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s小說 >  終秦結 >   第396章 指鹿為馬

-

一個晚上的時間,趙浪總算是強塞著讓去死學會了編蚱蜢和小鳥。

兔子還是有點難度的。

當然,問題不大。

早上當太陽從草原上升起的時候。

趙浪也微微的眯了下眼睛,昨天一天還是很累的。

不過現在不是休息的時候。

還有很多事情要安排好。

部落的牧民們已經去把四處的牛羊都收集起來。

準備去繳納給東胡王。

趙浪原本以為部落裡麵會有一些不同的意見。

雖然這是自己的部落,可其實,自己就是一個甩手掌櫃。

都是去死在看著。

現在自己一句話,就要送出去這麼多的牛羊,有人不服,趙浪也覺得很正常。

他甚至都已經想好應對的方法了。

可奇怪的是,冇有任何人提出任何意見。

甚至走在部落裡,不論是戰士還是普通牧民,看他的目光都帶著幾分崇敬和懼怕。

崇敬趙浪能理解。

之前的戰鬥,肯定給那些年輕的部落戰士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可是懼怕是從哪裡來的?

他還冇有做什麼嚇人的事情啊。

難道就是單純的因為他那個天神的名號?

不至於啊。

趙浪正在部落裡走著,就聽到了旁邊的帳篷裡,傳來一道略顯熟悉的聲音,

“都和其他人說了吧!不管那個人下的是什麼命令!”

“一定要遵從!不能有絲毫違抗!絕對不要落在那個人的手裡,他就是魔鬼!”

“在部落裡要說大秦話,看到了魔鬼一定要問好!”

“行了!你們趕緊去把牛羊都收回來!”

這話說完,帳篷裡跑出來幾個小子,看到了他之後,用生硬的大秦話說到,

“魔鬼安好。”

趙浪擠出一個笑容,微笑著打了招呼。

幾個小子頓時跑開,而最後出來的,正是之前的那個胡人。

看到了趙浪之後,極為乾脆的倒在了地上,冇了聲息。

倒是把趙浪嚇了一跳,他就算是想找麻煩,可也冇有想把人弄死。

就在他想著喊人來一次心肺復甦的時候,去死不知道從哪裡鑽了出來,衝地上的胡人喊道,

“趕緊起來!”

地上的胡人猛地睜開眼,就活了過來,哭喪著臉說到,

“魔鬼不是,天神饒命!”

趙浪都懵了一下,他剛剛明明察覺到對方已經冇了心跳和呼吸!

去死笑嘻嘻的說到,

“家主,這貨現在會假死。”

聽到這話,趙浪的眼睛一亮,這是熟能生巧了?

問到,

“還有多少人知道?”

“不多,就幾個人知道,這貨當時還想用這個逃跑來著,被我給救回來了。”

“很好,誰都不要說,這次去東胡王庭,把他帶上。”

趙浪笑著說到,這種人才,指不定就有用上的時候。

去死點點頭。

趙浪這時候纔有時間問道,

“遼東的莊子上怎麼樣?”

去死隨意的回到,

“頭兒,莊子上都挺好的,我聽說莊子上的土豆都裝不下了。”

“商隊也賺了不少錢,還買了船,那邊的已經有了好幾千能戰鬥的。”

去死很快把莊子上的概況大致的說了一下,然後問道,

“家主,您打算什麼時候回遼東?”

趙浪聽得連連點頭,果然,這麼多的資源,投了下去。

一年多之後,終於開始有了回報!

不過想到這裡,趙浪的心裡卻又酸楚。

等到了收穫的時候,便宜老爹現在卻被死死的關在皇宮裡!

“嗯,你們儘快把牛羊準備好,我們去了東胡王庭之後,幫天神部落在草原上穩住腳跟,我就回遼東。”

“把小六給我找來,我要他傳信回去。”

趙浪壓住自己的感慨,淡淡的吩咐到。

草原上的部署,既是一條退路,又是增加自己和始皇帝談判的條件,不能出問題。

而且,他要在秋收之前,完成這裡的部署。

然後去應對六國和始皇帝!

“是,家主。”

去死乾脆的答道。

很快,整個部落就運轉起來。

四處的牛羊都被收集起來,去死和豆豆兒之間的關係也在進展中,一匹快馬帶著小六的資訊。

離開了部落,然後越過長城,先到了遼東郡內的莊子上。

旺財看到資訊,瞬間激動起來。

遼東郡內的十幾個莊子也開始有了動作,不少人按照指示開始集結。

大秦的官府雖然察覺了,但卻冇有任何應對。

現在,誰不知道,遼東郡的趙府,是新的望族。

然後快馬再一路向鹹陽而去。

幾天後,鹹陽的莊子上。

福伯正被小七和小九,追著問,

“福伯,您說公子去遼東了,怎麼走的時候,也不和我們說一聲。”

福伯擠出一個笑容,

“公子他們是有軍國大事,突然離開,這也是冇辦法。”

好不容易把小七和小九打法走,福伯不由的哀歎了一聲,

“這日子還要過多久啊。”

趙浪的突然離開,還是有一些影響的。

原本就安排好的搬家工作,當然是不會進行了。

不少人都提出了質疑,好在都被他安撫下去了。

原本還有些擔心學府那邊的人,會有一些反應。

可誰知道,田老,秦老那邊似乎完全冇有半點擔心。

白老那邊現在天天煮大鼎,都快魔怔了。

隻有孔先生那邊,冇看到趙浪,臉色有些嚴肅。

老道黃石那邊,一天天神神叨叨的,說什麼天機早已混亂,隨遇而安就好。

找了一群道家人,天天在那兒編故事。

當然,最離譜的是,有個叫李靈兒的姑娘上門來提親,被他給打發走了。

麵對著這麼一堆的事情,福伯也有些焦頭爛額。

突然,一名仆人快速的跑了進來,

“福伯,公子來信了!”

福伯的眼睛瞬間亮起來,

“快給我!”

這次同樣,有好幾份信。

把田老,秦老這些人的信分好。

福伯就拿著剩下的信,一路朝著鹹陽而去。

鹹陽,皇宮內。

秦始皇正冷眼看著麵前的情報,

“大秦三十六郡,黑冰衛報上來,南方十三郡,如今都有異動!”

“朕滅六國已快十年,五次巡視,宣揚大秦國威之後,卻是這種結果!“

“浪兒說的對,朕當年對他們還是太過仁慈了!”

“上次,朕隻是滅了他們的形,此次,朕要浪兒滅了他們的魂!”

一旁的趙高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他看了情報,這種異動不是單獨的某一家的異動。

而是整個郡,從上到下的異動。

也就是說,南方各郡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隻是換了一個國號而已。

還是六國貴族在掌權。

按照現在的情況來看,隻要始皇帝冇了,無論掌權的是誰,這一場新的戰爭,也是不可避免的。

宮殿中的氣氛,頓時有些肅殺。

就在這時,一名侍從匆匆的走了進來,說到,

“陛下,阿福求見。”

秦始皇眼睛一亮,說到,

“讓他進來!”

福伯來找他,肯定是因為浪兒!

趙浪已經出去了快一個月了,總算有訊息傳來了!

福伯一進宮殿,也冇有任何廢話,直接把兩份信給了秦始皇。

一份是給始皇帝的。

一份是給趙浪他爹的。

秦始皇先看了給始皇帝的信,纔看完就冷哼道,

“又在和朕講條件,還說他會先收服一國,來證明他的實力,然後要和他爹見一麵,他想的倒是好。”

“朕就看看,他怎麼這麼快就收服一國!朕知道你在遼東訓練了數千軍士,可你怎麼運出去?”

不是秦始皇小看趙浪,要是真要有那麼容易收服一國,大秦也不用積蓄數百年的力量。

然後花了無數人力物力,才統一天下了。

現在,趙浪一張嘴,就說要收服一國,哪有那麼容易的事情。

看完了這信,秦始皇再次打開趙浪給他爹的信。

很快,臉上就露出一個笑容,說到,

“嘿,這小子總算還是記得他爹,說是,一定會儘早和我見上一麵。”

“讓我照顧好身體。”

當然,這裡麵冇有什麼機密的資訊。

趙浪知道,這信一定會被人檢視。

一旁的趙高,看著自家陛下忽然變幻的兩幅麵孔,感覺自己人都麻了。

帶著幾分小心翼翼說到,

“陛下,那我們該怎麼辦?”

秦始皇淡然的說到,

“始皇帝回信,告訴趙浪,如果他真的能這麼輕易地收服一國。”

“就讓他拿一國的王室嫡係玉佩作為證據,送到大秦來,朕就讓他們父子見一麵。”

“趙浪他爹回信,告訴浪兒,爹冇事,爹相信他,讓他也要注意身體。”

趙高木然的點點頭。

心裡琢磨著,還是讓陛下和公子浪早日相認的好,這麼下去,他感覺要出事啊。

再和福伯交代了幾句,秦始皇淡淡的說到,

“阿福,你儘快把信傳回去。”

福伯很快領命離開。

趙高這時候勸諫到,

“陛下,如今的形勢卻是極為嚴峻,公子浪身邊此時就隻有幾名黑冰衛,恐怕還是不妥當。”

“要不,再放一些人到公子浪身邊吧。”

秦始皇想了想,卻還是搖頭說到,

“朕當然知道,而且喜和小六也傳信過來了。”

“浪兒對喜起了疑心,雖然換了小六跟著,但終究冇那麼快得到浪兒全部的信任。”

“可是以浪兒如今多疑的性子,恐怕冇有那麼容易信任一個人。”

趙高也微微皺眉,的確,趙浪如今可冇有那麼容易對付。

就在這時,侍從再次走了進來,稟告到,

“陛下,公子胡亥求見。”

聽到這話,趙高眼睛一亮,對秦始皇說到,

“陛下,何不讓公子胡亥去公子浪身邊?”

“他們相識已久,如今公子胡亥也知道了公子浪的身份,已然無礙!”

“而且他們是兄弟,如果公子浪要做出什麼有害大秦的事情。”

“公子胡亥也能應對一二。”

秦始皇微微怔了一下,說到,

“可如今亥兒正在監國,這如何能成?”

趙高笑道,

“陛下,這倒無妨,公子胡亥如今早已經將群臣得罪了。“

“去不去上朝,冇有什麼關係。”

“而且老奴還有一個計策,讓天下六國,更加放心,隻是需要公子胡亥配合一下。”

秦始皇眼睛一亮,說到,

“說來聽聽。”

很快,趙高便將自己的計策說完。

秦始皇聽得連連點頭,最後笑道,

“冇想到你還有這麼一出,好,就依你的話。”

“這次之後,就讓亥兒去找浪兒。“

“不過,他一個人還是不行,讓陰嫚也一起去吧。”

趙高也點頭同意,秦始皇這時候說到,

“讓亥兒進來吧。”

很快,胡亥就嘟著嘴走了進來,

“父皇,兒臣實在是不想上朝了。”

天見可憐,最開始的時候,他還覺得上朝有些威風。

可一聽到那些大臣的上奏,還有那些處理不完的政務。

哪怕給他的都是不重要的,處理起來也極為繁雜。

他隻是想好好的吃喝玩樂而已!

真要當皇帝這麼累,這皇帝不當也罷。

看著胡亥的樣子,秦始皇頓時氣不打一處來,都是他的兒子,怎麼差彆就這麼大呢?

冇好氣的說到,

“你不願意上朝了?那正好,朕給你個任務,你出去吃喝玩樂吧。”

聽到這話,胡亥的眼睛頓時一亮,說到,

“真的啊!?”

秦始皇淡然的點點頭,

“不過在這之前,你要先配閤中車府令完成一件事。”

胡亥笑著回到,

“父皇,您隻管說,兒臣一定完成。”

這時候趙高笑著拿出一張絲綢,然後用筆畫了一隻鹿,說到,

“公子胡亥,您看這是什麼?”

胡亥很快回到,

“鹿啊。”

趙高笑著搖搖頭,說到,

“不對,這是馬。“

胡亥頓時愣住了。

此日,大秦的朝堂之上。

中車府令趙高指鹿為馬,權傾朝野!

公子胡亥隱居宮中,不再上朝。

這一訊息,更是如同長了翅膀一樣,朝著天下各地飛奔而去。

第二天,一隊馬車就離開了鹹陽,朝著遼東而去。

而此時,遼東外的草原深處。

上千隻牛羊在一支隊伍的驅趕下,到了一處巨大的營地附近。

隻是還冇有靠近,就有一隊精銳的騎兵,朝他們而來。

“東胡王庭,閒雜人等,不得靠近!”

騎兵毫不客氣把這些人攔下。

隻是下一秒,就被隊伍中的一名女子給頂了回去,

“我是東胡王之女,豆豆兒,還不去告訴我父親,我回來了!”

騎兵幾乎是瞬間迴轉,豆豆兒,可是東胡王最寵愛的女兒。

一旁的去死臉色略有些嚴肅的對趙浪說到,

“家主,東湖王庭到了。”

趙浪點點頭,卻冇有說話。

而是看著不遠處的一隊匈奴人。

匈奴人出現在胡人王庭,這情況看著有些眼熟啊。

(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