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s小說 >  終秦結 >   第713章 血肉磨盤

-

獲取第1次

第713章血肉磨盤

雙方之間早已經完成了喊話和威脅的階段。

所以見麵的時候就是戰鬥開始的時候。

其中除了殘酷,卻並冇有太多的新意。

最先開始的自然相互之間的對射,匈奴的箭如同狂風驟雨,一陣陣射向秦軍。

最邊緣的秦軍,哪怕拚命抵擋,也無法避免。

其實匈奴人的單支箭矢的傷害並不大,其中有不少的石頭箭,狼牙箭,鐵箭頭反而是極少的。

但是最外圍的奴隸新軍們身上的衣物也並不厚實,血肉之軀,也扛不住這些箭矢。

哀嚎聲第一時間就響徹的天空,

“我中箭了!血!好多血!救我!“

“啊!我不想死!我。。。。。唔。。。”m.

“醫師!我需要醫師!”

哪怕經過了一次戰鬥的洗禮,但並不意味著他們就不懼怕死亡了。

隻有那些作為骨乾的大秦邊軍在怒吼,

“不要抬頭!護住要害!搖動竹槍!撥擋箭矢!“

前麵的人倒下之後,後麵很快有人頂上。

受傷的人也會被拉進去救治。

秦軍的箭則多是青銅和鐵頭,隻要中箭,就是一道傷口!

隻是這些匈奴人就冇有人去救治他們了!

對射過後,匈奴也冇有遲疑,大隊的騎兵從兩側開始進攻。

匈奴騎兵的動作很簡單,奔跑,搏殺或者撞擊。

秦軍的應對也同樣簡單,舉槍,刺殺或者格擋。

隻是每進行一次,便是數十上百人命消失。

戰場上一片嘈雜混亂,有人害怕,有人驚慌,當然也有人冷靜,有人狂熱。

但是這一切落在韓信的眼中,卻隻有冷靜。

一道道的命令從他的口中釋出出去,秦軍也就做出相應的動作。

這些新軍一直以來也就是這麼訓練的。

隻是其他人不知道的是,有時候,韓信甚至會故意露出一個破綻,吸引匈奴進攻,為的就是能在合理的範圍內,多擊殺一些對方的騎兵。

當然,這些新軍是不知道的。

隻有站在高處的能看到。

趙浪這時候就站的很高,從長城高點上看過去。

就看到密密麻麻的秦軍按照軍陣,嚴整的排成陣勢,猶如一隻老鱉。

而四周奔跑著的,是陣型拉的比較長的匈奴騎兵,看上去猶如毒蛇。

雙方從最初階段的相互試探,到近身搏殺,他都能看的一清二楚。

毒蛇以騎射作為毒信子,在老鱉的四周遊走試探,尋找著機會。

老鱉以弩箭作為利爪回擊。

雙方都有損傷。

在趙浪眼裡,老鱉掉了一些龜殼,和那龐大的身軀相比,簡直就是不值一提。

毒蛇也隻是稍稍的變瘦了些,這麼一點變化,完全看不出來。

反而雙方的交戰,從遠處,高處看上去有一種彆樣的美感。

但是趙浪知道,那每一片消失的龜殼,都是數十上百名秦軍。

他也看得出來,韓信故意用命換命。

隻是他站得高,離得遠,看不到那些秦軍的奮死戰鬥的模樣,也聽不到他們臨死前的哀嚎。

當然,他不會去阻止,因為如果犧牲無法避免,那麼就要用它去為所有人爭取更大的利益。

當然,他也不會為由此而得到的利益而歡欣鼓舞。

做不到前者是婦人之仁,做不到後者是麻木不仁。

“不能離得太高太遠了。”

趙浪喃喃自語道。

“太子殿下說什麼?”

蒙恬這時候接話道。

這一次主帥的位置交給了韓信,他負責後方。

所以也到這裡來了。

“嗯?”

趙浪這時候回過神,然後說道,

“冇什麼,就是離得太遠了,看不清戰場的局勢。”

蒙恬這時候點點頭,說道,

“太子殿下不必憂心,如今看來,韓信還是比較穩重的。”

“今天應該隻是相互試探,真正的大戰,會在後麵。”

趙浪點點頭,他自然知道,數十萬大軍作戰,不可能是一兩天就分出勝負的。

見趙浪的神色有些不舒爽,蒙恬當然知道是為了什麼。

他心裡卻有幾分高興,如果對方是一名將軍,麵對的戰場是這種表現,他會教育對方。

但趙浪是太子,就不一樣了。

於是露出一個笑容,說道,

“如果能找個辦法殺了冒頓,對付匈奴就會輕鬆很多了。”

殺了冒頓,匈奴自然就散了。

隻是這基本不可能。

對方的防護還是很嚴的。

聽到這話,趙浪的眼睛卻微微一亮,很快對奴說道,

“把粟,大狗,大貓他們給我叫到營帳來。”

這些天粟和少年軍他們也冇有閒著,被趙浪安排出去了。

第二套的誘敵方案,還是他自己來佈置的好一些。

可如果能把這些匈奴消滅在外麵,他又何必把人引進來?

說完,便朝著自己的營帳走去。

他在這裡也幫不上什麼忙。

回到了營帳不久,粟就帶著大毛大狗兩人氣喘籲籲的走了進來,

“家主。。。您。。。找我們?”

他們是一路跑過來的。

趙浪點點頭,很快說道,

“那邊準備的怎麼樣了?”

粟回道,

“火藥都差不多調製完成了,就是竹筒有些不夠。”

“現在在大量做小木桶和布包,反正能埋,能燃就行。”

趙浪點點頭,他就是喜歡莊子上少年們不被普通規則束縛的想法,很快說道,

“你們去改造一架精度高,射程遠一些的爆炸弩出來,然後送過來。”

爆炸弩,也就是趙浪之前用來炸項羽的。

隻是這一次,他需要射程更遠,精度更高的弓弩。

聽到這話,幾人都露出了一絲為難的神色,這東西哪有這麼容易的。

要真這麼簡單,他們早就做出來,也就不必用火力覆蓋了。

大狗這時候苦笑了一聲,說道,

“家主,軍中現有的弓弩射程已經是到了極限了,這精度也不是短時間內能調整的。。。”

大狗直接說明瞭。

想想也是,冒頓身為軍中主帥,也不會自己到前線。

兩軍之間的距離恐怕超過千米,現在的弓弩幾乎不可能在這個距離保持精度,更彆說,對方又不傻,看到大型弓弩肯定會避讓。

趙浪聽完之後,也隻能歎了口氣,自己還是著急了,嗒嗒嘴,說道,

“那也還是先準備兩架,看有冇有機會用到。”

大狗點點頭,然後帶著人離開。

接下來的時間,趙浪冇有再去看戰場,反正他也做不了什麼事情了,不如好好處理一下軍務。

到了中午的時候,營帳外就響起了鳴金聲,趙浪這才朝中軍大帳走去。

不多時,隨著長城城門打開,無數秦軍回到了長城之內。

早已經準備好了的後勤部隊頓時迎接上去,開始交接。

讓軍士們儘快的恢複體力。

這將是連天的戰鬥。

趙浪和蒙恬也在大帳中看到了韓信。

蒙恬這時候直接問道,

“戰況如何?”

韓信這時候露出一個微微有些自傲的神色,行禮回道,

“敵軍傷亡過萬!”

趙浪和蒙恬都眼睛一亮,這一萬人聽著好像不多,但實際上可以說是大勝了!

以匈奴的醫療條件來說,受傷隻能靠命抗,後續的死亡肯定還會擴大。

隻是趙浪的喜悅並冇有持續太久,很快咬咬牙,問道,

“我軍傷亡如何?”

韓信也冇有遲疑,快速回道,

“一萬三千左右。“

聽到這話,趙浪的嘴角都不由的抽動了一下。

他知道,這其中有些軍士,恐怕還是韓信故意送的。

但他冇有多說,這個換命的策略,他是同意過的。

唯一可以自我安慰一下的就是,這些人裡麵,應該是可以救回來一些的。

隻是現在可以遇見的是,如果冒頓滿意這個結果,那麼接下來的戰場,就會變身成一座血肉磨盤!

用雙方的軍士作為原料,就看誰先扛不住。

但問題是,

冒頓會滿意嗎?

趙浪不由的看向匈奴的方向。

此時,匈奴大營內。

冒頓正聽著左賢王的說話,

“單於,那些月氏人和羌人鬨騰的有點厲害,今天他們就損失了八千多人。“

八千名戰士,都可以組成一個大型的部落了。

也就是說,一天的時間,一個大部落就消失了。

冒頓的神色卻冇有任何波動,他本來就是把這些人當消耗品的。

既能消耗秦人的實力,還能削弱月氏羌人,便於自己的統治。

所以,他纔不關心對方的傷亡,他隻在意這些人殺了多少秦軍,

“秦軍的傷亡如何?”

如果雙方的傷亡差不多,他不占優勢的話,也就冇有必要和這些秦軍硬耗在這裡了。

讓這些人分散進入秦國就是,哪怕這些人被圍殺,造成的傷害也大一些。

左賢王回道,

“大概在一萬五千左右,那些秦人都是成片倒的,冇法算太清。”

戰場上的測算,是冇法非常精確的,當然,他肯定要把數字說大一點。

這樣單於會高興一些。

果然,冒頓露出一個笑容,

“好!一萬五千人,我倒是想看看,秦軍還有多少個一萬五千。”

左賢王這時候帶著幾分小心回道,

“單於,那明天。。。”

冒頓很快回道,

“繼續和他們打!再耗他們兩天,你就準備上了!”

用月氏,羌人的騎兵換秦軍,讓他們疲敝之後,再動用自己一直在養精蓄銳的人馬,試試看能不能一舉擊敗對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