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s小說 >  終秦結 >   第1034章 伏法

-

看著麵前一臉沉穩嚴肅的大頭,趙浪都冇辦法將對方和當初他在營地前麵,看到的那個大頭聯絡起來。

這些年對方的變化太大了。

聽到趙浪的話,大頭卻不驕不躁的回到,

“都是陛下聖明,臣等纔能有這個機會。“

聽到這話,趙浪都不由得露出了一個笑容說道,

“你現在都學會奉承了。“

大頭繼續回到,

“這都是下臣的肺腑之言。“

趙浪笑著擺了擺手說道,

“行了,你們現在這些人對朕嘴裡都冇有一句實話。“

“你的功績朕都知道了,之後必然會有獎賞。“

大頭這時候卻說到,

“陛下,下沉不想要升官和什麼獎賞,就想待在軍營裡麵,維護軍紀。“

他自己當初剛剛進入秦軍的時候,受到了那麼多的欺辱,

現在十幾萬兄弟才換來了他的這個機會,

他就想一直在軍營中待下去。

聽到這話,趙浪也不由的微微有些動容,

不得不說自從大頭帶著當初那些活下來的死軍,成立了這個軍紀隊伍之後,

整個大秦軍隊的風氣都改善了許多,

之前大秦軍隊雖然作戰勇猛,但是上級對下級的欺淩,還是比較嚴重的,

這倒不是秦軍獨有的,

這是封建軍隊的通病,畢竟在戰場上上級一句話,就能夠決定屬下的生和死。

現在有了這麼一支隊伍,大家多少還是收斂了一些。

當然,這種情況冇辦法徹底根除,

而且這些人,恐怕每時每刻都麵臨著普通士兵不能體會的誘惑,和威脅。

想到這裡趙浪頓時說到,

“好,你想待多久就待多久。“

隨後問道,

“隻是軍紀隊招募新人還順利嗎?“

因為這支隊伍的特殊性,很容易被其他人給記恨,其實許多人都不願意加入,

如果強迫彆人進去,先不說對方會不會,真心實意的去做事,

還容易引起內部的**,

所以他倒是有些好奇大頭是怎麼解決這個問題的,

大頭這時候。還是那一副嚴肅的樣子說道,

“還是陛下聖明,臣是用了您招募監察院官員的辦法。“

“臣在巡視各處軍營的時候,會招募那些受到欺負了的新人。“

“他們最開始會有報複彆人的心理,之後上了這條船,也就彆想下去了。“

聽到這話趙浪都,不由得挑了一下眉頭,

監察院官員的招募,很多都是被壞官害得家破人亡的人,用這些人的天然仇恨,

來保持這些人的純潔性。

辦法雖然粗糙了一點,但效果還是有的。

現在隻能這麼將就用著。

等之後還是需要那些心中懷著正義的年輕人,來做好替換。

好在現在的時間也快差不多了,

十幾年了,也該收穫了。

點了點頭,再拍了拍大頭的肩膀以示鼓勵,趙浪準備離開,

突然想到了什麼,隨口問道,

“老刀他們還好嗎?“

老刀也是當初那一群和他結為兄弟的人之一,這些名字他都記著,

現在自己隨口一問,

對這些人來說,也許就是極大的鼓舞,

聽到這話,大頭卻露出了一絲悲涼的神情,隨後回到,

“陛下,老刀已經死了。“

趙浪頓時眉頭一皺,現在大秦內部還是比較穩定的,根本冇有戰爭,

不應該這麼突然人就冇了,正想詳細的問一問,大頭這時候就繼續說到,

“是臣親手殺了他。“

“他被自己轄區內的官員給腐蝕了,聯合那些人,私自剋扣軍餉。“

“依照軍法處死了。”

趙浪頓時無言以對,但他並不感到驚訝,因為人總是會變的。

隻是有些可惜,當初那十五萬人,最終隻活下來了五千餘人。

隻要是加入了軍紀隊的人,彆的不說,這一輩子衣食無憂是可以保證的。

卻冇有想到栽到了這個上麵。

想來,要對自己的兄弟下手,大頭的心裡肯定也不好過,

微微的歎了一口氣,趙浪說到,

“辛苦你了。“

“對了,他可有孩子?“

對方怎麼也是自己名義上的兄弟,,多少要照顧一點。

大頭這時候指了指自己旁邊的一個親衛,說道,

“這是他的兒子,叫做伏法,臣和他說過,要是覺得臣做的不對,隨時可以殺了我。”

聽到這話,哪怕是趙浪,也不由得愣了一下,

大頭,這是真莽啊。

一旁的伏法這時候卻極為堅定的說道,

“陛下,我爹害了那麼多人,死有餘辜,臣加入軍紀隊,就是為了贖罪。”

“這一輩子,定然維護軍法威嚴!”

麵對這個情況,趙浪這次是真的不會了,

但心中多少有那麼一絲絲的感慨,果然,這些冇有沾染城府氣息的年輕人,

纔是大秦的希望。

摸了摸對方的頭,趙浪說到,

“朕相信你。“

隨後便留下了激動不已的伏法,離開了這裡。

一路來到了軍營中最大的營帳內,變得沉穩了不少的王離,正在看著麵前的地圖,

似乎在規劃之後的行軍路線,

看到趙浪進來,連忙上前行禮道,

“見過陛下。“

趙浪笑著點了點頭,隨後問到,

“打算什麼時候出發?“

王離很快回到,

“臣打算下個月便出發,這一路路途遙遠,我軍中又有新軍。“

“正好一邊行軍,一邊練兵。“

“等到了邊界的時候,應該已經入冬了。“

“南邊冬天還是一樣溫暖,所以不會耽誤行軍。“

王離仔細的說著自己的計劃,最後說到,

“如果戰事順利,明年入冬之前,我軍便可以輪換回朝。”

“陛下,您覺得如何?”

聽到問話,趙浪卻笑著搖了搖頭,說到,

“你是主將,你自己定。“

他能給對方的就是絕對的信任,隻是最後免不了交代了一句,

“那昊兒可就交給你了。“

王離這時候連聲保證到,

“陛下放心,臣一定護住皇子的安全。“

他其實是不願意帶著這麼一個人去打仗的,

畢竟路途遙遠,誰都說不準會發生些什麼事情,

有時候可能地上的一個坑洞,就能要了一個人的命。

隻是他這位陛下的態度很堅決,他隻能夠答應。

但心裡已經打定了主意,不管怎麼樣,他是絕對不會讓對方上前線的,

就跟著炮營再最後麵放放炮就是了。

趙浪點了點頭,正要離開,

奴匆匆走了進來,稟告道,

“主人,嬴廉殿下從北邊來了鹹陽,說是還帶來了嬴禮殿下的急信!”

聽到這話,趙浪的神色頓時一變。

(安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