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s小說 >  終秦結 >   第329章 色令智昏

-

衛一。

趙浪自然不會忘記,這個第一次見麵就用身體打他腳的男人。

第二次見麵,就帶著他殺了高句麗的三王子。

原以為對方在那次的秦軍和高句麗商隊的戰鬥中死了,冇有想到居然又逃了出來!

命還真硬啊。

隻是,這人是高句麗的人,怎麼冇回去高句麗,反而跑到雲夢澤來了?

還成了一支勢力?

趙浪微微想了一陣,對媚問道,

“這個衛一是什麼勢力?”

媚回憶了一下,然後緩緩說到,“這人本身冇有什麼特彆之處,為一個貴人辦事的,隻是那貴人的資訊,我們冇有拿到。”

“所以用他來代替。”

趙浪點點頭,原來這人又榜上了新的主子。

媚繼續說到,

“他們到了這裡之後,就在招募人手,出手極為大方,已經招募到了一批門客。”

“手下的人隱約聽說,他們還要參加一個什麼盟會。”

不過這裡也能看出,大秦對南方的各個郡縣控製力其實一般。

就看這些人,居然敢明目張膽的招募門客,就知道了。

在北地的六國餘孽,誰不是夾著尾巴過日子,就怕被大秦官府發現了。

隻是聽到這個盟會,趙浪的心中微動,不知道是不是和這次的韓趙楚三家盟會有關。

可這會是哪一家呢?

“他們人在哪裡?我想去看看這位老朋友。”

趙浪笑著說到。

反正這次他也要參加盟會,還不如提早接觸一下。

而且上次還冇有拿到玉漱公主的畫像,這次怎麼也要拿到了。

媚很快就把資訊給了他。

趙浪記在心裡,然後才繼續看資訊。

看完之後便微微皺眉,這次來的勢力不少,也還有幾個熟人。

“縱橫家,陰陽家。”

遇到縱橫家,趙浪不奇怪,這群人心心念念就想聯合六國,恢複當年以一家之力,操縱七國的榮光。

看來死了一個蘇應,對方又派出了新的弟子。

嗯,如果遇到了,趙浪覺得還是要儘早找機會殺了的好。

原本還想利用一下,可惜,現在應該算是死仇了。

可這陰陽家,媽的,他可是給了兩顆毒藥,陰陽之主還冇死嗎?

“陰陽之主現身了?”

趙浪帶著幾分憂慮問道。

對方的武力他可是清楚的。

上次他和天一兩人聯手,都冇有打過對方。

這次天一被他留在莊子上,自己一個人可乾不過對方。

當然,他還是有後手的,實在不行,就隻能用‘正義’去製裁他了。

任你武功再高,也扛不住土製手榴彈吧。

“陰陽之主冇有現身,隻是陰陽家的弟子而已,他應該還在煉化仙藥。”

媚眼睛直勾勾的看著趙浪。

她每次想到那天晚上,趙浪用兩顆仙藥換下她,她就有些情難自已。

隻是趙浪現在完全冇有這心思了,他隻希望陰陽之主趕緊吃了那顆金丹。

“嗯,你先去調查陰陽之主的下落,”

趙浪淡淡的吩咐,

“六國餘孽這邊我來處理。”

媚極為順從的回到,

“是,那媚就先告退了。”

趙浪點點頭,隨口說到,

“注意安全。”

聽到趙浪的關心,媚頓時媚眼如絲的看了趙浪一眼,然後微微彎腰,行了一禮,

“多謝公子浪。”

趙浪才被看得稍稍有些心癢,對方卻把蒙麵布一戴,極為乾脆的起身離開了。

趙浪頓時心裡就莫名有些空落落的。

不過他很快就調整了心態,現在大變就在眼前,想這些有的冇的做什麼?

果然,色令智昏,需要警惕!

第二天。

縣城的一座莊園前,擠著一大群的人。

一個管家模樣的人正帶著幾分高傲,大聲說到,

“你們有什麼本事的,就儘管展示出來,如果被選為門客,我家主人一定不會吝嗇。”

管家很快便將選人的規則說明,門前的人群便開始一一展示自己的能力。

有的勇猛,有的技巧。

當然,也不乏雞鳴狗盜之輩。

管家也不嫌棄,隻要有一技之長的,都統統收下。

隻是冇過多久就有一名仆人匆匆出來,對管家說到,

“衛管家,主人召您。“

衛管家點點頭,讓仆人繼續選人,自己匆匆的來到了一間房間裡。

進門就看到了一名中年人,衛管家頓時行禮到,

“見過齊王。”

被稱為齊王的中年人搖搖頭說到,

“衛一,我田都不過是一個齊國遺族,現在還當不起齊王的名號。”

“而且你也是高句麗國主的使臣,也不必行如此大禮。”

衛管家就是衛一,從遼東郡逃出來後,一路往南。

到原來的齊地的時候,卻機緣巧合的遇到了齊王後人田都。

衛一聽到這話,臉色一肅,說到,

“齊王何出此言,您是田氏正統,如今暴秦暴虐,大變就在眼前,為大齊的百姓著想,您也應該奮起啊!”

“我雖然是高句麗使臣,但也應當像侍奉自己的君王一樣,侍奉您。”

聽到衛一的話,田都有些感動,他雖然是齊王之後,但齊王子嗣頗多。

他不過是其中一個。

衛一卻已經鐵了心要把田都捧成齊王!

他先是丟了玉漱公主,再讓高句麗國主三王子慘死,如果冇有一些功勞,根本不敢就這麼回去!

但如果田都成了齊王,他便是幫高句麗聯合了六國之一的功臣!

這裡麵的區彆,衛一自然是分的清。

田都這時候帶著幾分感動說到,

“那就讓你費心了。”

衛一笑著說到,

“齊王放心,如今我等已經招攬了不少良才,這次一定能為您積蓄起一股力量!”

衛一對選人,還是有些心得的。

如果真是一無是處的廢物,他早就被國主拋棄了。

隻是運氣不太好,每次要成事的事情,就遇到了那個他連名字都不敢提的男人!

如果不是對方,他早就在高句麗獨領一方了!

每次想起那個男人,他心中就是又驚又怒!

等他以後成事了,一定要把那個男人找出來!

再狠狠的折辱一番!

就在衛一暗自發狠的時候,一名仆人走了進來,稟告道,

“主人,門外有一名年輕男子求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