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停在濮家彆墅外的黑色轎車上,楚帆拉開車門進去,“房間裡有監控,全都拆了。”

男人冷笑,抬眼看對麵金碧輝煌的彆墅,咬了咬牙:“濮家......”

他記下了。

車子隨即開走。

濮月是被凍醒的。

她驚醒過來後才發現,自己居然就穿著睡衣睡在後花園裡,全身的骨頭都在痛,尤其是......

這時,宴會已經結束了。

濮勝平氣憤難消,“人呢?把她給我找出來!看我不打死她!”

張翠翠在一邊直勸,“你這是做什麼?小月又不是故意的,年輕人嘛,難免會有點小性子,哪像我們家小芸,不論你說什麼都隻會乖乖聽話,這種性子出去還不得讓人欺負死啊!”

“哼!她要是有小芸半點聽話,我就燒高香了!”

濮勝平特彆要麵子,把這張臉看得比什麼都要重。本來外麵都在傳他是借老婆發家的,他怎麼能氣得過?

濮月是他與前妻的女兒,濮家的宴會她不出席,態度足以說明一切,這不是公開打他的臉嘛!

“你啊,待會跟孩子要好好說,不要動不動就發火。”張翠翠這邊勸著,扭頭就朝女兒遞了個眼色。

嚴芸點頭,馬上過來攙扶著濮勝平,小聲說:“姐姐應該在房間裡,我看到她進去後就一直冇出來。”

“我倒要看看!她是多大的架子!”

濮勝平甩開母女倆就快步上樓。

“臭丫頭!開門!”

他在外麵使勁砸門,裡麵完全冇反應。

“老公,彆把門敲壞了嘛,這裡有鑰匙~”

張翠翠把早就準備好的鑰匙遞過去,濮勝平接過來趕緊將門打開。

在他身後,嚴芸已經悄悄打開了手機攝像......

“哎喲這孩子是不是還在睡懶覺啊?”張翠翠徑直就的推開臥室的門。

床上空無一人。

張翠翠一驚,怎麼會冇人呢?

門窗都已經被鎖死,這不可能!

浴室傳來嘩嘩的水聲。

她二話不說就直接推開門,“原來你們在這裡......”

“啊!”

裡麵傳來尖叫。

濮月站在蓮蓬頭下麵,慌得趕緊扯過浴巾圍住自己。

“怎麼了?”濮勝平追過來,趕緊閉上眼睛:“哎喲!你洗澡怎麼也不說一聲啊?”

濮月頓時冷笑:“是啊,我在洗澡,你們怎麼進來了?不知道的還以為這是來捉姦的呢!”

張翠翠一驚,“怎麼會呢?”

說是這樣說,眼睛還是四處看。

但浴室就這麼大,有冇有藏人一目瞭然。

張翠翠扭頭看女兒,嚴芸還在臥室裡到處檢視,裝作不經意地打開衣櫃,或者看看床下。

濮月裹著浴巾赤腳站在浴室門口,看到母女二人的模樣,她冷笑:“難不成,真是來捉姦的?”

“哎喲,小月你可彆亂說啊!怎麼會呢?這不是擔心你會出意外嘛,纔會上來看一看。否則,你又怎麼會不參加自家舉辦的宴會呢?難不成,還是故意讓你爸爸丟麵子?”

濮勝平隨即也跟著瞪起眼睛,胸口那股火又蹭地冒出來。

濮月抿下唇,冷笑一聲,“所以,你們就一堆人衝進我房間,甚至,衝進浴室裡?”

張翠翠一時語塞,嚴芸小聲道:“姐姐,你還是說清楚得好,不要轉移話題......”

濮月突然扭頭看她:“這裡有你說話的份嗎?”

“我......”嚴芸委屈得馬上就要落淚。

張翠翠過來抱住女兒,“小芸,你跟著媽受委屈了......既然,這裡容不下我們母女,那我們還留在這乾嘛?我們走!”

“慢走不送。”

濮月這會全身都難受著呢,巴不得他們趕緊消失。

張翠翠扭頭就找濮勝平哭訴,濮勝平不勝其煩,隻想息事寧人,“快給你媽道歉。”

“我媽?嗬嗬,我媽早死了!”濮月盯著他,一字一句:“被你們這對狗男女給逼死了!”

啪——

一記耳光狠狠打在她臉上。

“好啊!我就知道你今天是故意觸我黴頭的!”

濮月猛地抬起頭,“是又怎麼樣?我就是想讓所有人都知道,是你們逼死我媽,霸占了她的家業!”

“你......你給我滾!現在就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