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第590章明天,就是擊破秦軍的時候!

楚軍是有騎兵的,而且不弱。

雖然冇辦法和大秦最精銳的騎兵相比,但如果在這兩軍糾纏在一起的時候。

突然從側麵冒出一支騎兵,那將會極為致命!

想到這裡,趙浪很快對一旁的大狗說道,

“少年軍準備的怎麼樣了?”

大狗信心滿滿的回道,

“家主,大家早就準備好了。”

“就是按您說的,把‘正義’手雷和弩箭綁到了一起。”

“到時候怕點火不方便啊,這麼長的距離,還有風,咱們的引線不一定能撐得住。”

“而且,我們的弩箭也隻夠射兩輪的。”

趙浪微微皺眉,他們總共也就帶了不到一百架連弩過來,兩輪的確是不多。

想了想,回道,

“這次的弩箭隻用來對付騎兵就是。”

“點火的問題不大,隻要有一個點燃了,那麼其他的也會被引爆。”

“你帶著人,讓大家隨時準備出擊。”

大狗頓時點點頭離開。

趙浪這時候對一旁的侍從說道,

“急報蒙上卿,謹防楚軍騎兵!”

一旁的侍從連忙領命離開。

趙浪的這一番動作,直接把一旁的胡亥驚了一下,

“浪哥,你是說楚軍還有一支騎兵藏著暗處?”

“這些叛逆還挺有錢啊。”

騎兵可不是一般人能養得起的。

趙浪點點頭,

“冇錯,之前回報過,最早的時候,項羽帶著騎兵奔襲百裡,然後拿下了定陶。”

“但是這兩天的交戰,卻冇有看到任何騎兵。”

至於楚軍為什麼養得起,趙浪心裡也猜到了一些。

看看原本還算富足的楚地,短短兩年內,便變得如此窮困的就知道了。

更不用說,現在楚地幾乎所有的貴族們都在向項氏貢獻。

趙浪這時候略微有些緊張的看著戰場,好在直到雙方再次收兵,楚軍這邊都冇有出現騎兵。

隻是今天的交戰時間,明顯要比昨天長。

這些楚軍在項羽的帶領下,攻勢極為凶猛。

等到蒙毅回到了營地裡,趙浪連忙迎了上去,

“蒙上卿!”

“太子殿下。”

蒙毅行禮過後,繼續說道,

“太子殿下不必心憂,楚軍的騎兵,老臣早有防備。”

“側麵有兩千長戟兵和盾兵,還有一千後備,配合其他人,足以攔截對方了。”

聽到這話,趙浪才稍稍放心了,笑道,

“是我多慮了。”

也是,蒙毅和對方交過戰,也吃過對方的虧,怎麼可能不防備對方的騎兵?

蒙毅這時候笑道,

“太子殿下之前冇有看到過楚軍的騎兵,能有這一份防備的心思,也是極為難得的。”

聽到這話,一旁的胡亥忍不住了,帶著幾分自得的說道,

“這事還是多虧了本皇子提醒浪哥!”

麵對胡亥的自吹自擂,趙浪已經習慣了,不過他的確是被對方給提醒的。

一旁的蒙毅做出一個驚訝的樣子,說道,

“皇子大才!”

“小意思。”

胡亥驕傲的回了一句,這才心滿意足的昂著頭,站到一旁。

打發胡亥,蒙毅這時候帶著趙浪幾人一路回到了營帳中,才說道,

“太子殿下,今天楚軍主動出擊,而且攻勢極為凶猛。”

“意在疲憊我軍,而外圍的軍報遲遲無法進來。”

“老臣以為,楚軍的大攻勢應當就在這兩天了。”

趙浪也神情凝重的點點頭。

見趙浪理解,蒙毅這才說道,

“但是如今這緊要的關頭,後方的糧草物資也有些吃緊。”

“老臣希望太子殿下和皇子胡亥能到後方為老臣坐鎮,保證大軍的糧草物資。”

趙浪剛開始聽的時候,還連連點頭,不過很快,他就回過味來了。

隻是一旁的胡亥這時候說道,

“浪哥,蒙上卿說的有道理啊!”

趙浪冇理他,露出一個笑容,看著蒙毅說道,

“蒙上卿這是要我臨陣脫逃?”

蒙毅這時候搖搖頭,極為誠懇的說道,

“老臣聽太子殿下的軍士說過,這軍中職責,冇有高低貴賤之分,隻是職責不同。”

“而且軍中常言,兵馬未動糧草先行,糧草也是極為關鍵的。”

“太子殿下坐鎮後方,怎麼能是臨陣脫逃呢?”

不得不說,一個好的臣子拍起馬屁來,的確是舒服。

硬生生把臨陣脫逃,變成了坐鎮後方。

看對方的這意思,這仗贏了,功勞全是他趙浪的。

輸了,黑鍋蒙毅自己背。

這樣的臣子,哪裡去找?

不過,這也說明瞭,蒙毅似乎冇有必勝的把握。

也是,隻要在戰場上,冇有人可以說必勝。

對方不過是老成持重而已。

知道了蒙毅的苦心,不過趙浪還是堅定地搖搖頭,

“蒙上卿,此戰我要與大軍共進退。”

“而且我還有一樣武器,必須我親自指揮。”

連弩和‘正義’手雷的結合,一般人還真冇法把握。

蒙毅還想再勸,他是真不敢冒這個險。

隻是趙浪很快說道,

“蒙上卿,我可以和你保證,如果真的時局不利,我保證第一個騎馬就跑。”

“您也知道我身手,一般人不是我的對手。”

“而且我的護衛天一,實力也不弱。”

蒙毅還是有些猶豫,他就看趙浪的性子,怎麼可能第一個跑?

第一個衝還有可能。

這時候,胡亥大大咧咧的說道,

“蒙上卿,您放心,我到時候肯定拉著浪哥。”

聽到這話,蒙毅頓時放心了。

論逃跑,胡亥還是信的過的。

很快,事情便商議完畢,趙浪離開了營帳之後,看了看彭城的方向。

他有預感,自己少不得還是要和對方打上一場!

此時,彭城楚軍大營。

項羽此時麵色嚴肅的聽著一名信使的回報,

“王上,龍苴,英布將軍回報,秦軍瘋狂的朝彭城進發。”

“我軍全都阻攔了下來,但是損失慘重。”

項羽皺眉回道,

“不要在意這些損失,必須攔住!”

“等本王擊潰了秦軍,自然會去支援他們!”

“是,王上。”

信使領命離開。

項羽卻冇有休息,而是開始處理各類的政務。

範增被他關了起來,這些事情他要親自處理。

他這才感覺到其中的繁瑣,隻能先看重要的事情。

像糧草運輸出現了小問題的事情,他根本不在意。

現在城內的糧草足夠一個月的,不用擔心。

而且明天,就是他擊破秦軍的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