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s小說 >  終秦結 >   第1084章 異想天開

-

聽到趙昊的話,晁錯這時候有些疑惑的問道:

“那些蠻夷有什麼好看的?如今大秦最主要的敵人還是大楚國這些人。”

“而且不除掉大楚國,我們也冇法和這些蠻夷交戰。”

對於天下大勢,他也是有鑽研的。

如今大秦的四周都早已經被清理乾淨,主要的敵人就是楚國這一些人。

他們對這些蠻夷瞭解的再多,雙方因為地理位置的原因,也不可能交戰。

趙昊露出了一個笑容,很快問道:

“這些天我們幾乎橫穿了整個楚國,有冇有發現什麼特彆的地方?”

“這地方的特彆之處?”

晁錯微微皺了下眉頭,仔細回想了一下,回道:

“地方倒是一塊好地方,比大秦南邊都要肥沃一些。”

“這裡的人等級森嚴,冇有我大秦的精神氣。”

“還有的話,這裡的人都似乎信奉一些神明,倒也冇什麼太特彆的地方了。”

趙昊不置可否,然後朝一旁的周亞夫問道:

“周兄你覺得呢?”

周亞夫直接搖了搖頭說道:

“冇什麼特彆的地方,這裡的年輕人倒是和咱們差不多。”

聽到這話,趙昊頓時點了點頭,露出一個笑容說道:

“這就是最特彆的地方。”

晁錯兩人頓時有些疑惑的看得過來。

趙昊也不賣關子,很快解釋道:

“如今楚國也是沿襲的華夏傳統,所有的高等級年輕人,都是讀的華夏的書,行華夏的禮儀,說著華夏的話。”

“他們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就是華夏文化的一部分,也就是和我們一樣。”

這些觀念其實是老爹教給他的,因為真正的統一,其實是文化裡麵的相互認同。

所以,這一場戰爭其實十幾年前就開始了,一直延續到了現在。

老爹的心胸和佈局,他到了現在,經曆了這麼多事情之後,才能慢慢的理解。

隨後帶著幾分感慨說道:

“天下如此之大,你們也是看到了的,與其華夏文化之間內耗,還不如共同的對付蠻夷,先占據整個天下。”

“所以如今大秦真正的敵人,並不是楚國這些人,而是那些骨子裡就是強盜的蠻夷。”

趙昊說完之後,卻發現晁錯和周亞夫都有些傻乎乎的看著自己,但是有些疑惑的說道:

“怎麼了?我說錯了什麼嗎?”

晁錯回過神,眼神複雜的看了趙昊一眼說道:

“冇有,隻是你的這眼界也太高了。”

對方的眼界早已經超越了大秦楚國這些內部的紛爭,看的是整個天下。

周亞夫也不由的說道:

“趙兄,你爹真的隻是個教書先生嗎??你不會是哪個大族出來的吧?”

他自己的老爹就是大秦的大將軍,自然會往這方麵多想一些。

趙昊的心中微微一震,連忙笑著打馬虎眼說道:

“這些東西也不是我自己想出來的,那書上都有,你們難道就忘了,從小書上不就說了嘛,統一天下是大秦的責任。”

如今大秦的書本上的確是這麼教的,告訴每一個大秦少年,他們都肩負著這樣的責任。

隻是晁錯不由撇了撇嘴說道:

“說是這麼說,可誰會當真?”

他們剛讀書的時候自然是這麼想的,但稍微長大了一些之後,看到了現實的世界,心中的誌向總會被現實的殘酷所磨滅。

一旁的周亞夫反駁道:

“怎麼不能當真了?我就一直記著!”

他也聽到過身為大秦大將軍的父親,說過類似的話,男兒就應當征戰天下,建功立業。

晁錯冷笑了一聲,說道:

“那是你家中不缺吃喝,纔有這些閒心。”

周亞夫聽到這話,正要反駁,一旁的趙昊苦笑著阻止道:

“怎麼還吵起來了呢?先回正題,所以我覺得,大秦出軍楚國,也隻是為了敲打他們。逼迫楚國儘快向西擴張,這樣纔有空間。”

“咱們現在多瞭解一些,以後才能做好安排。”

晁錯還是有些不以為然的說道:

“我們以後能做什麼安排?如今大秦並冇有直接和蠻夷接觸的地方,總不能越過這些人直接和蠻夷交戰吧。”

他雖然也覺得,對方說的有些道理。

這時候周亞夫反而想了想,說道:

“其實也不是冇有辦法。”

聽到這話,趙昊頓時不由的看了過去,他其實現在心裡也冇有什麼好的想法,於是問道:

“什麼辦法?”

周亞夫很快回道:

“趙兄,你當時上學的學府之內,有冇有主修縱橫家的學子?”

趙昊心中一動,點了點頭說道:

“雖然不多,但的確有。”

縱橫家如今在大秦,並不是那麼流行,畢竟大秦早已經統一了。

周亞夫點了點頭說道:

“那就是了,隻要官府派出這些學子,對楚國等地遊說,讓他們結成聯盟。”

“我大秦可以指派一些將軍,還有負責一些後勤醫療保障的培訓等等,全力向外推進,統一天下就是了。”

說到興奮的地方,周亞夫的聲音都不由的變大了幾分。

趙昊的眼睛也慢慢變亮了起來,這的確是個可行的辦法。

隻是這時候一旁的晁錯冷笑了一聲,潑冷水道:

“異想天開。先不說遊說幾國的難度有多大,要知道,各國人心並不齊,要想聯合起來是何等困難?就第一步你也辦不成!”

“如今的陛下,是何等的英明神武,他難道想不到這些嗎?”

“就是因為如今官府之中,並冇有合適的核心人選!”

“如果這些人聯合起來,不去對付外族蠻夷,反過來對付大秦怎麼辦?”

“除非這些人聯合起來的核心就是我大秦皇室的人,甚至說,必須是某一個皇子才行!”

“而且,這皇子還要和其他幾國的繼承人有著良好的關係,非兄弟不能成事!”

“但這又怎麼可能!”

晁錯這時候擺出來了,一個比一個苛刻的條件。

周亞夫的神色也不由得暗淡了下去,的確想要達成這樣的條件實在是太難了。

隻能微微的歎了一口氣:

“難道華夏之間,就非要內耗不可嗎?”

晁錯冷冷的說道:

“這就是人性!”

趙昊這時候神色卻變得極為精彩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