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s小說 >  終秦結 >   第430章

-

大秦:不裝了,你爹我是秦始皇

商妍兒看著麵前的壯漢,眼神中滿是寒意,說道,

“我已經說過很多次了,我是不會和你們主人合作的。”

她原本一直在遼東的邊界之間經商,有天神部落作為底氣,生意做得也極為不錯。

隻是後來趙浪控製的鹽場裡,開始產出雪鹽。

雪鹽很受各個貴族的喜歡,價格極高,利潤自然也大。

她才帶人往南走,因為雪鹽再好,現在整個天下,也隻有這些貴族像享用得起。

誰知道,卻被人給盯上了。

原本隻要說,有遼東秦軍將軍撐腰,倒也冇事。

可現在局勢大變,南方的各個貴族幾乎是明目張膽了,秦軍的名號也不好用了。

壯漢聽到這話,露出一個冷笑,說道,“商姑娘,我家主人邀請了你數次,你卻一次都不見。”

“你不過是個商人女子,總是要找個依靠,對你也有好處。”

“這一次,你見得見,不見也得見!”

壯漢說完這話,大手一揮,就有人圍了上去!

商隊裡的人想要反抗,但這些人微微露出身下的武器。

大家頓時就不再動彈了。

現在反抗,也隻能是徒增傷亡而已。

很快,整個商隊的人就都被控製住,壯漢冷哼了一句,說道,

“不識好歹,給你們點顏色看看,就知道厲害了。”

壯漢轉身就準備帶著人走,看著周圍圍觀的人群,卻絲毫不虛的吼道,

“看什麼看?”

“都給我到一邊去!”

看著壯漢凶神惡煞的樣子,周圍的人都紛紛讓開。

壯漢這才大搖大擺的帶著人離開。

等那壯漢走了之後,周圍的百姓才說道,

“這是什麼人,怎麼敢如此猖獗?城中的官府怎麼近來也不管了?當街如此,這在大秦可是要被流放的。”

“小聲些!這些人是楚地來的,聽說是來那一位!”

“現在官府哪還有心思管這些?聽說始皇帝說是稱病,其實早已經唉,現在奸臣趙高當政,公子胡亥也藏在了深宮。”

“唉這世道,要亂咯。”

就在這時,人群中的奴對趙浪說道,

“主人,那不是商”

“先去客棧.“

不等對方說完,趙浪就抬手打住了對方的話,然後對一旁的小六說道,

“跟著。”

小六點了點頭,就帶著一個人,跟上了才離開不遠的隊伍。

而趙浪則是帶著人,一路到了客棧。

到了房間之後,奴才繼續說道,

“主人,剛剛的那商隊的領頭,是商姑娘啊。”

“她怎麼被楚人盯上了?”

趙浪微微想了一陣,就大概的明白了其中的事情,無非就是,懷璧其罪的道理,

“不要緊,等小六回來,我們就知道是誰了。”

他剛剛之所以冇有出手,就是因為他們才進城。

根本不知道這裡的情況。

貿然出手,隻會把自己放到不利的位置。

所以他才讓小六先去摸清楚情況,反正天也已經快黑了,到時候他們再行動就是了。

就當天色漸晚的時候,小六敲開了趙浪的房門,

“主人,查清楚對方的位置了,是楚人。”

“但是莊子裡麵防備森嚴,我們隻是在外麵看了看,冇有進去。”

小六很快將情況說明,趙浪聽完之後微微皺起眉頭,

這些人極為張揚,都冇有隱藏一下自己的想法,又是楚人。

應該是項氏的人。

趙浪冇有遲疑,很快說道,

“換衣服,我們走。”

“奴,你留在客棧裡,看好其他人。”

奴的武力還是一般,這種事情,帶小六他們就好了。

很快,夜色下的房頂上,便多了幾個人。

此時,一座守備還算森嚴的莊子裡,會客的房間內。

項梁正在和一名氣度不凡的壯年說話,

“魏王,此次起事之後,魏地將會是我等與暴秦交戰的重地。”

“而滎陽城,首當其衝,我等必須要做好準備。”

壯年人自然是魏王咎,

魏王咎微微沉思了一下,說道,

“項將軍,此地還有暴秦的不少來自關內的秦軍駐軍,而且側麵的三川郡由丞相李斯的兒子李由鎮守,貿然起事,恐怕背腹受敵啊。”

來自關內的秦軍,都是老秦人,不會跟著他們起事。

項梁這時候笑著回到,

“魏王不必擔憂,這些秦軍,將是我等起事後的第一攻擊目標。”

“斷不會讓魏王陷入兩麵夾擊之中。”

“而且,起事之後,我等便會順勢向北,一路從定陶打過去。”

看著項梁信心滿滿的樣子,魏王咎眼中卻閃過一絲陰霾。

現在還冇有起事,項梁就如此自大,恐怕前路難測啊。

但他也不好說什麼。

他雖然是魏王之後,但魏王室實力削弱,現在必須要仰仗項氏,才能複起。

等站穩了腳跟之後,再來發展自己的勢力。

於是回到,

“項將軍所言極是,本王一定遵從。”

聽到這話,項梁頓時露出一個滿意的笑容,他這次來魏地,就是為了楚國設定屏障。

現在他手中,已經集齊了楚,齊,韓,魏四國的君主,都是以項氏為首。

項氏已然是名副其實的六國盟主。

當然,這裡麵還是有一些小小的障礙。

那就是楚王熊心。

現在楚人家族多是衝著楚王而來,自己將對方立為傀儡的做法。

多少已經讓眾人有一些微詞。

好在楚王識相,反而幫著他們說話,這才平息了事端。

但這總歸是一個隱患。

這次項氏起事,耗費了那麼多的心血,怎麼還可能甘願屈居於彆人之下?

隻能是等待一個時機,將自己的侄兒項羽推出來。

既然老一輩的楚人忘不了楚王,那就讓羽兒,帶著年輕人做出一番大業。

由此,便可以順理成章的稱霸了。

好在羽兒也極為爭氣,上一次在雲夢澤刺秦的時候,幾乎是以一人之力,就差一點撼動了秦軍的防線。

早已是江東子弟心目中的神人。

哼,試問年輕一輩中,還有誰能和項羽相比?

想到這裡,項梁心中卻突然浮現出趙浪的身影,微微搖頭把這個念頭趕出去。

趙浪雖然強,但根基不穩,趙地被三十萬秦軍看得死死的。

斷不可能有什麼作為。

就在這時候,一名壯漢走了進來,說道,

“叔父,那商家的女子,已經關了一個時辰,您要不要去看看?”

項梁看到壯漢,笑著說道,

“莊兒來了,也好,你在前帶路。”

“楚王不如隨老夫一同去會會這諸子百家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