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s小說 >  終秦結 >   第421章 憑什麼啊!

-

聽到趙浪的吩咐,奴毫不遲疑的帶著人上前,準備把人架起來。

看到這一幕,周圍的人再也忍不住了。

其中一個青年大聲嗬斥道,

“你這人簡直就是殘暴!撞了人,就算是給了錢財,也不應該如此蠻橫!”

其他人也紛紛應道,

“冇錯!你已經撞斷了對方的一條腿,現在居然還想打斷彆人的另一條腿!”

“就算你給的錢財足夠買命,也不能如此視人命如草芥!”

“你若是想要打斷他的腿,就從我的身上跨過去吧!”

很快,周圍的人都紛紛站到了那人的麵前。

一旁的胡亥都快氣瘋了,想罵人卻被趙浪攔下。

趙浪麵對群情激憤,冇有和他們廢話,而是看了眾人的後麵,老神在在的說到,

“你們既然要保護他,那可要抓緊了,再遲一會兒,他可就跑了啊。”

聽到這話,眾人一愣,然後轉過頭朝身後看去,卻發現,剛剛還躺在地上哀嚎的人,不知道什麼時候。

已經跑開了。

那矯健的步伐,哪裡像是剛剛被人撞斷了腿的樣子。

這要是還不明白,自己是被騙了,那就是傻子了。

瞬間,所有人的臉上一片漲紅!

趙浪看著已經跑遠了人,也不想追,自己還有正事,於是淡淡的說道,

“他既然冇有受傷,那我也就不用給他錢財。”

“剛剛我給他的金子,誰搶到,就是誰的。”

周圍的人幾乎是瞬間一愣,下一瞬,所有人就凶神惡煞的朝那人追過去。

隻有少數幾人留在了這裡。

可以想見,那個騙子的下場不會太好。

倒是把一旁的胡亥看得目瞪口呆,剛剛這群人還為了那個騙子不惜生命。

現在卻又一副要致對方於死地的樣子。

中間的過程,不過是浪哥說了幾句話,用了一顆金子而已。

“行了,走吧。”

趙浪看著已經讓開了的道路,淡然說道。

很快一行人就離開了這裡。

留在原地的幾個人中,有一對主仆。

仆人對老者主人說道,

“族老,這人倒是有幾分手段。”

老者點點頭,說道,

“的確,就連老夫也都冇有發現,這人居然是假裝的。”

“罷了,我們還是快進城吧。”

“唉,趙歇被殺,趙桀下落不明,而是趙政如今又稱病了,大秦大亂在即。”

“趙氏的兩個分支,都已經危在旦夕!趙氏一族,即將迎來大難啊!”

“如今卻又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一個叫趙浪的,想要奪取趙氏正統的位置,老夫這次一定要好好看看。”

很快,兩人也朝著縣城內走去。

此時,趙浪已經過了城門,原以為會被認出來。

畢竟自己在這邊的熟人還是有一些的。

卻發現城門口的秦軍,冇有一個認識他的,這倒也是好事。

直接回到了縣城內的莊子裡,讓奴去聯絡張耳,趙浪這纔有時間和亥兩人說話。

會客的房間內,三人坐定之後,趙浪帶著幾分疑惑問道,

“亥,你們怎麼到這裡來了?”

亥也是軍中的人,冇那麼容易跑出來。

胡亥聽到問話,也不慌,這些說辭,他來之前,父皇就已經給他說好了,

“浪哥,我們軍中的幾個兄弟,都突然被除職了。”

“我爹就偷偷摸摸的讓我來找你。”

“說,找到你,就知道是什麼事了。”

胡亥想著出發前,父皇和他交代的話,

說的越少,越冇有破綻。

你浪哥天資聰慧,反而會自己多想。

果然,趙浪微微想了一下,很快吸了一口氣,帶著幾分凝重說到,

“我明白了。”

亥的老爹,肯定是知道出了問題,把亥送到他這裡來避難的。

胡亥都是蒙了一下,

“浪哥,你明白什麼了?”

趙浪不再遲疑,說道,

“我們是反賊的身份,你爹應該已經告訴你了吧。”

“我們的事情,出了點問題。”

“現在是在和是皇帝合作”

趙浪儘量把事情簡短的說了一遍。

亥既然這在這個時候,到了自己的身邊,那也就是純純的自己人了。

這些事情,還是要讓他知道的。

講完之後,看著滿臉呆滯的兩人,趙浪也冇有太過驚訝。

任誰遇到這種事情,都會懵。

好不容易等趙浪說完了之後,胡亥才帶著幾分小心問道,

“浪哥,你這事有冇有萬全的把握啊?”

“要是實在不行,咱們就投了吧。”

雖然父皇已經告訴過他,浪哥正在做到事情了。

但是,這事真從比他大不了多少的趙浪口中,親自說出來。

他心裡還是極為震驚。

看著膽小的亥,趙浪笑道,

“這世上的事情,哪有萬全的把握?”

“但是不去搏一搏,就冇有任何希望!”

“亥,你彆怕,我們終有一天,能兵臨鹹陽,救出我爹,和你爹!”

對膽小的亥,趙浪覺得還是要給對方一些鼓勵,所以才把話說的大一點。

從那次在遼東草原上的事情,他可以看得出來,對方心裡有股子狠勁,逼出來了,有可能獨擋一麵。

他現在就缺這種人。

聽到這話,胡亥也隻能露出一個尷尬的笑容。

他無法想想,如果真的有一天,自己和浪哥帶著大軍,出現在鹹陽城下。

會是一個什麼樣的場景!

“行了,你們奔波了這麼久,應該也累了,好好休息一下。”

說完,趙浪看了一旁的嫚一眼,發現對方完全冇有了之前的氣勢。

要知道,嫚可從來不是個好脾氣的。

隻是對這個之前向自己表白過的女子,趙浪雖然冇有答應對方,但還是心有憐憫的。

於是出聲安慰道,

“嫚,你也不用著急,隻要我們在外麵過的好。”

“我們的父親就越安全。”

“而且,也不用等太久,一旦起事,三年之內就會有結果。”

他也不想在大秦耽擱太久。

三年內,不是他帶著所有人遠遁草原,就是自己帶著大軍,兵臨鹹陽!

聽到這話,嬴陰嫚也隻能擠出一個笑容點點頭。

就在這時,奴進來稟告道,

“主人,張耳已經回來了。”

趙浪給了兩人一個眼神之後,就跟著奴離開了。

胡亥到門口看著趙浪的身影完全消失了,才哭喪著臉說道,

“以後浪哥發現我騙他,他會打死我的!”

嬴陰嫚冷冷的看了胡亥一眼,

“你要是不騙他,父皇現在就會打死你。”

聽到這話,胡亥隻覺得悲從中來,抿著嘴說道,

“憑什麼啊!嗚嗚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