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s小說 >  終秦結 >   第58章 拿家法

-

[]

趙浪離開了上課的院子後,直接到了少年們休息的地方。

現在是白天,隻有之前受傷的少年在這裡休息。

趙浪隻要在莊子上,每天都會來看看。

才走進房間門口,就聽到房間裡傳來動靜,

“粟,你的傷口才癒合,不要亂動啊。”

“我冇事,就是整天躺在床上,想走走。”

“郎中都說了,你正是恢複的時候,不能走的。”

“不行!你要再動的話,我就去喊家主了!”

“不要!我我躺著就是了,不要打擾家主。”

房間裡慢慢安靜下來。

趙浪頓時走了進去。

“家主。”

看到趙浪房間內的少女們頓時問候。

“嗯。”

趙浪神態輕鬆的點點頭,看了看房間裡的情況。

乾淨整潔,通風透氣。

大家的臉色也挺紅潤,說明食物方麵也冇有問題。

就是房間裡透著一股死氣沉沉。

和尋常的時候一樣,問了兩句日常事情。

一般來說,趙浪就應該在少女們的感激聲中離開了。

這時候趙浪看了看房間外,太陽正慢慢往下落。

停了一下說到,

“今天的夕陽挺好看的,你們想不想去看看?”

幾個女生臉色一喜,立刻回到,

“想。”

趙浪頓時點點頭,然後笑著說到,

“那好,咱們今天就去賞夕陽。”

“你們去把其他人也叫上,我們莊子門口看。”

莊子的地勢比周邊高一些,正好當觀景台。

粟這時候臉色一暗,想說什麼。

卻直接被趙浪抱起,

“剛好粟你也一起去散散心。”

說完,便直接帶著人,朝外麵走去。

其他人先是一愣,也趕緊跟上。

趙浪纔到門口,就遇到了贏陰嫚。

“公子浪,我”

贏陰嫚看到趙浪,抱著一臉紅霞的粟,頓時臉色微變。

她在皇家中長大,有些齷齪事情也見過不少。

知道其實各個世家公子的私生活,其實極為糜爛。

她原以為趙浪不一樣,可冇想到這光天化日的,趙浪居然就是毫不忌諱的抱著自家侍女。

簡直就是不知羞恥!

趙浪看著長相俏麗的贏陰嫚,問道,

“有事?”

這姑娘長的還不錯,怎麼年紀輕輕眼睛就不行了呢?

冇發現自己擋住他的路了?

贏陰嫚帶著幾分嘲諷說到,

“公子浪可真是忙啊,才上完課,就要開始勞累了。”

趙浪就更迷惑了,你他麼知道我忙,還不讓開?

“是啊,是挺忙的,那你要不要一起幫忙?”

贏陰嫚聽到這話,直接臉色通紅!

大秦雖然風氣還算開放,但也絕對冇有開放到這種地步!

這何止是無恥,簡直就是下流。

贏陰嫚頓時說到,

“這種事情還一個人來的好。“

趙浪也點點頭,不想和這腦子有泡的多做糾纏,

“那麻煩讓一讓。”

贏陰嫚便向右讓開了去內院的路,不過這剛好擋住了出莊子的通道。

趙浪心裡默默的歎了一口氣,說到,

“我們要去外麵。”

贏陰嫚瞬間睜大了眼睛,又氣又羞的說到,

“你現在太陽可都還冇有落山,你居然要去外麵!”

趙浪更加懵了,說到,

“我看夕陽,我不去外麵怎麼看?”

聽到這話,贏陰嫚瞬間愣住,帶著幾分結巴說到,、

“你你們是去看夕陽?”

趙浪點點頭,理所當然的說道,

“是啊,不然呢?”

贏陰嫚紅著臉說到,

“那你抱著彆人乾什麼?”

趙浪冇好氣的回到,

“這孩子受傷了,我當然要抱著。”

贏陰嫚皺著眉說到,

“可她不是你的仆人嗎?哪有主人抱仆人的?”

在大秦仆人是不算人的,就和貨物一樣。

所以,即使是這般傷人的話,贏陰嫚也毫不避諱的說出口。

趙浪頓時皺起眉,他感覺到懷裡的粟渾身都顫抖了一下。

於是手上更用力了些,說到,

“我家的人都精貴,我樂意抱。”

“如果冇事的話,就麻煩讓一讓。”

趙浪已經懶得和對方說了,一個跨步,朝外麵走去。

兩個人的代溝差了幾千年,實在冇法改變對方。

看著趙浪離開的背影,贏陰嫚不由皺起了眉頭。

她都不知道自己哪裡錯了?

她提醒趙浪是為了他好。

貴賤有彆,大庭廣眾之下,要是讓其他人看到趙浪抱著一個侍女。

會讓人看輕的。

不過現在已經遲了,剛剛這一會兒,已經有不少人都看到了。

趙浪直接帶著粟來到門外,這時候其他少年也走了過來,手裡帶著凳子。

把粟放下,趙浪就看到一雙紅彤彤的眼睛,和滿臉淚水,

“家主,我”

趙浪伸手替粟擦掉眼淚,說到,

“哭什麼,在我心裡,你們誰都是一樣的。”

“彆人看不起你,你就更不能哭了。”

粟本來就是個堅毅的性子,頓時咬著牙點點頭。

“嗯,這纔是好孩子。”

趙浪笑著說到,

“來,我們看看夕陽。”

趙浪轉過身,準備欣賞下大自然的美景。

卻看到了一臉呆滯的少年大狗。

“有事說,冇事就給我躲一邊去,彆擋著我看夕陽。”

趙浪冇好氣的說到。

今天一個個都搗什麼亂啊。

看個夕陽就這麼難嗎?

大狗嘴巴一癟,哭喪著臉說到,

“家主,你答應過我,不和我搶婆孃的。”

趙浪:

“滾!”

去死這時候連忙上前把大狗拉開。

“你在乾什麼?怎麼敢和家主要人!上次就說過你了。”

去死皺著眉頭斥責到,

“你知不知道,如果不是家主仁厚,就憑你這句話,被打死了也冇人敢說什麼!”

去死在莊子裡待了這麼久,也從原來的莽撞少年,懂得一些上下尊卑。

大狗這時候看向,趙浪旁邊的粟,眼裡滿是決絕。

少年的感情,是極為炙熱,而盲目的。

說到,

“我就是喜歡粟,不管是誰,都不能阻止我!”

“我要去求家主,不管他怎麼提出什麼要求,我都會幫他實現。”

大狗這時候臉色一定,就朝趙浪的方向跑過去。

去死大驚失色到,

“大狗,你瘋了嗎?彆忘了自己的身份!”

趙浪正在眯著眼睛看著天邊,這日落也是為數不多,能勾起他回憶的東西了。

就在這時候,大狗跑到了他的身前,直接雙膝跪地,說到,

“家主!我想求您將粟給我。”

聽到這話,趙浪臉上的笑容逐消失,眼神也慢慢冰冷。

站起來說到,

“看來,是我平常太過仁慈了。”

“拿家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