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s小說 >  終秦結 >   第65章 十萬火急!

-

[]

此時,鐵匠所在的院子內。

“钜子,這是昨日公子浪讓我打造的新物件,您看看。”

王鐵柱對身邊的老人說到,

“公子浪還特意叮囑我,萬萬不能告訴彆人,所以肯定是要緊的東西。”

這天下能被稱為钜子的,僅有一人。

老人正是墨家钜子。

老人接過王鐵柱手中的東西,同時說到,

“鐵柱,以後在莊子上就彆叫我钜子了,隔牆有耳。”

“稱為我老師便是。”

王鐵柱點頭稱是。

看著手裡的普普通通的幾塊鐵條和鐵片。

钜子思索良久之後,也還是搖了搖頭說到,

“老夫雖然一生機關技巧見過無數,卻也想不到,這些小物件有何用處。”

“不過能想出這紡織機,和曲轅犁,也的確是有一顆七竅玲瓏心。”

钜子樂嗬嗬說到,

“嗯,也值得我跑這麼一趟。”

王鐵柱也點點頭,說到,

“我傳信於您,也是因為如此。”

“可惜,這公子浪卻是農家之首。”

“老師,這農家之首,為何如此年輕?而且身邊也不見幾個農家人?”

“這些年更是冇有聽聞他們的訊息。”

聽到農家,钜子想到了些什麼,淡淡的歎了一聲氣,說到,

“當年的農家之首,有大誌向,有大願望,可惜了死傷殆儘”

然後卻不再往下說,轉而說到,

“如今這個農家之首,雖說年輕,卻也極為不錯。”

“隻是天下危急,農家卻一盤散沙。”

“唉”

王鐵柱這時問道,

“老師,如今形勢如此之差嗎?”

钜子點點頭,麵色嚴肅的說到,

“暴君好大喜功,秦直道,阿房宮,驪山墓,戰百越之地,等等不一而論,民間已經疲憊之極。”

“此次始皇帝北巡,勢必會再次修繕長城。”

“30萬秦軍常駐北境,已經是消耗巨大,到時,又是賦稅徭役,百姓何其苦也。”

王鐵柱不敢多言,家國大事,他並不精通。

就在這時,一位仆人進來送水。

兩人便停了下來。

等仆人走後,钜子才笑道,

“未曾想,公子浪還派了人監視我等。”

“可惜,這仆人和我墨家遊俠比起來,還是太稚嫩了些。”

“也罷,如今卻急不得,暴君不死,天下卻也亂不了。”

“我等,便在這鹹陽城外靜觀風雲變幻。”

此時,莊子外。

福伯目瞪口呆的看著從未騎過馬的趙浪,在那一對叫做馬鐙的小鐵塊的幫助下。

輕鬆的上了馬背。

而還能慢慢的走上幾步。

雖然這馬是特意挑的,比較溫順的小母馬,但這也太驚人了。

慢慢的練習了一會兒,趙浪便下馬了。

他知道凡事要循序漸進的道理,急不來。

萬一落馬傷到自己,就不好了。

“福伯,今日就到這裡吧,這些東西,萬萬不能流傳出去。”

福伯把效果看在眼裡,極為鄭重的點了點頭,

“公子您放心,這事我誰都不會說。”

然後厲聲對周圍幾個仆人說到,

“今日之事,要是走漏了半點風聲,我直接家法伺候!”

趙浪看在眼裡,心裡頓時放心不少。

“福伯,我們會莊子吧。”

趙浪笑道。

福伯讓人收拾好東西,便笑嗬嗬的跟上來,

“公子,看著您的身體越來越好了,我就放心了。”

“今日我讓廚房熬了雞湯,到時候給您送過去。”

趙浪雖然時和大家同吃同住,但福伯還是會偷偷的給他開小灶。

趙浪也不是迂腐之人,並冇有拒絕。

回到莊子上之後,福伯便又開始忙碌起來。

趙浪每次隻是將事情吩咐下去,福伯就會將它安排好。

從來不用他多費心。

而且在他的記憶裡,這十幾年,幾乎是福伯將他一手帶大的。

便宜老爹隻是每個幾個月纔回來看看而已。

看著福伯忙碌的身影,趙浪心中不由極為感慨。

有福伯這樣忠心的仆人,是多少人求不來的福氣啊。

也不知道自己那便宜老爹是怎麼找到福伯的。

整個莊子裡,趙浪最信任的便是福伯。

誰都會背叛他,隻有福伯不會。

所以,也不會派任何人去監視他。

也就不可能發現,福伯回到莊子後,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間,急沖沖的寫了什麼。

然後來到了一處隱蔽的小院子。

院子裡有一位黑冰衛。

“將此物交給家主,記住十萬火急!”

福伯極為嚴肅的和麪前的人說到。

這是秦始皇留下的聯絡人員,之前傳遞訊息都是靠他。

“陛下此時已經在北巡路上,這”

黑冰衛有些遲疑的說到。

福伯這時候卻臉色一變,冷冷的說到,

“我知道為何家主會讓你駐守在莊子上了。”

“我不記得,黑冰衛何時有質詢命令的權力了!”

福伯厲聲道,

“十萬火急!再多耽誤一刻,我便砍了你的腦袋!”

黑冰衛聽得滿臉漲紅,回到,

“屬下這便出發!”

很快,一記快馬便從莊子疾馳而出。

出了莊子的範圍,黑冰衛直接在身後豎起一麵黑旗。

這是急報的意思。

路上的行人紛紛躲避,被急報快馬踩死,死了也白死。

快馬沿著直道,一路向北。

很快,天色漸漸暗下來。

快馬卻也隻是微微的放慢了些速度,還是一路前行。

哪怕到了驛站,也隻是換馬不換人。

繼續前行!

第二天上午,秦始皇北巡大營。

一匹快馬疾馳而入,馬背上的騎士還高聲喊著,

“十萬火急!十萬火急!”

大營內的軍士,看到快馬背上的黑旗,都紛紛讓開。

到了臨時行宮前,騎士將背上的包裹遞上,然後極為乾脆的暈了過去。

趙高接過包裹,然後急匆匆的來到了秦始皇的麵前。

此時,秦始皇正和李斯商議著什麼。

“陛下!十萬火急!”

聽到這話,秦始皇眼睛猛然一睜,說到,

“是北邊還是南邊?”

雖然北方去年的時候,蒙恬就已經率大軍,擊潰了匈奴大軍。

但還是有不少殘餘,時常南下侵擾。

而且北方不隻是有匈奴,還有胡羌兩族。

不然他也不會留30萬大軍在邊境,空耗錢糧。

而南邊,趙佗正領著數十萬秦軍和百越征戰。

現在大秦能用到十萬火急的就這兩處地方。

趙高臉色略微古怪的說到,

“陛下,都不是,這十萬火急是公子浪莊子上送來的。”

秦始皇頓時愣了一下,

“浪兒他怎麼了?快給我看看!“

秦始皇打開包裹,看著裡麵的幾個小鐵塊,就更疑惑了。

當他看到裡麵的書信後,臉上的神色頓時幾番變換,

“牽一匹馬過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