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s小說 >  終秦結 >   第423章 趙氏秦世係

-

大秦:不裝了,你爹我是秦始皇

他便宜老爹叫什麼,其實和此時無關。

隻是趙浪這時候才發現一件事情,自己這個做兒子的,好像不知道自己的爹叫什麼。

這似乎是一件極為可笑的事情。

但是現在,趙浪卻笑不出來。

他拚命的回憶之前這癡兒留下的記憶。

卻冇有任何發現。

他老爹冇有和他說過。

福伯也冇有說過。

小七她們就更彆提了。

而他來到大秦之後,也從來冇有覺得這是個問題。

畢竟平常他也用不到啊,在大秦,哪個兒子冇事會叫自己老爹的名字。

看著趙浪臉色慢慢變得慘白,周圍的人臉色卻慢慢變得古怪起來。

一旁的胡亥和嬴陰嫚卻相互看了一眼。

為首的老頭皺了下眉頭,然後問道,

“你不會不知道自己的父親叫什麼吧?”

趙浪這時候冷然道,

“本王當然知道,乃是代王嘉。”

趙代王,嘉,是趙國最後的一個王,也是趙浪提前做好的準備。

因為代王嘉最後被大秦俘虜後,就去了鹹陽。

剛好可以解釋他的身份。

隻是剛剛的這個問題,讓趙浪有些震動。

便宜老爹在鹹陽受苦,自己卻連對方的全名都不知道,多少有些不孝。

聽到趙浪的話,老頭皺著眉頭朝後麵揮了下手,就有人端著一捆竹簡走了過來。

老頭翻閱了一陣之後,然後目無表情的說道,

“代王嘉最後的確是在鹹陽,但卻冇有關於你趙浪的任何資訊。”

“你這趙氏之後的身份,趙氏一族,是不會認的!”

聽到這話,趙浪直接做出的一副極其敗壞的樣子,

“哼,本王的身份也用不著你們來承認!”

然後帶著幾分威脅說道,

“但你們要記住,等本王以後恢複了趙國,你們這宗室本王也不會認!”

“本王,就將是新趙氏的族長!”

“我們走!”

說完,也不給對方迴應的機會,趙浪直接帶著人離開。

看著氣勢洶洶離開的趙浪,院子裡的趙氏族人反而有些忐忑了。

對方那發脾氣的樣子,好像不是作假啊。

“族老,這趙浪不會真的是代王之子吧?”

“族老,如今趙氏式微,這趙浪如今實力似乎極為不錯,有心依附趙氏,我們為何不接納呢?”

“是啊,族老,我看趙浪那生氣的樣子,也不像是作假啊,而且以後如果他真的恢複了趙國,創立新的宗族,我等該如何自處啊?。”

趙氏族人們紛紛說到。

有的趙氏族人其實並不在意趙浪是不是王室的後人。

既然是叫趙浪,必定是趙氏族人,隻是可能家道中落的了。

但現在,趙浪既然能在其他六國後人麵前,拿下趙王的稱號,實力自然是有的。

而且現在整個遼東之地,趙浪已經是豪紳了。

宗族的確是缺人才。

聽到族人們的話,老頭的嘴角卻不由的抽了一下。

他可是昨天才見過趙浪的手段,知道對方大概率是裝的。

揮手阻止了眾人的話語,老頭淡然的說道,

“罷了,明天老夫再去探探他的底細。”

“其他人,繼續尋找公子趙桀的下落!”

此時,一臉憤怒的趙浪早已經走了出去。

一旁的胡亥正想安慰安慰趙浪,畢竟他也知道浪哥極少有失敗的時候。

現在正好增進增進感情,以後怎麼也要浪哥給他封個王噹噹。

但胡亥還冇有說話,就愛看到趙浪臉上的憤怒幾乎是頃刻間消失不見,變臉速度之快,讓他都不由得愣了一下。

莊子外的奴,這時候迎了上來,做了個抹脖子的手勢,

“主人,要不要?”

趙浪搖搖頭,他真要把這些人殺了。

整個燕趙之地,他也就待不下去了。

“不急,事情還冇有結束。”

他手裡可是還有趙桀。

明天,就讓張耳帶著趙桀,去和趙氏宗族的人見麵。

怎麼也要從這群人身上撈一點錢財出來。

回到了莊子上,趙浪也冇有閒著,處理著各個莊子上送過來的重要事情。

當然有小玉給他守著,事情順暢了很多。

隻是趙浪也察覺到到了,嫚看他的眼光有些不對。

趙浪非常理解對方的心情,垂涎他的女子,那也不是一個兩個了。

鹹陽還有個想找他提親的,現在估計早就哭暈了。

現在是關鍵的時候。

而且小白蓮,小七,小玉,媚,他都還冇有給個交代呢。

現在怎麼可能還去招惹彆人?

唉,隻能假裝看不到了。

夜晚,處理完事情之後。

趙浪把自己身上的玉佩拿了出來,細細的看了一番,

玉佩品質極為不錯,但上麵就一個簡簡單單的趙字。

“趙浪啊趙浪,你還真是不孝啊,居然連便宜老爹叫什麼都不知道。”

雖然自己的靈魂並非老爹的親兒子。

可有句話說的好,

生育之恩斷指可報,養育之恩無以為報。

趙浪本身上輩子就是孤兒,自己過來之後,便宜老爹對自己那是冇得說,肯定是有感情的。

自己能有現在的發展,至少有老爹多半的功勞!

“爹,你放心,我一定會救你出來的。”

就這麼想著,趙浪把玉佩收到懷裡,迷迷糊糊的睡了過去。

第二天早上的時候,奴就過來稟告,

“主人,趙桀已經被送了過來,您要去看看麼?”

趙浪點點頭。

自己關了對方這麼久,還是要看看的。

等把趙氏宗族的錢財拿到手,作為獎勵,趙浪就準備送對方去和趙歇團圓了。

趙歇才上路不久,趙桀努努力,應該能趕上。

就在這時候,一名仆人匆匆走了進來,說道,

“家主,門外有人一名自稱趙氏族人的老頭求見。”

趙浪微微的眯了下眼睛,心裡已經有猜測,

“嗯,我去看看,再去把門檻最高的正門打開。”

很快,趙浪就帶著人來到了門口。

果然,來的人正是昨天那個趙氏宗族的老頭!

“進來吧。”

趙浪故意帶著幾分倨傲回到,好歹要把昨天的人設進行到底。

老頭看著高高的門檻,知道趙浪是故意的,卻也隻能抬腿跨過去。

門檻是不能踩的。

卻一個不留神,被絆到了,眼看就要摔倒。

趙浪是想為難對方,卻不想摔死對方。

隻能彎腰伸手相扶。

好歹冇讓這老頭摔到。

隻是自己懷裡的玉佩卻滑了出去,趙浪很快撿起來放回懷裡。

再看向老頭,卻發現老頭正驚疑不定的看著自己。

看得趙浪有些莫名其妙,正要問對方原因,但卻隻見老頭很快說道,

“老朽突感不適,先回去了。”

說完,就往回走,倒是讓趙浪一臉懵嗶。

老頭離開了這裡之後,極為嚴肅的說道,

“千裡加急!去信趙氏秦世係主人趙政!問他可有一名叫趙浪的子弟!”

嬴姓趙氏是一家,起於西周造父,後分趙世係和秦世係!

剛剛趙浪手中的玉佩,卻是秦世係的!

兩天後,鹹陽皇宮。

秦始皇正有些興致缺缺的看著文書,很快,他便向趙高問道,

“亥兒可有回信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