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戀對象失憶了,他醒來之後,非說我是他女朋友。

關鍵是他失憶之前,明明才拒絕了我告白的。

我被他攥著手腕,猛地拉近。

那雙清冷的眼睛帶了點攻擊性,緊緊地盯著我。

上上下下,像是要把我看透似的。

「你說你不是我女朋友?」

「那你臉紅什麼,嗯?」

周取是我喜歡了七年的人。

曾經發小逃課帶我去看電競比賽,就為了瞧他一眼。

我們擠到最前麵,比賽還未開始呢,我就先被台上的人勾去了魂。

他坐那都和身邊的隊友格格不入,垂著眼看鍵盤,骨節分明的手指在鍵盤上摁了幾下,墨色的眼眸又清冷又深邃。

那道下頷線,簡直比我的人生規劃還要清晰。

七年前聯賽初具規模,觀眾和選手幾乎是零距離。

他鬆鬆散散地坐在椅子上,聽見有人喊他的名字,就微微翹了翹嘴角。

引地台下一陣尖叫。

喜歡他的人確實如過江之鯽。

十八歲的電競天才少年,足以在那個圈子裡掀起腥風血雨,喜歡打遊戲的,就冇有幾個不知道他。

我也是,看完他打比賽的那天,寫的作文裡都有他的影子。

發小說他叫周取,我記這名字,記了三年。

直到畢業之後,我成了他們俱樂部的助理。

第一次見他,下午三四點的時候,他才起。

腦袋後頭有幾撇呆毛,午後的金光在他的眼裡流淌,他的聲音卻還卷著濃重的睡意。

「新來的?」

和喜歡了那麼多年的男神近距離接觸,心跳原來真的比想象中要快。

我的大腦,當場停機。

「你傻了?」

骨節分明的手指,在我眼前晃了晃。

我回過神想做自我介紹,喝完咖啡的人已經把紙杯扔掉,轉身不理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