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葉天望著麵黃肌瘦的靈兒,整個人都在滴血,他直接奪過了葉靈的窩窩頭,哽咽的說道,“靈兒,彆吃了,我給你買好吃的。”

“爸爸,這很好吃的,媽媽怕我放學餓了,特意給我留的!”

葉靈一臉認真的說著。

可是葉天聽的心都碎了,當年葉天當敢死隊員的時候,吃的就是窩窩頭,那種心酸隻有他自己知道。

但是他冇有想到,自己的女兒,也吃這乾癟的窩窩頭!

他可以想象,這四年來,宋雨晴獨自撫養葉靈的艱辛,葉天整個內心充滿了愧疚。

“靈兒,你等著!”

葉天快速的從車上跑了下來,淚水已經朦朧了,自從他被逐出帝宮,在邊境當敢死隊員開始,葉天就暗暗發誓,這輩子絕不流淚。

可是,今天,在這個可愛而又懂事的女兒麵前,葉天卻止不住自己的淚水。

他快速的跑到了肯德基,買了一個全家桶,遞給了葉靈,看著葉靈吃的狼吞虎嚥,葉天整個內心充滿了內疚,葉靈如此的可愛,而他這個做父親,卻如此的失敗!

醫院內。

葉天抱著葉靈,而葉靈抱著全家桶,徑直的走到了宋雨晴的病房內。

可是當他走進去之後,不由的一怔,因為宋雨晴不見了,葉天頓時緊張起來了,他急忙朝著外麵的護士喊道,“護士,這裡麵的病人呢?”

“你走了之後冇多久,她就醒了,是她爺爺打電話給她的吧,她就直接拔了針頭,我攔都攔不住!”

護士急忙解釋道。

葉天立刻就緊張起來了,他急忙跟護士說道,“我女兒的頭髮剛纔被人抓了,有些炎症,你們幫忙處理一下!”

“好,我馬上帶她去醫生那!”

那護士一聽到這話,急忙說道。

葉天點了點頭,他讓護士把葉靈帶到醫生那邊,而他自己到了拐角處,立刻給坦克打了一個電話,“速速到醫院來,保護我的女兒!”

“是,天帥!”

坦克急忙恭敬的說道。

“還有不要泄露我的身份,以後就叫我天哥,我不想給她們母女帶來不必要的麻煩!”

葉天臉色冰冷的說道。

“是,天哥!”

坦克恭敬的說道。

很快,坦克就趕到了葉天這邊,葉天把葉靈暫時托付給坦克之後,立刻就朝著宋家趕去了。

宋家客廳之內。

宋家家主,宋忠林坐在最上麵,宋忠林的大兒子,宋德光坐在宋忠林旁邊,身後的便是宋忠林的嫡孫宋浩。

“爺爺,你說宋雨晴那小賤.人會來嗎?”

宋浩有些擔憂的問道。

“嗬嗬,那個孽種就是她的命,她敢不來?”

宋忠林不由冷笑一聲,不屑的說道。

很快,宋雨晴臉色蒼白,急匆匆的進入大廳之內,望著前方的宋忠林,顫抖的說道,“爺爺,你說知道靈兒的下落,她在哪裡啊?”

“雨晴啊,彆急,彆急,事情是這樣的,我們宋家最近遇到了一個難題,就是何家的項目,一直談不下來,要不,今晚,你跟何少爺談談?”

宋忠林滿臉微笑,慈祥的說道。

宋雨晴望著宋忠林那慈祥的麵容,內心的怒火不由燃燒起來,自己的女兒都丟了,自己的爺爺竟然提出過分的要求。

她大聲的說道,“何少爺是出了名的好色,爺爺,你這是什麼意思?我都已經離開了宋家,你還有繼續把我往火坑裡麵推?”

“什麼叫往火坑裡麵推?話這麼難聽乾嘛?你們這叫各取所需,隻要你能討得何少歡心,宋家就有你一席之地,何樂而不為呢?”

宋德光不由微笑的說道。

“各取所需?我宋雨晴就算是餓死,也不會**到出賣自己的身體,你們宋家不要臉,我宋雨晴還要!”

宋雨晴內心怒火燃燒著,不由怒吼道。

“宋雨晴,你還要臉?你要是要臉,你能跟那個從橋洞撿回來的乞丐結婚,還生了個野種出來,我們宋家都跟著丟臉!”

宋浩不由大聲的罵道。

宋雨晴聽到了宋浩這話,氣得渾身哆嗦,她早就看透了宋家人的**,甚至都懶得跟他們辯駁,她直接起身,就準備離開。

而宋忠林不由冰冷的說道,“雨晴,你不想要自己的女兒了嗎?萬一她被壞人拐走了,賣到山裡麵,或者被人打斷了雙腿,跪在地麵上乞討,你就這麼忍心看到這樣的畫麵?”

“不,不......”

宋雨晴整個神經都被**到了,靈兒可是她的心頭肉,可是她的全部,她寧願自己死了,也不願意靈兒出一點事。

“隻要你答應,以我宋忠林的能力,一刻鐘之內,我讓你看到你的女兒,如果不願意,你不會再見到自己的女兒!”

宋忠林的臉色平靜無比,冷冷的說道。

而宋雨晴聽到了宋忠林的話,五年來的憤怒與委屈,都在這一刻爆發出來了。

“爺爺,我是你的親孫女,我從來就冇有想過,要跟宋浩爭奪家產!”

“可是你呢?逼我嫁給葉天,又給他下藥,為了毀掉我,你,都乾了什麼?”

“好,這一切我認了,我滾,我滾出宋家行了吧,可是為什麼,你們還這麼對我,靈兒是我的命啊!”

這一刻,宋雨晴已經到崩潰邊緣了!

“因為這就是你的命,你認命吧!”

宋忠林不為所動,冷冷的說道。

五年來,宋雨晴以為自己已經足夠堅強,麵對那些嘲諷,辱罵,她可以視而不見,她一個人把靈兒撫養長大,她以為可以麵對一切,不需要人來保護!

可是現在,宋雨晴才明白自己是多麼無助,多麼可悲,她多麼需要一個人站出來,為她遮風擋雨!

可是就連她父母都因為她生下靈兒,放棄了她,還有誰能幫她?

葉天嗎?

就連宋雨晴自己都覺得可笑!

一想到自己女兒那恐怖的未來,宋雨晴絕望的道,“我同意!”

葉靈就是她的全部,她活下來的希望,如果她女兒出事了,她也不活了。

而宋家的人不由的一陣激動,宋忠林剛剛準備說什麼!

砰!

一聲巨響傳來,宋忠林所住的彆院,被一腳踹開,緊接著,葉天憤怒而冰冷的聲音傳來,“我不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