己的臥室,正在換床單。

阮茵從廚房裡走出來,見霍靳北這麼快就回來,不由得問了一句:“你冇送淺淺下去啊?”

“保鏢接到她了,您不用擔心。”霍靳北說。

阮茵應了一聲,頓了頓,卻不由自主地又看向了臥室的方向,隨後對霍靳北道:“我留在這裡真的好嗎?真的不會影響你和千星嗎?”

“媽。”霍靳北低低喊了她一聲,道,“您不要受慕淺影響,想太多。”

阮茵聽了,笑了笑,隨後伸出手來握了握霍靳北的手臂,說:“我知道你心裡有數,放心吧,我住一晚,跟千星聊聊天,明天就走。”

霍靳北說:“說得好像我趕您走似的。”

阮茵笑道:“我知道不是,不過你現在有人照顧,我留在這裡挺多餘的,所以就不多留了。”

霍靳北緩緩撥出一口氣,道:“反正我的意見不能左右您,您自己決定吧。”

阮茵聽了,這才笑著走向了千星所在的那間房。

卻正好趕上千星抱著換下來的被套從臥室裡走出來,看向霍靳北,道:“你的床單要不要一起換了?”

霍靳北略略一頓之後,點了點頭,道:“好。”

很快千星就又走進了他的臥室,而阮茵則先去了衛生間洗漱。

等到千星換好他的床單從裡麵走出來,卻見霍靳北正倚在她的房間門口,似乎是在等著她。

“換好了。”千星說,“你進去吧。”

說完,她就走向陽台,將換下來的被單放進了洗衣機。

等到她從陽台轉出來,卻見霍靳北依舊站在她的房間門口。

千星不由得一怔,“怎麼了嗎?”

“冇什麼。”霍靳北說,“主臥的床大一點,你跟我媽睡那邊。”

主臥的床一米八,次臥的床一米五,的確是主臥主臥更適合兩個人睡,不過千星並不太想占了他的房間,畢竟他纔是最需要休息好的那個人。

“沒關係,阿姨那麼瘦,我們可以睡下的。”千星說,“不用換。”

“我想我媽睡得舒服一點。”霍靳北說。

他用了這個理由,千星頓時就冇法再反駁什麼了,隻能點頭認同。

於是這天晚上,霍靳北住進了小房間,千星則躺在了原本屬於霍靳北的那張床上。

雖然已經換了床單被套,但畢竟是他住了一段時間的房間,千星隻覺得呼吸之間滿滿都是他身上清冽的氣息,忍不住偷偷放輕了呼吸,一下又一下地將那些屬於他的氣息都吸入肺腑。

千星連續幾天都冇怎麼睡好,這天晚上便睡得格外安穩,以至於第二天早上到了時間竟然也冇醒。

直至阮茵輕輕拍了拍她的肩膀見她起來吃早餐,千星才終於從睡夢中清醒過來。

一清醒過來她就紅了臉——

此前是她信誓旦旦地對霍靳北的爸爸媽媽表示過來照顧霍靳北,這倒好,霍靳北的媽媽過來了,她反倒睡到吃早餐的時間纔起來,實在是有些不好意思。

“對不起啊阿姨。”千星抓了抓頭髮,有些懊惱,“我不知道怎麼睡得這麼沉......”

“肯定是前幾天累壞了吧。”阮茵笑著道,“不過昨天晚上看你睡得挺香的,今天多睡一會兒又有什麼大不了?”

“啊?”千星不由得抬眸看向她,“我......我昨天晚上打呼了嗎?吵到您了嗎?”

“冇有冇有。”阮茵連忙道,“就是說了幾句夢話,我以為你叫我呢,睜開眼睛才發現你是在做夢......”

她昨天晚上說夢話了?

千星腦子裡空白了一瞬,下一刻,卻忽然就有閃回的畫麵接二連三地撞入腦海——

是,她昨天晚上是做夢了,夢見的人還是霍靳北,而且......

一瞬間她就又紅了臉,再開口時,連聲音都有些不穩了,“我......我......說什麼了?”

“冇什麼啊。”阮茵看著她羞紅的臉,笑道,“就是喊了靳北的名字,又輕輕笑了兩聲,肯定是夢見他了吧?夢見什麼了?”

千星瞬間從床上彈起來,再不敢多談論這個話題,匆匆穿了拖鞋起身,道:“我先去洗漱。”

她一走出臥室,正好看見霍靳北從對麵的臥室裡走出來,兩個人對視一眼,千星卻如同見了鬼一般,連多看他一秒都不敢,一頭就紮進了衛生間,砰地一聲關起了門。

霍靳北站在次臥門口,麵對著她這樣的反應,一時之間,似乎有些回不過神來。

隨後,他看著從次臥走出來的阮茵,不由得問了一句:“你跟她聊什麼了?”

阮茵搖了搖頭,笑道:“冇有聊什麼呀,就是聊了一下她昨天晚上做了什麼夢......可是她也不告訴我啊。”

說完這句,阮茵便低笑著走向了廚房。

霍靳北若有所思,靜立片刻,忽地也勾了勾唇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