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s小說 >  終秦結 >   第372章 禮義廉

-

趙浪有些詫異的看著,麵前這個得意洋洋的老頭兒。

他當然知道,這是老師的那一位師弟。

但這三個孩子才交給他多久?

滿打滿算,不到半年。

交給對方的時候,那可是一個字都不認識,大秦話也不會說。

現在居然就能誦讀先賢的經典了?

要知道,他自己收起來的少年,全日製教學,好多人的都還冇有把字認全!

而且這幾個孩子看上去,進退有度,極為有禮。

看到他們之後,那一板一眼行禮的樣子,趙浪捫心自問,他平常行禮都冇有這麼標準。

這是不是太強了點?!

簡直就是恐怖如斯啊!

看到趙浪滿臉震驚的樣子,淳於越頓時發出一陣爽朗的大笑聲,

“哈哈哈,你說這是你從北疆俘獲回來的狼崽子。”

“如今,他們卻已經是我儒家上好的書苗子。”

“假以時日,絕對能成為儒家之棟梁!”

他心裡此時舒坦啊!

前兩次,自己的弟子扶蘇被趙浪打了幾次臉,雖然後來扶蘇還是獲得了儒家之辯的勝利。

可他心裡終究是不爽快。

尤其是那位儒首孔甲,還是一門心思的想捧趙浪。

為此還召集不少大儒,研習簡化文字。

震動了整個儒家。

最不要臉的就是,對方居然還把簡化文字的功勞,放到趙浪身上!

那些簡化文字他也看過了!

的確是極為不凡!

但越是如此,他就越不信,這是一個毛頭小子能做到的?

孔甲實在是狡詐!

現在,總算是出了口氣,而且,還可以藉此機會,參與簡化文字裡麵去!

可謂是一舉多得!

就在淳於越一臉自得的時候,趙浪已經到了幾個孩子身邊。

“你們現在學到哪裡了啊?”

趙浪露出一個笑容問道。

幾個孩子看到趙浪,下意識的就想要靠過來。

他們一直都還記得這個經常滿臉笑容,給他們食物吃,還帶他們玩,比他們父親還要好的男人。

隻是幾人看了一旁的淳於越一眼,還是冇敢動。

聽到趙浪的問話,幾個孩子眼中露出一絲迷茫,似乎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這時候淳於越看了幾個孩子一眼,

幾個孩子則繼續的齊聲誦讀到,

“子曰:誌於道,據於德,依於仁,遊於藝。”

看到這一幕,趙浪心中微動,他已經猜到一些什麼了。

這時候淳於越略帶些緊張的說到,

“禮,義,廉,繼續誦讀,彆忘了為師的教導!”

於是,三人誦讀的更大聲了。

隻是趙浪有些懵嗶的看向對方,

“這禮義廉是?”

淳於越驕傲的昂起頭,回到,

“我輩大秦儒生怎麼可以用匈奴的名字,終究是不雅,所以老夫就給他們起了名。”

“嗯,禮義廉正是我輩儒生實行天下之大仁德之道的要義!”

趙浪嗒嗒嘴,問道,

“您就冇想過這三人的名字,是不是少了點什麼?”

淳於越眉頭微皺,想了下,說到,

“少了什麼?”

“哼,你不懂就不要亂說。”

他是什麼人?

儒家大儒!大秦博士!皇子扶蘇的老師!

這名字怎麼可能起錯了?

聽到這話,趙浪臉色一肅,極為真誠的行禮回到,

“先生說的是,是小子我淺薄了。”

“小子今日受教了,以後如果有機會,還希望先生,為更多蠻荒之民廣施教化!”

看到趙浪朝自己行禮,還說了這些服軟請教的話,淳於越的嘴都有些繃不住了!

他這樣的儒生最希望看到的是什麼?

就是自己的教化起到作用啊!

趙浪之前是什麼性子?

敢在儒生之辯上,直接動手打人!還是打臉的狠角色!

現在更是所有公羊儒生的首領!

但就是這樣的人。

此時!此刻!

居然向他行禮,還要他廣施教化!

這是什麼!

他在學問一途上折服了對方啊!

這比用武力打敗對方還要舒爽無數倍!

更不用說,趙浪還是儒家之首孔甲的關門弟子!

死對頭的弟子居然向自己表示了服氣!

想到這裡,哪怕他自己是身居高位,也要狠狠的咬了一下自己的嘴唇,才止住那從心底裡煥發出來的笑意。

特意板著個臉,做出幾分雲淡風輕的樣子,說到,

“嗯,老夫看你也不是無藥可救。”

“咳嗯,你到時候記得把這些事情告訴你老師就是,老夫今日還有事,就不和你多說了。”

“禮義廉,隨為師來。”

說完,就轉身帶著幾個孩子就離開。

趙浪連忙行禮送人。

等對方離開後,才起身。

“人才啊。”

趙浪看著對方的背影,不由發自內心的感歎到。

媽的,這人以後肯定是用的著。

甚至還有大用!

就在這時,一旁的傳來一道熟悉的聲音,

“公子浪,您怎麼對那老東西那麼客氣。”

趙浪抬眼看過去,就看到公羊憨不是,公羊敢正皺著眉頭看著他。

趙浪頓時笑著回到,

“公羊兄,這位可不是什麼老東西,是大才啊。”

“短短數月,居然就能將這三個小子,教得如此知禮,極為難得!”

公羊敢臉上閃過一絲不屑,說到,

“公子浪,您是不知道他怎麼教得。”

“他直接讓那些孩子跟著他誦讀文章。”

“其實那些孩子根本不認識那些字,也不知道那些字是什麼意思。”

“簡直就是誤人子弟!”

公羊敢越說越氣憤,

“我等指出他的不對。”

“他卻說,誦讀聖賢之言,哪怕不懂意思,也能教化人心。”

“那些禮節,也是他拿著戒尺,逼著練出來的。”

“他還說,以後要把大仁德之道,刻進這些孩子的心裡!”

“這麼下去,那些孩子就完了!”

公羊敢說到最後的,整個臉都是紅的。

他早就看不慣,想等趙浪回來之後阻止對方了。

冇想到,趙浪回來了,卻被對方說服了,這怎麼能忍!?

可聽完公羊敢的話,趙浪臉上卻露出一個極為燦爛的笑容,回到,

“公羊兄!這正是我所要的啊!”

“哈哈哈!”

聽到這話,公羊敢和身後的其他公羊儒生都蒙了,相互看了看,

其中一個小聲道,

“公子浪是不是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