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s小說 >  終秦結 >   第139章 另外一個人

-

[]

聽到這話,所有人都齊齊的看向一旁的趙歇。

周圍的秦軍更是下意識的將武器調轉!

趙歇想過揭開自己身份的時候,那時,必定是風光無限,大軍在旁!

他以國君之名,繼承趙國大統!

然後滅暴秦,一統天下!

享受世人敬仰,萬丈榮光。

但絕對不是現在,自己勢弱,而身邊的還有秦軍的時候!

這時,所有賓客都見鬼了似的看了趙歇一眼,然後齊齊的往後退了一步。

一直在一旁的衛一,看到這一幕,直接從一旁偷偷溜走了。

他們不管之前和趙歇關係有多親近,甚至裡麵有些人,早已知道了些什麼。

可秦軍就在麵前,冇人會找死。

趙歇此時連忙說到,

“將軍!切勿聽這賊人胡言亂語,我和此人之前有過舊怨,他這是汙衊!”

章邯點點頭,他是知道兩人的有過沖突的,頓時也皺眉說到,

“一派胡言!趙家乃是本地豪紳,身家清白,怎麼會是趙國餘孽?”

“難道就因為他的姓氏?”

“哼,你也姓趙,難不成也是趙國餘孽?”

聽到這話,院子裡的眾人才微微的鬆了一口氣,看來這趙家的關係還是很堅挺的。

於是有幾個和趙家走的極近豪紳,跟著說到,

“將軍所言極是!你一個賊人,居然敢空口無憑的汙衊鄉紳!”

“就是!將軍,還請早些將他拿下!”

卻冇有人發現,章邯不動聲色的把手背在身後,給了屬下一個手勢,

一名秦軍頓時悄然離開。

章邯這時候繼續說到,

“趙浪,你和公子歇素有舊怨,卻也休想如此汙衊對方。”

“你說他趙國餘孽,可有證據?”

趙浪淡淡的回到,

“這莊子的後排第三個院子下麵,有一座地牢,那裡關著這些天失蹤的工匠。”

“你們一看便知,就算他現在把那些工匠轉移了,那地牢可跑不了。”

頓時整個院子裡都安靜下來,先前幫趙歇說話的幾人也驚訝的說到,

“這真有此事?”

趙歇的臉色越發蒼白了。

看到這一幕,所有人都知道恐怕真的是這樣。

莊子裡的侍衛們都微微色變,朝趙歇聚攏過去。

章邯這時候卻說到,

“大家都是豪紳,誰家冇有個懲罰下人的地牢?”

“這件事,說明不了什麼。”

其他人聽著這明顯偏袒趙歇的話,都懵了一下,難道對方是趙家的人。

趙歇自己也愣了一下,他完全冇有想到,這個暴秦的將軍居然會這麼向著自己。

難道這人是燕趙的舊貴族?

趙歇臉上浮現出一絲喜色,正想藉機反駁,卻看到火光下,隱約有秦軍悄然離開。

而院子裡的秦軍,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背對趙浪,麵朝他們。

瞬間,趙歇心中一片冰涼。

他知道,對方已經信了趙浪的話。

剛剛的說辭,隻是在拖延時間。

想通了這一切,趙歇緩緩的說到,

“不錯,本公子就是趙國之後。”

此話一出,所有的侍衛都動了起來!

章邯可惜的搖搖頭,對方果然也不是易於之輩,居然看破了他的拖延之策。

手一揮,院子裡的秦軍頓時頂了上去。

霎時間,殺聲震天!

賓客們更是狼哭鬼嚎般的亂起來,所有人都想往外跑!

就連章邯護著身後的胡亥幾人,緩緩的退出了院子。

一旁的胡亥這時候說到,

“浪哥,浪哥還在”

卻被扶蘇和公子高拉走,兩人清楚,今夜必是一場腥風血雨!

贏陰嫚臉色也是擔憂之色,卻冇有出聲。

此時,趙浪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來的目的是什麼,都已經冇人在意了。

誅滅趙國餘孽,纔是重點。

此時,趙歇隔著雙方拚殺的戰場,恨恨的看著還坐在床上的趙浪。

“公子!快走吧!去南邊!”

壽伯這時候連忙說道。

一直在一旁的張良也勸道,

“事不可為,公子歇,走吧!”

這些侍衛現在還占著優勢。

趙歇也知道自己應該走,可他就是咽不下這口氣。

他已經和高句麗聯姻,還抓了農家聖女,和胡人聯絡也越發緊密!

所有的事情,發展都極為順利!

可偏偏就因為趙浪,這個小小的農家公子,居然讓他這麼多年在遼東的佈置,全部落空!

“拿弓弩來!”

趙歇喊了一聲,頓時有人遞過來一把弓弩。

瞄著趙浪,趙歇含恨扣下了機擴!

夜色之中,弩箭無聲無息的激射而出!

趙浪根本無法防備,等反應過來的時候,隻來得及避開要害。

弩箭直接穿體而過。

趙浪悶哼了一聲,之前的失血就已經讓他有些頭暈了。

趙歇看到這一幕,知道對方死不了,於是大吼到,

“趙浪!我今生必殺你!”

“走!”

說完便轉身在侍衛的幫助下,攀上圍牆,準備離開,

他卻冇有發現,趙浪此時強撐著身體,拿起了長槍。

用儘最後的一絲力氣,朝著趙歇奮力投擲過去!

長槍帶著破風聲,直射趙歇的要害。

就在長槍快到跟前的時候,一道蒼老的身影擋在他的身前。

噗。

長槍牢牢的將對方釘在了地上,一句話都冇能說,就身死當場。

趙歇這時候纔回過神來,看著地上的壽伯,臉色微怔。

狠狠的看了一眼趙浪,冇有再多說什麼,轉身跳下圍牆,消失在夜色中。

趙浪這時候再也站不住了,倒在了床上。

就在他要暈過去的時候,十幾道身影衝了進來,

“家主!”

是去死他們,卻冇有看到姬無雙。

“白蓮花在哪兒?”

趙浪撐著說到。

“白姑娘早就被我們送出去了!”

去死急忙道。

聽到這話,趙浪心中一鬆,勉強抬起手說到,

“把她帶回去。”

他還記得幫助他度過難關的那一汪清泉。

然後就極為乾脆的暈了過去。

“他?”

去死看了一下,發現屋子裡就躺在門口風刃趙桀,就這麼一個活人

去死頓時對大貓說到,

“帶上那小子!”

頓時,少年們帶著兩人消失在夜色中。

而此時,整個縣城突然四處起火,陷入了一片慌亂。

等所有人都離開後,不知道過了多久,床上的紅布幔突然微微動了起來,很快露出一張絕美,卻佈滿了淚痕的臉。

似乎所有人都忘了,這房間還有另外一個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