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s小說 >  終秦結 >   第687章 讚美天神

-

獲取第1次

獲取第2次

第687章讚美天神

騎兵高速衝擊狹小的位置,其實並不是一件非常明智的事情。

因為一旦前方通行被強力阻斷,那麼所有人就會被阻礙到那裡。

甚至自己造成自己的傷亡。

但是,如果一旦形成了衝擊潮,那麼一般的力量也絕對無法阻擋。

現在的城門就是這樣!

無數胡人騎士極為狂暴的從城門穿過,冇人能夠阻擋。

哪怕是故意放人進來的大鬍子,一邊帶著朝著兩邊的哨站撤退,也一邊感歎道,

“要是我們也有這麼多騎兵就好了。”

大秦騎兵走的是精兵的路線,如果有胡人這麼多的大秦鐵騎,早就犁庭掃穴,壓的這些草原人看都不敢看大秦一眼了!

可惜,大秦鐵騎太貴了,畢竟騎兵可不是隻要一匹馬。m.

訓練,裝備,後勤補給等等,都是在燒錢!

大鬍子羨慕的看了這些胡人一眼,便帶著人朝長城的哨站退去。

也不擔心這些胡人會跟過來追殺。

下了馬,在這種地形上,大秦邊軍不客氣一點說,以一打五,冇有什麼問題。

就是有些心疼那些故意留下來的物資。

原本是可以搬走的,可是太子說,搬走顯得不真實,希望這些王八蛋這些天不要禍害太多了。

很顯然,這些胡人也知道這個道理,控製了城門周圍之後,就不再向周圍擴張了。

他們隻要守住城門就好。

畢竟,他們不是要占領遼東,而是要掠奪遼東。

冇有必要去和秦軍爭奪這些地方。

很快,整個城門周圍就落入了胡人手中,胡人貴族也帶著自己的核心族人走了進來,

“首領!我們居然拿下了這裡!”

通過了城門,部下還是有些不可置信的說道。

胡人貴族此時已經收斂起了自己的狂傲,因為他回想了一下之前東胡王的姿態,還有那些東胡老貴族。

在這種時候,這些人一般表現的極為淡然。

那麼他應該也一樣,尤其是,他做到了之前冇人做到過的事情。

拿下了秦人的長城!

這是何等的功績?

這一次,等他回去之後,所有的胡人都會為他感到榮耀!

現在,他要做的,就是帶回去足夠的戰利品!

“剛剛第一個衝進長城的勇士,給他們賞賜!”

胡人貴族先給出了賞賜,激勵激勵這些人,然後才說道,

“清查一下這裡的物資,讓探子注意看看周圍的情況,再把所有的千人隊首領給叫過來。”

胡人貴族很快吩咐完,雖然已經占據了這裡,但他並不會就這麼大意。

一百人的騎兵隊伍進來,都知道要放出去探子,他怎麼會不知道。

畢竟,今天占領的這城門似乎也太容易了些,不做探查,他不會放心。

部下領命離開,不多時,所有的千人隊首領也都走了過來,胡人貴族這纔開始做佈置。

他這次要儘量多的掠奪物資,策略多少會有些變化。

傍晚的時候,所有的探子都陸陸續續的回來了,聽著自己部下彙聚過來的訊息,胡人貴族卻微微的皺起了眉頭,

“周圍數十裡都冇有什麼人了?莊子也是空的?”

部下點點頭,回道,

“首領,這應該是他們知道我們要過來了,提前撤走了吧,而且這裡本來也是秦人邊疆處,人本來就少。”

“之前不也是這樣麼?”

胡人貴族這時候沉吟了一下,還是搖搖頭,說道,

“嗯,可這一次撤的也太乾淨了。”

“哼,你們還記得草原上的猛獸埋伏獵物的時候麼,也是這樣,周圍的蟲子都會安靜下來。”

部下遲疑了一下才反應過來,臉色大變,回道,

“首領,您是說,秦人有埋伏?”

“那我們要不要撤?”

聽到這話,胡人貴族反而露出一個笑容,說道,

“哈哈哈,逃跑可不是我們胡人勇士該做的事情,而且這也隻是有可能而已。”

他現在怎麼可能放棄?

最多多做一些佈置而已,他們可是騎兵!

就算是有埋伏,他們也隨時可以退走。

當然,如果能有人幫他們探路就更好了。

就在這時候,胡人貴族若有所思的看了眼長城外的方向,他記得,那裡卻是還有一群人。

胡人貴族這時候心中一動,說道,

“你去告訴那個天神使者,就說我給他們一個機會,讓他們來和我們一起作戰。”

“嗯,明天第一天,為了表達誠意,我們可以讓他們最先去掠奪。”

最先掠奪的,拿到的肯定是最好的。

但是現在,他完全可以利用對方一次,哪怕對方搶的最多,他的那一份卻是不會少。

部下很快領命離開,朝著長城外而去。

此時,就在長城外的不遠處,天神使者早已經帶著人紮營了,按照趙浪的計劃,他們的任務是斷了這些人的後路。

等這些胡人被擊敗之後,攔住他們。

所以,他們就這麼跟在對方的後麵就好了。

至於天神要用什麼手段,去圍剿擊敗那些人,他並不擔心。

因為天神一定早有安排!

正當他準備帶著信徒們向天神祈禱的時候,一名信使匆匆的到了他的麵前,聽完對方的話。

天神使者不由的露出一個古怪的神情,隨後說道,

“告訴你家的首領,我們答應了,但是,我們也要留兩千人守著城門。”

信使點點頭,直接轉身離開,他隻是個傳信的,把訊息送到就好。

等信使走了之後,天神使者這時候看向長城的方向,極為虔誠的說道,

“一切都是天神的安排。”

此時,遼東境內,離長城五十裡處的一處小樹林邊緣,趙浪正站在這裡看著長城的方向,

“算算時間,這些胡人應該占據了城門吧。”

“奴,我們的人都準備好了嗎?”

奴安頓好了那些少年之後,便帶著莊子上的人來和他彙合了。

不得不說,還是奴用起來順手。

奴很快回道,

“主人,按照您的吩咐,邊軍,農軍,高句麗仆從軍都已經準備好了,黑火藥也提前埋好了。”

“隻是有邊軍上報,這樣的埋伏,恐怕還是逃不過胡人的查探。”

大秦的邊軍和這些人打了這麼久的交道,自然也知道胡人的手段。

趙浪無所謂的點點頭,回道,

“無妨,讓他們按照計劃,前期一步步的敗退就是了。”

麵對胡人的偵查優勢,他從來冇有想過,能完全的瞞過對方。

隻要讓對方以為自己有埋伏,但是埋伏被他們看破了,然後佯裝失敗,把對方騙進包圍圈就行了。

而且哪怕是對方進了包圍圈,他總共佈置了超過三萬的兵力,也冇有想過,能一次的全殲對方。

隻要能重創對方,接下來的事情,就會交給天神使者了。

這也是冇辦法的辦法。

全員騎兵的機動性,不是那麼容易包圍的。

當然,這次的主要目的,也是為了驗證一下自己對付匈奴的想法是不是可行。

正當趙浪沉思的時候,一旁傳來了胡亥躍躍欲試的聲音,

“浪哥,這次有冇有機會給我試試啊?”

他現在滿腦子就像當一次英雄,然後回去折服趙蜜兒。

不然的話,他心裡一直憋得難受。

趙浪笑著回道,

“這次是埋伏戰,有一些危險,你願意去誘餌?”

聽到這話,胡亥頓時把頭搖的和撥浪鼓一樣,說道,

“那還是算了。”

上次他當過一次誘餌,差點連命都冇了,他纔不會這麼傻。

趙浪也冇打算要對方上去,這還是極為危險的,於是說道,

“那你就老老實實的在後麵就是了。”

胡亥也隻能遺憾的嗒嗒嘴。

第二天一早,趙浪就早早的起來了,然後帶著人到了最前線的一處小山包上。

今天的第一場遭遇還是極為重要的。

能不能騙過胡人,然後儘可能多的殺傷對方,就看這一次。

如果失敗,那麼也隻能強行把對方趕出長城,能解決胡人的問題,卻會給去死留下大隱患。

“浪哥,那些高句麗的仆從軍也太差了吧,這埋伏,我都看不下去了,為什麼要讓他們在第一線?”

胡亥看著遠處埋伏的高句麗仆從軍,忍不住說道,

“這些人瘦弱的和竹竿一樣,怎麼能扛得住胡人的進攻。”

聽到問話,趙浪冇有回答,而是看傻子一樣的看了對方一眼。

最前麵的隊伍,就是用來故意被髮現,然後送死的啊!

還好小六及時的送來了這些仆從軍,不然他可捨不得自己的人手做誘餌。

當然,這些人也不是那麼情緣,殺了一批之後,就老實了。

隻是聽到問話,一旁的姬無雙也忍不住問道,

“他真的是你的親兄弟?”

趙浪麵無表情的回道,

“興許是表的。”

這下胡亥忍不住了,說道,

“浪哥,我可是你親弟弟啊!血濃於水啊!”

趙浪正要說什麼,突然地麵開始微微震動起來。

趙浪瞬間警惕起來,這是大隊騎兵的表現。

果然,不遠處很快就出現了一股股的煙塵!

趙浪的臉色也嚴肅起來,事情的成敗,就在這一次了。

很快,大隊的騎兵越來越近,趙浪也轉身準備離開,哪怕現在整個秦軍,能擊敗他的隻有姬無雙,他也不打算親自衝鋒了。

他現在的定位是主帥。

隻是就在這時候,一旁的胡亥突然說道,

“哎!浪哥,最前麵的那個人好像是去過你營帳的天神使者啊!”

“他這是出賣背叛我們了?”

聽到這話,趙浪頓時轉身,就看到那個天神使者特意縱馬走在最前麵。

極為張揚,似乎深怕彆人看不到他。

趙浪頓時微微皺起眉頭,對方應該在後方纔是。

如果對方真的背叛了他,那麼這次可就難打了,而且去死也危險了。

就在這時候,最前麵的天神使者已經和高句麗的仆從軍相遇了。

但是,雙方卻冇有立刻發生戰鬥,天神使者就好像冇看到這些伏兵一樣。

然後帶著自己的人,一馬當先的進入了趙浪的伏擊圈。

看到這一幕,趙浪不由的露出一個古怪的神色,低聲自語道,

“不會這麼容易吧。”

“奴,告訴其他人,全速圍上來!”

奴遲疑了下,問道,

“主人,不用埋伏了嗎?”

趙浪淡然道,

“如果他們背叛我,那麼埋伏已經冇有意義了。”

“如果他們冇有背叛,那麼也不必埋伏了。”

聽到這話,奴很快的讓信使去傳令。

此時,不遠處,一股更大的煙塵正朝著這裡而來!

胡人貴族此時正控製著馬速,緩緩行進,因為他在等訊息,很快,一名胡人走了過來,說道,

“首領!最前方的隊伍已經過了昨天探子探測過的範圍了,冇有遇到任何抵抗!”

聽到這話,胡人貴族眼睛頓時亮了起來,讓這些人在最前麵,就是讓他們探路的,現在既然冇有問題,那就行了!

“來人!全速前進!到了城鎮周圍,便全部散開!”

那裡,就是最富裕的地方!

說完便一夾馬腹,朝著前方衝了過去!

很快,胡人貴族就看到天神使者他們的隊伍,他臉上不由的露出一絲喜色。

他雖然說過讓對方先掠奪,但是也不介意自己拿更多。

正要催動馬匹全力趕超對方,卻看到前麵的隊伍完全停了下來,然後調轉馬頭,朝向了他們。

胡人貴族頓時皺眉,不知道對方在搞什麼鬼,還是極為謹慎的下達了減速的命令。

就在這時候,不遠處的小山坡上出現了無數人影!

他們的四周的小林地裡麵,也傳來陣陣的聲響!

胡人貴族瞬間拉起了韁繩!

他身後的騎兵們也紛紛停下,一時間,空氣中滿是馬匹的嘶鳴聲。

但是,這也體現出胡人的恐怖!

隻出現了小小的混亂之後,他們的隊伍並冇有出現什麼傷亡。

“你居然敢背叛我們!”

胡人貴族要是還不知道被人揹叛了,那也太傻了。

隻是他冇有得到迴應,一個極為俊朗的秦軍便出現在小山包上,然後對他的方向指了一下。

隨後,在所有的人的目光中,一道道絢麗的火焰沖天而起!

巨大的火焰和聲響瞬間掩蓋了一切!

而在這些胡人的周圍,無數的人影,朝著他們掩殺了過去!

天神使者的部眾看到這一幕,更是極為敬畏和虔誠的低下了頭,說道,

“讚美天神!”

隨後,便全員狂熱的喊道,

“為了天神!”

朝著胡人衝殺過去!

而在那個山包上,胡亥滿臉悲憤的看著趙浪,說道,

“浪哥,你不是說這次很危險的嗎?你又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