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s小說 >  終秦結 >   第1082章 就此彆過

-

很快張良便極為驚詫的問道:

“漢王,你在說什麼?”

他真想讓對方聽聽自己在說些什麼!

什麼叫做讓大秦得到對方,這他媽不就是投降嗎?

他們奮戰了這麼多年,現在對方居然說想要投降!他這如何能接受?

劉邦這時候極為淡然的說道:

“本王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張良,本王也知道你心中是放不下仇恨了,既然如此,你便輔佐本王的兒子劉恒,去更遠處吧。”

張良這時候又氣又急的問道:

“可漢王,這是為什麼?”

他想不通,剛剛對方還在說匈奴的老上單於不戰而降。

現在轉過眼,就要向對方投降,這叫他如何能想得通?

劉邦這時候露出了一個苦笑,指了指自己早已經白了的頭髮,說道:

“張良,本王已經老了。

如今的大漢,冇有了匈奴的協助,也不可能是大秦的對手。

為何要讓我漢家郎兒的性命,死在同為華夏人的大秦手中?”

他可也是土生土長的華夏人,他的血脈自然也是華夏的血脈。

這一點是毋庸置疑的。

所以既然毫無勝算,他也不想浪費自己人的性命。

張良既然無法放下仇恨,那就帶著他的兒子,去更遠的地方打下一片天地來。

用空間換時間,百年之後再來和大秦一較高下。

反正這天下如此之大,大秦如今絕對掌控不過來。

張良這時候,已經知道劉邦心意已決,有些頹然的問道:

“那漢王準備如何和大漢的百姓們交代?”

自己的君王投降,對大漢這種在強權之下建立的國家,具有毀滅性的影響。

劉邦這時候露出了一個狡黠的笑容說道:

“誰說本王要投降了?

本王不過是接受大秦皇帝的封賞,然後衣錦還鄉而已。”

聽到這話,張良都不由得愣了一下,皇帝的名頭自然是大過王者的。

這麼一來的話,就變相承認,大漢是大秦的附屬王國。

雙方成了一體,對大漢的百姓們來說,是自己找到了一個強大的靠山,不會有太大的抗拒。

不管怎麼說,劉邦的這個主意的確不錯。

想到這裡,張良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說道:

“既然如此,在下即刻就帶王子劉恒,離開這裡。

開春之後,大漢將會向更西邊擴張。

漢王,就此彆過了。”

說完,張良彎腰行禮。

劉邦看著麵前這個也已經兩鬢斑白,跟著自己闖蕩了一生的張良,心中也是極為複雜。

如果不是對方,自己也不會有今天。

其中的功過是非,實在難以評說,他心中也早已經放下了。

於是站起了身,雙手握住了張良,聲音之間也不由帶著幾分嘶啞說道:

“本王得張良,如魚得水。”

這是他當初和張良相遇的時候,為了拉攏對方所說的話。

聽到這話,張良也不由得渾身顫抖了一下,眼睛也慢慢泛紅,

“張良必定輔佐皇子劉恒成為一代明君!”

聽到這話,劉邦露出了一個滿意的笑容,拍了拍對方的肩膀說道:

“去吧。”

張良頓時不再猶豫,直接轉身離開,他還有很多事情要準備。

看著張良離開的背影,劉邦的笑容慢慢平靜下來,隨後眼中閃過一絲精光,很快喊道:

“讓樊噲來見我。”

他現在當然相信對方,但之後的事情誰能說得準?

他必須要留一個人看著對方,不講理的樊噲就是最佳的人選。

很快極為精壯的樊噲便來到了宮殿內。

劉邦很快將事情交代完畢,樊噲隻是有些捨不得對方,但還是極為乾脆的點頭。

他們兄弟之間不必說那麼多。

“大哥,你回去之後,可要幫我宣揚一下名氣。”

樊噲這時候說道。

劉邦露出一個笑容,回道:

“你就放心吧。”

兩人也就此彆過。

安排好了這些之後,劉邦有些遺憾的看一下大楚的方向,他還有一個女兒在那裡,這一輩子,可能是見不到了。

好在他已經傳信,既然已經不再和大秦開戰,那麼結親也就不是一個必然的選項了。

他也答應過對方,可以自行選擇喜歡的人,倒也不算食言。

很快,劉邦便收回了自己的目光,隨後吩咐道:

“等雪融化,便派人去大秦,就說本王請大秦皇帝封賞。”

他要回去了。

此時,大楚靠西邊的邊境城池道路外麵,這裡比較靠北邊,還是有一些積雪。

一支車隊正在緩緩前行,其中一座車架裡麵,晁錯正神色複雜的對一旁的趙昊說道:

“趙兄,我們要是再不離開,就要到大楚國的邊境了。”

他們已經跟著車隊,走了快兩個月了,從大楚國的腹地,一路到了西邊邊境。

而他們原本的計劃,是在這個路上,直接離開的。

但趙昊這時候卻搖了搖頭說道:

“晁兄,此事不能著急,這車隊裡麵有人專門看著我們,我們如果強行離開,恐怕活不到明天。”

趙昊這時候也不得不承認,自己還是有些失算了。

冇有想到,當初那個以勇武聞名的楚霸王,如今的心機也如此厲害。

雖然相信了自己的身份,但居然還派人一路跟著自己,他們冇有機會離開。

一旁的周亞夫倒是帶著幾分無所謂說道:

“其實到這裡來也不錯,這一路上咱們可記錄了不少大楚腹地的情況。

這裡連大秦商隊也很少到達,隻要回去這些就是極為珍貴的情報。”

一旁的晁錯還想說什麼,這時候車子外麵響起了一陣隨從的聲音,

“幾位公子,我們已經到了休息的地方,我家少主人請您過去。”

趙昊頓時回道:

“知道了,我們這就過去。”

外麵的人離開了之後,晁錯頓時皺著眉頭說道:

“我們還要陪那小子,玩隱藏身份的遊戲多久?”

他們這一路,對方的種種行為,豬都知道他的身份了,但還要偏偏假裝不知道,實在是難受的緊。

趙昊這時候麵色微微有些古怪的說道:

“這個,有時候隱藏身份,可能也有些迫不得已。”

“我們再忍一忍就是,想必等到了邊境,他也不會再隱藏了。”

晁錯也隻能乾巴巴的回道:

“行吧。”

很快幾人便下了馬車,朝著項大龍的方向而去。

此時,項大龍正嘴角含笑的等著幾人,終於到了邊境了,他的身份也快要可以公佈了,這一路可憋死他了。

“哼哼,本王子一定要好好看看趙兄那驚訝的表情!”

項大龍不由得在心中想道。

(安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