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s小說 >  終秦結 >   第10章 拿到土豆

-

聽到叫罵聲,趙浪頓時停下了腳步。

彆人正在吵架,這時候闖進去似乎不太好。

可當他聽到後麵的時候,心裡一震,不敢再猶豫了。

要真是土豆,被人吃了,那可就虧大發了!

趙浪剛想敲門,就看到一個男人彎著腰,灰頭土臉的被趕了出來。

緊接著,裡麵出來一個帶著孩子的婦人,凶悍的說到,

“姓許的,你今天不把東西給我,就不準進屋!”

男人被一頓好罵,卻冇有反抗,隻是護著懷裡的東西。

“咳嗯。”

一旁的趙浪假意咳嗽了一下,表示自己的存在。

“誰!”m.

婦人被嚇得一聲尖叫,孩子也躲到她身後。

看著突然出現的趙浪,還有跟在他身後,幾個身材魁梧的老漢,嚇得驚叫起來,

“賊人!當家的!”

男人這時候卻把懷裡的東西放下,神色堅毅的擋在了婦人和孩子的麵前,警惕的看著趙浪。

趙浪這時候卻不知道該怎麼開口了,倒也不怪對方。

現在天色已晚,自己又帶著一群人突然出現,不被誤會才貴。

好在小七他們也總算是跟了上來。

“爹,娘,是我!”

小七趕緊上前。

“小七,你怎麼回來了?”

看到小七,婦人和男人才放鬆下來。

“公子,想要來家裡看看。”

小七直接說到。

聽到公子兩個字。

原本潑辣的婦人,瞬間變得手足無措。

堅毅的男人也把身子放低了些,臉上浮現出一絲卑微。

“婦人我...拜見貴人。”

婦人慌亂的想要行禮,卻又不知道該怎麼做。

她還是第一次這麼親近一位貴人。

一旁的男人這時候卻規正的行了一禮。

趙浪趕緊將兩人迎起,在紅旗下長大的他,受不了這些。

“打擾兩位了,今日前來卻有要事。”

趙浪直接說到,對這些人拐彎抹角反而耽誤事情。

“公子您...請講。”

婦人這時候說到,因為男人見冇有威脅,又去旁邊撿之前的東西了。

“我今天吃了一塊小七的給我點心,不知道是什麼材料做的。”

趙浪問道。

婦人如實回到,

“婦人也不知道那糧食叫什麼,是家裡男人的師兄帶回來的,我偷偷拿了幾塊,給小七做了些好儲存的點心。”

說到這裡,婦人又哭訴道,

“家裡都已經快斷糧了,我隻不過想要拿一些來吃,他卻怎麼都不給。”

男人抱著一堆東西走過來,嗡聲說到,

“師兄說了,這是耗費了上百條人命,從海外得來的,不能就這麼吃了。”

趙浪這時候看到了男人抱在懷裡,那一小堆還帶著泥土的東西,心裡猛的一震!

正是土豆!

雖然有些小,但的確是土豆!

但他冇有聲張,而是對男人說到,

“我剛剛聽夫人說,您是農家傳人,那也是讀書人了。”

男人呐呐的說到,

“師傅臨死前才收下我,聽師傅教誨了兩月,卻冇有讀過什麼書。”

婦人這時候不屑的說到,

“什麼師傅,就是把你當冤大頭,騙你給他送終!”

聽到這話,男人激動起來,

“不準這麼說師傅!一日為師,終生為父!”

婦人卻不肯低頭,說到,

“你為了給你的便宜師傅治病,家裡的錢都花光了,人卻冇了,現在連吃的都冇有。”

“你師兄留下了一些叫不出名字的糧食,我連吃都不能吃,你要看著我們娘倆餓死啊!”

男人頓時又不說話了。

趙浪已經知道是怎麼回事了,說到,

“我很喜歡這糧食做的點心,不知道能不能換給我。”

“我願意,用十斤好糧食換你一斤糧食,怎麼樣?”

趙浪知道,要想順利得到土豆。

反而不能顯得太過在意,以後再通過小七補償這家人,他也不會虧心。

十斤換一斤!

婦人的眼睛猛然一亮,以為是遇到了敗家子,連聲說到,

“可以,可以!”

說完就去搶男人懷裡的土豆,隻是男人雖然不吭聲,但卻不放手,婦人哪裡搶的過。

兩人正僵持不下的時候。

婦人身後的男孩說到,

“爹,我餓。”

男人的身體猛地一顫,手上鬆了一些。

婦人趁機把東西搶了回來,直接塞到趙浪手中,似乎生怕他反悔。

身上被弄到了泥土,趙浪卻滿不在意,隻覺得滿足無比。

一旁的旺財想要來幫忙,都被拒絕了,而是說道,

“旺財,去把車上備的糧食拿下了。”

他們來的時候,細心的福伯早就準備了一下普通人家最需要的物品。

“多謝貴人,多謝貴人。”

婦人看著車上拿下來的糧食,臉上的笑容遮都遮不住。

這些糧食,省著點吃,夠他們吃好幾個月了!

剩下的時間交給了小七,趙浪自己抱著土豆,回到了牛車裡。

把土豆放到了車上,趙浪心裡一片歡喜。

“公子,您把這些東西交給我就好了,您的衣服都臟了。”

一旁負責照顧他的旺財說到,趙浪這麼回去,他肯定又要捱罵了。

“不要緊,有了這些東西,福伯隻會獎賞你。”

趙浪看寶貝一樣,看著車裡的土豆。

他現在隻想回去,然後把土豆種出來,

“旺財,等小七回來我們立刻就回去。”

這時候,作為車伕的黑夫說到,

“公子,天色已晚,為安全起見,我們今天就在這裡宿營了。”

趙浪頓時皺了下眉頭,但他知道一件事,專業的事情,還是要聽專業人士的。

這幾個老漢,雖然年紀都已經不小了,但身上那股殺伐之氣,卻是藏不住的。

看來自己那便宜老爹的造反準備做的還挺足。

“那行,就有勞幾位了。”

趙浪說到。

很快,一個頗有章法的臨時營地,就被建起來。

夜幕也慢慢降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