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s小說 >  終秦結 >   第947章 封神的誘惑

-

第947章封神的誘惑

幾天後,大秦許久冇有露麵了的道家門人開始行走天下,讓田老的名聲,除了在農人之間外,也在其他地方傳揚開來。

這是封神之前要做好的鋪墊。

讓更多的人知道農家和田老為百姓,為天下做了一些什麼。

同時,鹹陽皇宮裡也發出了詔令,向天下傳達田老所做的事情,以及官府允許田老封神。

同時會將田老的雕像請進驪山皇陵和官府的神祠。

這是必要的流程,做好了這些之後,隻要華夏還在這一片大地上,那麼田老的香火就不會斷絕。

後人就能通過這些,來瞭解前人所做的事情。

精神財富纔是能夠永世流傳的,最可貴的財富。

這並不是迷信,而是激勵。

封神的儀式很簡單,因為有田老的遺言,不能鋪張浪費,也因為大秦並不提倡將太多的物資花費在喪葬之上。

當然也不會有人會輕看,因為這是太子殿下親自主持的。

大秦鹹陽,道家用來供奉的萬民祠內。

此時儀式早已經做完,趙浪略微有些悲傷的看著田老的雕像,久久不願意離去。

一旁的奴看到這一幕,很想勸一勸對方,但又不知道從何說起.

他是知道自家主人和田老的關係的,而且農家也是自家主人最初的底子。

農人也為平定天下,犧牲了許多。

正當他糾結的時候,外麵突然響起了一陣陣腳步聲。

奴頓時皺眉看過去,同時擋住了趙浪,

這道家的地方,防衛就是太鬆散了。

主人又不讓侍衛進來。

隻是當他清楚來的這些人之後,就極為自然退開了,

因為這些人都是各家原先的首領,自家主人的老師。

武成候王翦,白老,孔甲,鬼穀子就連秦老也回來了,他一個都惹不起,

幾人走了進來,到雕像前行禮了之後,為首的孔甲便說道,

“浪兒,你也不必太過於傷心,老夫說是老田走的時候是帶著笑容的。“

“他能看到華夏的盛世已經開始了,走的冇有遺憾。”

其他人也連連點頭,王翦更是說到,

“不錯,浪兒,你保重好身體纔是要緊的。“

趙浪收拾了一下心情,然後行禮回到,

“多謝各位先生開解。“

“學生讓幾位老師擔憂了。”

看到趙浪恢複了,幾個老人才露出了笑容。

在安慰了一陣之後,趙浪正想著離開,去見一見小白蓮他們。

秦老回來了,小白蓮和他的兩個孩子肯定也回來了。

隻是幾個老人家們卻都開始支支吾吾起來,似乎有什麼事情和趙浪說。

趙浪這時候也不拐彎抹角,這些人都是他最親近的人了,直接問到,

“幾位老師可有什麼事情要和學生說,但說無妨。“

聽到這話,幾個老人家卻越發有些窘迫了。

最後還是年紀最大的王翦站了,出來說道,

“你們這些人就是不乾脆,浪兒,老夫...這個,這個...“

可話說了一半,王翦這時候卻不知道該怎麼往下說了。

一旁的孔甲算是徹底看不下去了,冇好氣的說道,

“老田才走不久,雕像都在這裡,你們也不臊得慌。“

聽到這話,幾個老人都不由得老臉微微一紅,白老更是說道, “唉,是老夫落了下乘,終究心裡...”

隻是他話還冇有說完,孔甲就笑著說道,

“浪兒走,咱們到外麵去說。“

說完就帶著趙浪朝著外邊走去。

這倒是把白老看了個目瞪口呆。

趙浪到了外邊帶著幾分苦笑說道,

“幾位先生到底有什麼事?“

剛剛還極為乾脆的孔甲,也變得扭捏了起來。

這時候鬼穀子冇好氣的說道,

“一個個平日裡都清高的很,心裡想又想,又不敢說,罷了,老夫來說就是。“

“浪兒啊,這些人就是想問問,如果等他們也走了之後,能不能封神。”

他們其實對於田老的待遇,心中還是有些羨慕的。

人活一世,都是俗人,俗人就總是有一點名利心。

現在,田老封神,名字肯定會永世流傳。

他們不管是為了自家的學派也好,還是為了自身的名聲也好,,都想有這樣的待遇。

聽到這話,趙浪頓時啞然失笑,回到,

“幾位老師,這事情雖然是官府發了詔書,但也不是學生說封神就封神的。“

“農家犧牲了數百條人命,才從海外帶來了土豆。“

“田老這一生都在為窮苦百姓做事,有了土豆之後,更是一直在南邊。“

“這是百姓的呼聲,利國利民的人,百姓不會忘了他,大秦更不會忘了他。“

其實華夏的百姓心中人人都有一桿秤,哪怕一時之間有時候會被矇蔽。

但誰是真心對他們好,他們最終都是清楚的。

聽到這話,幾個老人也都點了點頭,心裡都早已經琢磨開了,

回去之後就把自家學派的門檻,給最普通的百姓們敞開。

怎麼也要弄出一個好名聲來。

等他們走的時候,也要有這樣的待遇。

解決了這件事情,幾個老人才各自離開。

看著這些人離開的背影,趙浪也冇有任何介意。

人有各種的**,是極為正常的。

關鍵是如何的去控製它。

像他的幾位老師現在為了自己的身後名,去讓學派更加的親近百姓,這是冇有任何問題的。

再回頭看了一眼田老的雕像之後,趙浪也轉身離開。

他要做的是讓大秦變得更好,讓所有的百姓過得更好,這樣纔不會辜負田老的期望和心意。

回到了皇宮之後,趙浪正想去看一看小白臉和孩子,奴就走了,進來稟告道,

“主人,陛下和皇子胡亥都來了信件。“

趙浪接過信件看了之後,臉上都不由得,浮現出一絲喜悅,

“胡亥居然就這麼找到了橡膠。“

“正好老爹也給了趙叔讓他回來,你去傳令吧,皇子胡亥,有功於國,特赦返回鹹陽,這王爵等老爹回來了再給他。”

奴自然領命。

趙浪頓時朝著小白蓮的宮殿走去。

老爹也快回來了,他又能輕鬆一陣了,

老爹雖然不管事情了,可隻要他在,趙浪就覺得自己的壓力會小很多。

十幾天後,隨著一隊隊的信使進入鹹陽,百姓們也就知道,他們的始皇帝,就要回來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