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第688章這一戰簡單嗎?

胡亥現在覺得自己很委屈,自己明明和浪哥說了,有機會一定要讓讓他。

他就想出出威風,好讓趙蜜兒對他心服,他有什麼錯?

可是浪哥之前才和他說過了,這次的事情很危險。

所以他纔沒去的。

可是現在呢,一轉眼,浪哥就那麼隨隨便便一指,這些看似極為彪悍的胡人就陷入了一片爆炸之中!

火焰升騰!濃煙翻滾!土地翻轉!

其中還夾雜著胡人的慘叫哀嚎!

整個場麵都不似在人間!

彆說那些胡人了,如果不是之前跟著浪哥見過好幾次這種場麵了,他都想跪下來叫天神。

因為這根本不是人力能夠達到的。

可是這種可以耍威風的場麵,浪哥卻不讓他來!

他怎麼能不委屈?

當然,趙浪這時候哪有空理他?

而是緊張的看著場中的戰事。

雖然他對方不少人都陷入了爆炸中,但是這次用的都是粗製的黑火藥。

看著嚇人,實際上的殺傷力並不大。

這就是擴張的後果,數量和質量不能兼得。

所以,這些胡人其實還有戰鬥力的,甚至隻要他們調轉馬頭,就能脫離這裡。

秦軍的步兵的確是難以追擊。

當然了,有一些損傷肯定是免不了的,不然他也不必費這麼大的力氣佈置埋伏了。

更何況,還有天神使者帶著這些人。

隻是,戰事的進行有些出乎趙浪的意料。

爆炸之後,高句麗來的仆從軍衝在第一線,去纏著這些胡人。

後邊接著的是過來支援的大秦邊軍,農人軍,少年軍。

天神使者早已經包抄對方的後麵去了。

隻是冇有出現趙浪想象中的慘烈戰鬥,因為很快,簡單的戰鬥之後,或者說,當大部分胡人們發現帶領他們的胡人貴族,已經戰死了之後。

大批的胡人戰士都極為虔誠的下馬跪拜在地,口裡唸誦著天神的名字,不再反抗!

也有不少胡人頑強抵抗的,正在和天神使者帶著的胡人相互殘殺。

戰局的勝負,這時候卻是已經定了。

看到這一幕大秦邊軍,農軍,少年軍,手裡的武器都慢慢放下來。

因為這一幕實在是有些詭異。

隻有高句麗來的仆從軍,還是追殺胡人敗退的部隊。

因為對他們來說,殺了這些人,他們也能分到一些戰利品。

對他們來說,任何物資都是極為寶貴的!

他們纔不會放過這樣追殺彆人的機會!

趙浪也冇有阻止,反正這些人不殺投降的俘虜就行了,隻不過這麼來看,天神教的影響力,還是微微有些超出了他的預計。

雖然這些人也是被這麼大規模的爆炸給驚到了。

等弄死了匈奴,也是時候限製和規範一下天神教了,他可不想過一些年之後,大秦要和天神教作戰。

和狂信徒作戰可真真是一件吃力不討好的事情。

趙浪微微搖頭,不再多想,現在東胡不會再有什麼問題,他要開始考慮其他的事情。

儘量在今年平定匈奴,大秦的百姓也拖不起了。

反正戰場上的殘局自然有大鬍子會收拾,接下來的殺戮,他並不感興趣。

很快,讓阿二帶訊息給大鬍子,趙浪便調轉馬頭,朝著自己遼東的莊子走去,

他到了遼東之後,雖然派人去傳令給了莊子,要人,要物資,要火藥。

卻是還冇有回去。

這次怎麼也要回去看看,再回雲中郡。

隻是在路上,胡亥卻是一臉幽怨,時不時的看看趙浪。

那怨氣都快要冒出來了!

隻是說又不敢說,隻能用眼神表達。

趙浪也怕把對方憋死,冇好氣的說道,

“放!”

聽到這話,胡亥幾乎是立刻說道,

“浪哥!你騙我!這哪裡危險了!這明明簡單的很!我上我也行!”

“這以後軍中傳出去,就是你用一根手指就弄死了這近一萬的胡人!”

“這種事情你怎麼不讓讓我?我可是你親弟弟啊!好不容易纔遇到一個喜歡的”

胡亥喋喋不休的說了一路,等他喘氣的時候,趙浪才淡然道,

“說完了?”

“還冇”

“那也閉嘴!”

“誰告訴你這一戰簡單了?”

“這次為了應對這些人,我們調動了大秦邊軍,農軍,少年軍,仆從軍!還有大量的火藥!”

“火藥是粟他們帶著無數婦孺農人花了大半年趕製出來的,其中還有海哥的原料支援,為此損失了幾艘船,數百水手。”

“大秦邊軍的調動之後,雲中郡不可避免的出現了防禦漏洞。”

“農軍調動,哪怕就這些天,現在遼東田地裡勞作的多是頭髮花白的農人。”

“少年軍和仆從軍的調動,小六他們的位置也並不安全!”

“去死和天神教,是我們三年前就已經安排好了的!”

“這一次為了吸引對方,我們有不少莊子被毀。”

“這一切的一切,就是為了今天的這一戰!”

“你還覺得這一戰簡單嗎?”

所有的資源,都是經營出來的。

聽到這話,胡亥直接愣住了,好一會兒才嗒嗒嘴說道,

“那也卻是不簡單。”

趙浪這纔回道,

“知道就好了,走吧,我們先回莊子上。”

說完,趙浪便一夾馬腹,快速的向莊子而去。

胡亥有些慚愧的跟在後麵,心裡浮現出一絲絲的內疚。

突然想到了什麼,喊道,

“可是,浪哥,這和我威不威風有什麼關係?”

”浪哥!浪哥!你彆走那麼快啊!”

胡亥很快追了上去。

此時,在他們的另一邊,殺戮還在繼續。

殘存的,冇有放棄抵抗的胡人們,一路逃到了長城城門處,他們打算從這裡逃回草原。

這也是他們以前慣用的辦法,能打就打,打不過就跑。

隻是等到了這裡的時候,卻發現,這裡也早已經是一片殺戮。

之前虛弱的秦軍,如今卻比草原上的野獸還要凶猛。

下了馬的胡人根本不是秦軍的對手,而他們的身後,天神使者也追殺了過來!

最終他們還被圍困到了絕地!

天神使者這時候上前冷冷說道,

“神罰你們也都看到了,還不向天神懺悔!”

大部分的胡人猶豫了一下,最終選擇了跪拜懺悔。

但還有一名年輕的胡人戰士,指著天神使者怒吼道,

“天神不是天神教的天神!我不會屈服!”

說完,便朝著天神使者殺過去!

隻是還冇有衝到對方的前麵,就被其他人胡人斬殺在地!

看著倒下的年輕胡人,天神使者眼中卻是一片冷漠,隻是說道,

“把所有人都帶回去,交給去死首領,這也是天神的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