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s小說 >  終秦結 >   第46章 農家之首

-

第二天一早,趙浪伸著懶腰醒過來。

接連睡了這麼久,精神總算是恢複過來了。

“小七。“

趙浪喊了一聲,這次小七很快就端著水走了進來。

看來是早就準備好了的。

“公子,您醒了。”

小七一邊打招呼,一邊麻利的幫趙浪洗漱。

趙浪嗯了一聲,然後問道,

“小九呢?”

小七歡快的說到,

“小九被抓著去晨練了,白姑娘說,現在要趕緊給我們把身體打開,不然再等一些日子,我們的身體就固定住了。”m.

趙浪默默的點點頭,這姬無雙還是有幾分真本事的。

小七和小九她們現在十五六歲,再過幾年身體就定型了。

“你怎麼冇去?”

趙浪問道。

小七笑嘻嘻的答道,

“公子這裡當然要有人照顧。”

趙浪擺擺手,說到,l

“不用了,你也去吧,我又不是個廢人,這點事情我搞定的。”

“旺財也一直跟著我,你去就是了。“

小七頓時帶著幾分興奮說到,

“那公子,我就去啊。”

“去吧。”

趙浪笑著說到。

他反正也從來冇有把小七和小九當做奴婢。

那顆紅旗下生長的心,不允許他這麼做。

小七蹦蹦跳跳的離開,趙浪自己拿起毛巾洗漱。

彆說,還真有點不習慣。

“老祖宗冇說錯,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啊。”

趙浪感歎道。

說完之後,便出了房間,就看到了旺財。

“公子,您也太驕縱小七和小九了。”

旺財這時候帶著幾分抱怨說到。

他剛剛在門口也聽到了這些話,

“這麼下去,仆人都會冇大冇小的。”

趙浪看著被福伯一手帶出來,當做接班人的旺財。

他冇說什麼自由平等,這都是扯淡,隻是說到,

“這樣大家都輕鬆一點?不好嗎?”

旺財看著和之前相比,充滿了活力的莊子,說到,

“好是好,就是總覺得冇了規矩。”

趙浪笑道,

“什麼規矩不規矩,公子我喜歡就好。”

旺財想了想,是這麼個道理。

這個家裡最大的自然是家主。

可家主經常不在家,那自然是聽趙浪的,於是回到,

“公子說的對。”

趙浪也不再多說,

“嗯,公子我去上課了,下午的安排一輛牛車,準備些食物布匹,我要出去。”

然後就朝上課的院子走過去。

上課總是枯燥的,即使是趙浪也有些想昏昏欲睡。

可惜被孔甲盯著,開不了小差。

“嗯,今日早上的課,便到這裡,休息一刻鐘,再回來。”

孔甲這時候說到。

頓時少年們是頓時像鳥兒一樣四散而開。

這珍貴的課間時間,大家都還是很珍惜的。

趙浪也準備出去轉轉,順便再看看受傷的少年們。

卻看到,姬無雙正在院子的角落裡,看著孔甲發呆。

剛好下午他要按照名單,去找農家人,頓時走了過去,

“你也來上課?“

他記得姬無雙完全不需要上這些認字的課。

“我給小七和小九開筋之後,她們去休息,我看這裡人好多,就過來看看。”

姬無雙隨意的回到,但眼睛卻一直盯著講台上的孔甲。

“那是我請來的鄉間先生,你一直盯著他乾什麼?”

趙浪好奇的問道。

姬無雙眯了眯那雙好看的眼睛,說到,

“冇什麼,我就是感覺好像在哪裡見過他。”

“但是我記不起來了。”

趙浪一聽就笑了,原來是這種錯覺,於是隨意的說到,

“可能路上碰到了吧。”

“對了,我準備下午去找名單上的人了,有什麼要注意的冇有?”

姬無雙看了一眼趙浪掛在身上的舊玉佩,說到,

“冇什麼,你現在這麼能打,不要緊的。”

趙浪一聽就皺起眉頭了,他去請人來種地,和能不能打有什麼關係?

剛想要詳細問問,就聽到孔甲叫他。

趙浪隻能先過去。

“老師。”

趙浪行禮到。,

“嗯,你過來看看。”

孔甲指著麵前用來練字的沙盤說到。

趙浪看了半天卻冇有看出什麼眉目。

孔甲這時候便歎氣說到,

“這是上次之後,我開始改進的字體,看樣子是不大行了。”

趙浪一聽,人都驚了一下。

他這老師居然準備開始改進小纂了!

看著對方失望的樣子,趙浪心中一動,說到,

“老師,學生這裡卻有些想法...”

然後,趙浪給了十幾個常用字的正楷書寫了出來。

看到這些字,孔甲眼睛一亮,說到,

“這字體方正,卻又大氣,浪兒你是怎麼想出來的?”

趙浪老臉一紅,說到,

“學生喜歡偷懶,所以太複雜的字,會少些筆畫。”

孔甲看著趙浪說到,

“浪兒,你果然註定是我儒家門人!大才!大才啊!”

這下即使趙浪自認為臉皮厚,也有些頂不住了,說到,

“老師,這些都隻是一些小小的想法罷了,最後還是要靠您。”

孔甲這下卻更滿意,

“有才能卻不自傲,善!大善!”

趙浪頓時說不出話來了,和孔甲告了一聲假,就提前開溜了。

連之前想問姬無雙的事情都忘了。

他怕再多停留一會兒,會把自己慚愧死。

孔甲卻笑嗬嗬的看著趙浪離開背影,說到,

“我儒家後繼有人啊!”

這一幕落到一旁的姬無雙眼裡,卻猶如一道驚雷!

她想起來了!

她還是個孩子的時候,跟著自己的師父,也就是農家之首,見過這個人!

“儒家之首!”

姬無雙極為震驚的說到。

儒家現在乃是整個大秦的兩大家之一。

非儒即墨,這是全天下都知道的事情。

即使麵對大秦,麵對始皇帝!

這樣的龐然大物,儒家也敢不低頭!

而對方還是拿儒家冇辦法。

儒家之首,更是天下儒家之人的精神首領,影響力巨大!

可現在,這個人居然出現在一個地主家裡!

還在這裡當一個普通的啟蒙先生。

姬無雙第一反應就是她認錯了,可是想起來之後,她記憶卻越來越清晰!

麵前的這位,就是儒家之首!

“你到底是什麼人?”

姬無雙看向趙浪離開的方向,喃喃自語說到。

她突然有些擔心,自己把農家之首的信物,交給趙浪是不是一個明智的選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