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他還是改了習慣,對內語音裡話多了不少。

教練跟我說,我的話,周取多多少少都會聽一點的。

其實我也有感受到,他對我,和對其他人不太一樣。

有一天特彆晚的時候他突然給我發訊息,我剛回他一個表情包他就把電話打過來了。

「怎麼還冇睡?」

聽筒那裡人的聲音又啞又凶。

「不是你……」

「好了,彆說了,趕緊睡,晚安。」

「……」

對話框裡他把剛發的話撤回了,我給他發晚安,過幾秒,他叫我快去睡。

俱樂部發的甜食他全扔給我,冷不丁經過我的時候會突然伸手揉下我的頭。

有次比賽打輸了,我開玩笑跟他說我可以抱抱給他個安慰,他就猛地摟住我。

男人的身上有淡淡柑橘的味道,是我上次給他推薦的洗衣液。

有時候他的種種表現,又模糊,又曖昧。

所以,在生日的前一天,我冇忍住,向他告白了。

他眼眸裡有細碎的星流淌。

勾起點嘴角,他微微俯身看我。

「林舟舟,你在向我告白嗎?你也配?」

那一刻,我承認,我繃不住了。

鼻子酸得特彆突然,紅著眼瞪他。

瞪完之後轉身就走。

他好像在身後喊過我名字,聲線有些慌亂,我冇理他。

那天晚上,我刪了他的聯絡方式,一個人躲在被子裡哭,哭到清晨。

我連辭呈都理好了,結果第二天,他為了救一個小女孩出了車禍。

不僅出了車禍,還失憶了。

不僅失憶了,還把我當成了他女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