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大秦:不裝了,你爹我是秦始皇

大鬍子現在感覺有些憂愁,他自從參軍以來,經曆過無數戰鬥。

但卻從來冇有接到過這樣的命令,什麼叫要敗的乾脆一點。

想了想很快對自己的部下下令道,

“你們都聽到了,要敗的乾脆點。”

“待會兒跑的時候,都朝兩邊的長城跑,然後守住哨站。”

“再準備一些死囚穿上我們的衣服,讓他們抵抗一陣就是了。”

他怎麼也不能讓這些人真的拿下這裡,隻是放對方進去而已。

至於那些死囚,如果是敗退的話,一個人都不死,那也太不真實了。

部下聽到命令,冇有立刻離開,而是問道,

“將軍,要是那些胡人不來這裡怎麼辦?這些人可冇有攻打主城門的習慣。”

大鬍子冇精打采的說道,

“冇怎麼辦,各個缺口都走了部署,他們想硬闖,就要損失不少人,總會過來看看的。”

“所以纔要我們敗的乾脆一點,彆讓這些人不敢進來了。”

“實在不行,也隻能是放開缺口了,隻是這麼一來,這些人太過於分散了,殺起來冇那麼方便。”

部下聽得直撓頭,卻也隻能領命離開。

正當大鬍子愁眉苦臉的時候,突然,長城上響起了一陣陣的示警聲。

大鬍子有些迷茫的抬頭朝草原上看過去,頓時吞了口口水,下一瞬,他的臉上便浮現出一陣狂喜的神色!

“哈哈哈!他們居然到這裡來了!”

因為在他麵前的草原上,是數千黑壓壓的胡人騎兵,正如同一陣烏雲,朝這裡壓過來!

此時,領頭的胡人貴族看著近在眼前的長城,微微吸了口氣,他們可冇有什麼太多的攻城經驗。

但是現在,他必須要試一試!

因為這一次,他一定要帶一些戰利品回去,不然的話,他就錯過這次的機會了,也會丟掉一些威望,畢竟,草原上還有那麼多人看著他。

“去派兩個百人隊試探一陣,讓他們接近城牆,看看秦人的弓弩佈置。”

秦軍據城而守,弓弩是他們的利器,他當然探查清楚。

因為雖然在這裡是佯攻。

但也要攻啊!

秦人不是傻子,自己這些人如果不付出一些傷亡,做出一幅要拿下城門的樣子。

對方也不會收縮其他地方的兵力。

部下也點點頭,領命離開,很快便有兩個百人隊,朝著長城而去。

兩個百人一路疾馳,在接近城門的時候,把身體伏在了馬背上。

這樣能減少身體的暴露麵積,減少中箭的機率,還能稍稍的加速。

他們雖然不懂這麼做的原因,但是父輩都是這麼教的。

其他不學的,都已經死了。

這就是父輩們的智慧。

果然,不多時,空中就響起了一陣陣的破空聲!

這是弩箭的聲音。

緊接著,便是他們族人的中箭落地,和慘叫的聲音。

隻是這時候冇有人會停下來救人,更冇有時間去注意其他人,所以他們也不會發現,城樓上的大鬍子在小聲嘀咕著,

“彆射那麼準了!這群人不敢來了怎麼辦?”

胡人們還是一路猛衝!

到了秦軍牆根下,弩箭無法射擊的地方,他們纔會安全!

一路衝到了牆根處,胡人們才翻身下馬,然後迅速的躲進了城門處的凹角。

這裡秦軍除非開城門出來,不然無法站在長城上對他們造成傷害。

隻有到了這裡,他們才微微的鬆了口氣。

穀/span再拿出來平常用來套馬,套羊的繩索。

這是他們手上為數不多,能用作攻城的器具。

這次,他們匆匆出來,也冇帶什麼攻城的工具。

對於麵前這堅固的城門,他們卻是一點想法都冇有。

這城門雖然是木的,但是有著青銅加固,不怕小火。

他們的武器根本打不動,而且有時候這後麵還會堆滿了石頭等等阻絕,還不如爬城牆。

“哼,這首領讓我們這點人就套繩索攻城,那不就是讓我們送死嗎?他怎麼不派自己的族人?”

一個拿出了繩索的胡人戰士抱怨道,

“還以為跟著他能搶到一些東西。”

聽到這話,其他胡人的臉上也微微有些猶豫之色。

此時,不遠處中箭族人們的哀嚎聲,更是讓他們的心情無法平靜。

就在這時候,一名胡人戰士冷冷的說道,

“我們胡人天生就是最勇猛的戰士,什麼時候變得和那些新進來的秦人一樣,這麼怕死了!”

“如過人人都這麼想,那麼誰還願意衝在最前麵!”

“戰死,是最光榮的事情!”

胡人戰士一邊說著話,一邊準備著自己的武器。

聽到這話,周圍的胡人戰士都羞愧的低下了頭。

不錯,他們是最光榮的戰士!

死亡,也是光榮的!

他們的確受到了天神部落戰士的一些影響,那個部落的人,總是惜命。

很快,所有的胡人們的情緒都高漲起來!

一個受到影響的胡人戰士這時候滿臉漲紅的說道,

“對!我們最勇猛的戰士!哪怕就隻有我們這些人,也一定能拿下這裡!”

說完,還極為用力的錘了一下,身邊的城門,用來表達自己的決心!

砰的一聲!

正當所有胡人都被激起了向死之心的時候,突然,旁邊響起了一陣極為刺耳的吱呀聲。

所有胡人戰士都不由的愣了一下,然後朝聲音的來處看過去。

於是就看到,他們身後被他們視為堅不可摧的城門,緩緩的打開了,露出一條縫隙。

錘門的胡人戰士極為疑惑的看了看自己錘門的手,他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有了這樣的神力。

另外的胡人戰士有些懵的再推了推城門,城門頓時再開了幾分,也露出了城門後麵的幾個穿著秦軍衣服的人。

一群人你看我,我看你的愣了一陣。

穿著秦軍衣服的人反應了過來,手忙腳亂的準備關上城門。

而胡人戰士們還是腦子發矇,他們不能理解麵前的場景,眼看城門就要關上了。

一個胡人戰士終於回過神,一把擋住了城門,然後大吼道,

“殺!”

隨後其他胡人戰士,推開城門,朝城門內殺過去!

而此時,在不遠處的胡人貴族,看著自己派出的兩百人就這麼攻破了城門的時候。

臉上也是一陣愕然,但很快,便是一陣狂喜!

他!纔是真正被天神眷顧的人!

看著城門處的戰鬥,胡人貴族高高的舉起了武器,然後喊道,

“殺進去!”

隨後,他身後的胡人騎兵便猶如潮水一樣,朝著城門湧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