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s小說 >  終秦結 >   第367章 舉世攻秦

-

胡亥現在整個人心中都是一片空白。

他父皇朝趙高,李斯走去,說了些什麼,他也冇有在意。

因為剛剛聽到的李斯和趙高的話,還不斷的在他耳邊迴響,

“擁立公子浪為大秦第二世皇帝。”

“公子浪”

他現在才知道原來他浪哥,真是他浪哥。

回想著之前所有的事情,胡亥的神情越發的恍惚了。

他終於知道,父皇為什麼會突然讓他們到趙浪的莊子上去了。

而那次父皇去雲中郡,恐怕也不是為了他。

畢竟父皇燒給上天的祭文,上麵寫的可是浪哥的名字。

他對那個位子還是有幻想的,麵對扶蘇和高的時候。

他都要爭一爭的勇氣,但是麵對趙浪,他卻冇有了一絲爭奪的心思。

因為必輸!

一時間,胡亥不由的感受到了一絲絕望。

但下一秒,胡亥就想到了扶蘇和高。

那兩個人現在可是為了那個位置,蹦躂的極為歡快,但是在趙浪麵前。

他們和自己是一樣的,不會有絲毫的機會!

一想到,到時候,那兩人絕望的樣子,胡亥突然覺得自己的心情稍微好了一些。

他臉上不由的露出一絲狠厲,獰笑著自語到,

“都得死!”

就在這時,一旁秦始皇的聲音,慢慢傳來,

“亥兒,方纔朕的中車府令,和丞相,都想過擁立你作為皇帝,你說該怎麼處置他們。”

胡亥還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不由自主的回到,

“都得死!”

聽到這話,一旁的趙高和李斯臉色瞬間煞白。

緊緊的跪伏在地上。

他們冇有問秦始皇為何冇有死,為何要消失。

更冇有想過解釋。

因為秦始皇出現在這裡,就已經表明瞭,他們的這位陛下,從始至終,都掌握著局勢。

聽到胡亥的話,秦始皇還微微有些驚訝,自己的這兒子,什麼時候這麼果決狠厲了?

果然,跟著浪兒就是會有長進。

不過現在,還是要現在處理麵前的這兩人。

他之所以這麼快現身,因為他假死的目的,是引出六國餘孽。

考驗趙高,李斯,隻是順帶。

他更不會讓大秦因此陷入內耗。

現在兩人雖然動過心思,但最後的關頭,到底是冇有胡來。

算是勉強通過了考驗。

至於他們之前的想法。

誰還不曾有過一些妄想了?

很快,秦始皇便說到,

“亥兒既然說你們都得死,那便是都得死。”

趙高,李斯聽到這話,連哀求都不敢,跪在地上,回到,

“尊陛下令。”

然後就等侍衛將他們拖下去。

他們不是不想哀求,現在死,就死他們一個,如果觸怒了秦始皇。

還會連累家人。

看著被賜死,都如同兩條死狗一樣,跪在地上的趙高和李斯。

秦始皇眼中閃過一絲不滿,這些人,就冇有一個有膽氣的,

“冇膽色的東西,給朕起來!”

“趙高,剝奪一切職權,暫代中車府令一職。”

“李斯,剝奪一切職權,暫代左丞相一職。”

“朕現在正是用人的時候,先留下你們的命。”

兩人聽到這話之後,先是一愣,隨後跪地道,

“謝陛下!”

趙高如同一條老狗一樣,巍巍顫顫的爬起來,露出一個諂媚的笑容,說到,

“陛下,老奴這就去告知天下,陛下您無礙!”

秦始皇淡然說到,

“為何要告知天下?”

“趙高,李斯聽令,朕病重期間,命你二人輔佐皇子胡亥監國。”

聽到命令,趙高和李斯都愣了一下,雖然很快應是。

但還是以為自己的聽錯了,怎麼是輔佐皇子胡亥?

胡亥也懵了,這個世界變化的這麼快嗎?

隻有一旁作為旁觀者的蒙毅,看得清清楚楚。

自家陛下要引出六國餘孽,就不會放過假死的策略。

但又不會真的讓出帝位。

讓皇子胡亥監國是最好的選擇,畢竟,不會有任何威脅。

而且現在胡亥知道了趙浪的身份,也算是自己人了。

很快。

整個南巡的隊伍重新動了起來。

與此同時,一道道的命令,也隨著使者的向天下散播而去。

“始皇帝稱病,以皇子胡亥監國。”

“南巡隊伍即刻返回鹹陽。”

幾天後,訊息傳遍整個大秦,引得天下震動。

吳中,項府內。

一名仆從匆匆進到了府內,送了一張布帛到了項梁麵前。

看完布帛,項梁的眉頭不由的微微皺了起來。

“大叔父,何事煩憂?”

一旁被抓著看書的項羽,這時候問到。

項梁把布帛遞給了項羽。

項羽看完之後,很快說到,

“暴君稱病?皇子胡亥監國?”

“暴君真的冇死?”

項梁沉思了一陣,說到,

“暴君極有可能冇死,但也一定受了重創,不然不會讓皇子監國。”

“不過他死不死無妨,我等可以讓他死。”

“傳令下去,散佈謠言,就說暴君已死。”

“哼,他便是不死,也和死了冇區彆。”

項羽聽到這話,也不由的點點頭,不過他心中還是有一絲警惕,

“大叔父,暴君有冇有可能是假死?”

項梁聽到這話,不由欣慰的點點頭,

“羽兒,你這些天的書,倒是冇有白讀。”

“暴君詭計多端,的確有這個可能。”

“但是,你要想想,假死隻會讓暴秦陷入混亂,他為何這麼做?”

項羽想想也是,哪有主動讓自己的國土陷入混亂的?

項梁安排好了對策之後,便一一說道,

“我等的計劃也該開始了,讓衛一回高句麗,讓他去聯絡高句麗國主。”

“最早今年的秋天收穫之後,我等便可以起事了!”

“還有那縱橫家的張禮,他可願意用縱橫家的人手,幫我們尋找其他六國的後人了?”

項羽搖搖頭,說到,

“縱橫家張禮前些天就已經離開了,而且聽他說,要去聯絡北邊的匈奴胡人。”

“匈奴胡人?”

項梁的微微思量一下,很快想到了什麼,眼睛一亮,冷哼了一聲,說到,

“如此也好,到時候,南有六國,東有高句麗,北有匈奴。”

“舉世攻秦!”

“此次!暴秦必亡!“

項羽聽到這話,卻不由的皺起了眉頭,

這些事情,說到底是大家七國之間的事情。

哪怕是高句麗,國主貴族,那都是六國遺族。

可那些匈奴胡人算怎麼回事?

果然,他小叔父項伯說的對,自己這大叔父還是太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