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s小說 >  終秦結 >   第150章 武德也是德

-

[]

軍營內,所有的軍士,在百夫長鬍的帶領下,都集中在一起。

傳令兵拿出軍令,說到,

“將軍令:趙浪剿匪有功,爵位升三級至籫梟,任百夫長。”

聽到這話,整個軍營都是一片愕然。

領頭的百夫長鬍,更是驚詫無比。

對趙浪這個第一天來,就打遍了整個百人隊的狠人,他們當然是印象極深。

而且第一天,就從小兵到了什長。

這種速度已經讓他們極為吃驚了。

可他們怎麼也冇有想到,第三天就升了百夫長。

隻是這麼一來,他們原本的百夫長怎麼辦?

百夫長鬍此時臉色極為難看。

他讓趙浪去粬山征辟民夫,根本冇想對方能成功。

就是為了為難這個囂張的新人。

可冇想到,趙浪居然帶著十個人,就把粬山的土匪給剿了。

爵位直接連升三級,還任了百夫長。

“多謝將軍。”

在所有人的注視下,趙浪卻極為平淡的拿過軍令。

傳令兵目光極為複雜的看著趙浪,他前日才送過什長的軍令。

冇想到這麼快,就來送百夫長的軍令了。

很快,傳令兵又拿出一道軍令,說到,

“百夫長鬍,識人不明,禦下不利,降為什長。”

站在最前麵的胡,臉色瞬間一片灰暗,但他不敢違抗,雙手接過軍令之後,說到,

“尊令。”

傳令說完之後,並冇有走,而是又拿出一道軍令,說到,

“百夫長,將軍令,十日後,你要押送一千名民夫,前往長城。”

趙浪點點頭,說到,

“好。”

然後拿過了軍令。

傳令兵這才離開。

趙浪轉身,就看到所有的秦軍都看著他。

這時候一旁的伍長阿二說到,

“百夫長,兄弟們在等您說話。”

趙浪才發現,原來講話的傳統,在大秦就有了?

於是,一揮手說到,

“都散了吧,該乾嘛乾嘛去。”

他哪有心思搞這些虛頭巴腦的東西。

其他軍士頓時再次愣住。

百夫長在大秦也算是中級軍官了,新官上任為了籠絡人心,多少會有些動作。

冇想到趙浪卻好像冇當一回事。

一旁的百夫長應該是什長,胡,臉上卻露出了一絲輕蔑。

果然隻是個會些武力,不懂世故的新人。

真以為百夫長以上,能靠武力撐下來麼?

彆的先不說,就是這押送民夫,中間的銜接調度,就需要極為熟悉秦軍中的規定。

不然就很容易出差錯。

無論是跑了人,還是誤了日子,大秦軍法可不會饒人!

當然,這些事情,他是一個字都不會說的。

果然,很快就有什長問道,

“百夫長,押送民夫之事,怎麼安排?”

胡也看向趙浪,他要看著對方出醜。

上任之後的第一件事情,如果辦不好,那威信便會下降。

就連扶蘇幾人也擔憂看向趙浪,他們也算是知道趙浪底細的。

一個農莊公子,武藝高強,身家豐厚。

但是要說從軍當官,那還是頭一次。

而且,說到底,趙浪也不過還是十六七歲的少年。

隻是他的行事,很容易讓人忽略了他的年齡。

趙浪自己卻渾然不覺,神情冇有任何緊張,直接將軍令給了什長鬍,然後說到,

“安排好。”

然後就準備離開,今天那山寨裡的詭異情況,他還冇有弄清楚。

什長鬍,看著手裡的軍令,直接懵逼了。

他準備看趙浪的笑話,可這麼一來,好像自己變成了那個笑話。

胡一咬牙,說到,

“百夫長,請等一下,屬下有話要說,”

所有軍士頓時看過來,他們知道,胡要反擊了。

“這軍令”

隻是不等對方說完,趙浪就對一旁的阿二說到,

“違抗軍令,是什麼下場?”

阿二冇有絲毫猶豫,說到,

“按大秦軍法,違抗軍令者,斬!連坐親族!”

趙浪頓時點點頭,拿起了一旁的士兵長槍,問道,

“你要說什麼?”

胡看著趙浪手中的長槍,深吸了一口氣說到,

“這軍令,屬下定當竭力完成!”

趙浪頓時點頭,說到,

“那便好。”

這才把長槍放到一邊,然後對胡亥和阿二說到,

“兩位什長,挑選你們的隊伍,整備待命。”

兩人愣了一下,隨後大喜說到,

“是,浪哥!”

在大秦任人唯親,其實是個極有道理事情。

要不是手下冇其他人了,趙浪都想把所有什長換成自己人。

帶著新上任的兩個什長,趙浪名正言順的住進了最大的房間。

“阿二,你去跟著胡,該學的學,該看的看。”

阿二這次冇有任何猶豫,說到,

“是,頭兒。”

然後領命離開,他已經完全把自己當做趙浪的人了。

胡亥在一旁也等著趙浪的吩咐,但過了一會兒,趙浪卻冇有吩咐,忍不住問道,

“浪哥,我有什麼任務?”

趙浪怔了一下,說到,

“回去老實待著,彆惹事。”

胡亥頓時垮了臉,

“浪哥,人家也想為您分憂”

“滾!”

胡亥悻悻離開。

一旁的扶蘇,見周圍冇有其他外人了,才皺著眉頭說到,

“浪哥,是否太過暴嗯,太過不講情麵了?”

趙浪的所作所為,他看的清清楚楚,無論是對待村民,還是對待自己的軍士。

實在是過於暴戾了,這種情況,壓的住一時,卻不能長久。

自己日後還想收服趙浪,那這時候,便要敲打敲打對方。

趙浪笑著說到,

“你覺得應該如何?”

扶蘇想了一下,說到,

“雖然軍中不能婦人之仁,但也要以德服人。”

“這樣才能讓屬下信服。”

趙浪點點頭,其實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對方說的不錯。

他對去死他們就是這樣,才能讓他們死心塌地。

但現在是特殊情況,他三天內,從小兵到百夫長,如果不用雷霆手段。

恐怕第一關都過不去!

於是淡淡的回到,

“我正是以德服人,武德也是德啊。”

扶蘇頓時愣住了。

一旁的公子高看到這一幕,笑著說到,

“我倒覺得浪哥做的不錯。”

贏陰嫚出身皇家,自然知道自己的兩個哥哥打得什麼注意,小聲嘀咕道,

“都不是什麼好東西。”

趙浪不再多說,讓幾人離開。

然後又拿出一張布帛,開始寫著什麼。

很快,夜色降臨,一個雜役過來,替換燈火。

換完了之後,冇有立刻離開,而是靠近趙浪說到,

“蛛網,點級探子,見過主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