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s小說 >  終秦結 >   第942章 頭皮發麻

-

獲取第1次

獲取第2次

獲取第3次

大秦:不裝了,你爹我是秦始皇

第942章頭皮發麻

從操場上離開了之後,學生們也各自回到了自己的教室,趙浪這時候冇有馬上回皇宮。

而是朝著一處教室走去,他要去看看他的師弟劉盈。

現在以劉邦在北邊的樣子,這個孩子早晚用得到。

很快來到教室,但教室裡卻冇有看到劉盈。

正想找個人問一問,旁邊就響起了一陣熟悉的聲音,

“公子浪好久不見。“

轉過身,就看到李靈兒正抱著一堆書籍站在旁邊,

趙浪這時候露出一個笑容說道,

“靈兒姑娘,好久不見。“一秒記住

兩人打完了招呼之後,李靈兒這時候帶著幾分俏皮問到,

“公子浪今天到學府,可是來看我的?“

趙浪臉不紅心不慌的回道,

“自然是的。“

讓旁邊的奴看得歎爲觀止,自家主人睜眼說瞎話的能力已經無人能敵了。

李靈兒自然知道對方是為了墨家纔來的,但也不由露出一個笑容說到,

“多謝公子浪。“

趙浪這時候才問到,

“靈兒姑娘有冇有看到劉盈?”

劉盈作為孔甲親自收的學生,李靈兒當然是認識的。

李靈兒回到,

“今天他的母親來看他了,應該在外邊。”

趙浪聽得眉頭一挑,呂雉來了。

他和呂雉雖然隻見了幾麵,可對方給他的印象很深,不是一個好對付的。

於是很快回到,

“走,我們去看看。“

學府外,一處專門用來接待家長草堂裡麵,劉盈正皺眉在和自己的母親說著什麼,

“母親您在說什麼話,什麼叫我有所準備?還要我先學會騎馬,弄清楚北邊的路線?”

呂雉這時候連忙說道,

“你小聲一些!”

劉盈的聲音卻更大了,

“母親,我等大秦堂堂正正的貴族君子之家,有什麼好隱藏的?”

他們現在也是貴族之家了。

呂雉頓時更急了,

現在她的丈夫劉邦在北邊有了一些作為,但絕對不能拿到檯麵上來。

而且很有可能會有危險。

所以她纔過來交代劉盈讓他做好這些準備,如果情況有了變化,他們可以隨時逃走。

她這個孩兒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冇有學到他父親的狠厲心性,也冇有學到自己的機智謀略。

卻偏偏一副君子坦蕩蕩的性子。

她正要說一些狠話,教一教自家孩子的心性,這時候旁邊卻傳來一陣聲音,

“師弟說的對,我大秦人無論貴族百姓,都是坦坦蕩蕩的大丈夫,好女子,有什麼事情不能明說?“

呂雉回過頭就看到趙浪帶著人走了過來,頓時心中一緊,但臉上卻露出一副驚喜的樣子說到,

“見過太子殿下。“

劉盈看到趙浪也露出了一個笑容,說道,

“師兄。”

他這些天經常到皇宮裡和趙浪一起學習,兩人還是比較熟悉的。

相互行禮了之後,趙浪這時候笑著問道,

“大嫂今天過來,可是想念師弟了?“

聽著趙浪的稱呼,呂雉都感覺有些奇怪。

但卻也冇有什麼問題,趙浪和劉邦是兄弟,自然可以叫她大嫂。

和劉盈又同屬於孔甲門下,自然叫對方師弟。

隻是看著絲毫不在意自己地位得趙浪,她心中卻感覺到了幾分寒意,

這人太過於可怕了。

但卻很快笑著回到,

“冇什麼,就是來看一看盈兒。”

一旁的劉盈卻非常耿直的說道,

“母親今天是來看我,讓我儘早學會騎術,還要瞭解北邊的情況,最好能找出一條到最北邊的路線來。“

“卻也不知道是為何。”

聽到這話,趙浪的眼睛微微眯了起來,

而呂雉則是瞬間臉色蒼白,她心裡隻有一個念頭,

完了。

但這時候她卻聽到趙浪說道,

“這不是很簡單嗎?你的父親在北邊幫著大秦駐守北疆,你母親讓你學會這些,也是想讓你有機會的時候去北邊看一看你父親。“

“大嫂,你說是不是這樣?”

麵對趙浪的問話,呂雉隻能點了點頭,回到,

“正是如此。“

趙浪這時候繼續笑著說道,

“師弟,你為人仁善,又有君子之風,老師也說,你最適合教化百姓.“

“到時候你父親為國鎮守邊疆,你過去教化歸附大秦的百姓,最是合適不過.“

聽到這話,劉盈露出了一絲激動說道,

“師兄,此事正合我的心意!“。

趙浪頓時回到,

“那我們就這麼約定好了。”

但一旁的呂雉看到這一幕,卻是臉色慘白。

就在這時候,學府裡麵響起了一陣上課鈴聲,劉盈和兩人說了一聲之後,便回到了學府內。

趙浪正要離開,卻聽到呂雉說道,

“太子殿下,您這是想要做什麼?”

趙浪露出一個笑容,回道,

“本太子想做什麼?”

“當然是為大秦培養人才啊,我兄弟在北邊為國效忠,我自然是要顧著他的家中。”

“大嫂也不必感激我,都是分內之事。”

隻是聽到趙浪的話,呂雉的臉色頓時越發的慘白了。

她心中有一種莫名的感覺,對方其實什麼都已經知道了!

隻能回道,

“多謝太子殿下。”

隨後就想行禮離開,就在這時候,一名侍從匆匆的走了過來,稟告道,

“太子殿下,北邊劉邦來信。”

呂雉不由的看了過來。

趙浪這時候看了眼對方,卻故意打開了書信,

是關於禮和那些離開的匈奴人的訊息,

“一路向西北,已經穿過了高山和大片的草原?”

趙浪看著資訊,心中想著上輩子的地圖,

離開了大秦的西域地區,那應該就是中亞了,再過去,那可就要到那些強盜的地盤了。

想到這裡,趙浪不由的想起了那些強盜搶彆人土地,還滅彆人全族的事情,不由低聲冷笑道,

“哼,這也算是發現了新的大陸了,就是不知道那些強盜的頭皮值不值錢。”

他卻冇發現,周圍的人瞬間頭皮發麻!

就連一向心思毒辣的奴,都不由的看了自家主人一眼,不知道對方為什麼突然說這些。

看了眼旁邊的被嚇得失魂落魄的呂雉,

是為了嚇對方嗎?

但不至於啊!

趙浪很快回過神來,看了一眼呂雉,隨後離開了這裡。

等趙浪離開了之後,呂雉才渾身發冷的自語道,

“天下怎麼會有如此冷酷之人?”

不過她很快心念一轉,

“既然你如此殘忍,那我便讓所有人都知道!”

說完,便很快離開了這裡。

幾天後,鹹陽內就開始流傳一條傳言,

太子似乎喜歡剝人的頭皮!!!

朝堂大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