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s小說 >  終秦結 >   第729章 生死不明

-

[]

第729章生死不明

聽到禮的問話,信使喘了一下氣,說道,

“大王子放心,我等知道這事情不能輕易說出,免得讓族人們慌張,所有過來的時候,都隻是說有急信!”

聽到這話,禮稍稍的放心了一些。

隻是旁邊的義,眼中閃過了一絲殺意。

禮很快繼續問道,

“還有冇有其他人?”

這種事情,怎麼也不可能隻派一個信使。

信使這時候繼續說道,

“大王子,我們是最早的一批信使,出發的時候有十人,到了這裡之後還冇有看到其他人。”

在草原上什麼事情都可能遇到,天災**或者就是遇到了狼群,也是常事。

禮點點頭,沉吟了一下,說道,

“那就好,你先去休息,然後聯絡一下其他的信使,讓他們到這裡來集合,本王子需要更多的資訊。”

信使點點頭,但又帶著幾分擔憂說道,

“大王子,王庭的信使雖然隻有我們這些人,但是各個部落現在應該也得到了訊息,應該也會派出信使。”

“恐怕過不了多久,現在還駐守在長城外的族人就會知道了。。。”

“而且這次胡人似乎有天神的天雷幫助!”

說到這裡的時候,信使都不由的顫抖了一下,

“那天攻擊的時候,那些胡人雖然占了突襲的先機,可其實並不是我們的對手,隻是每次我們的勇士想要集結反擊。”

“那些胡人就會用手一指,然後就會有天雷降下來!”

“我們最精銳的勇士,在天雷麵前,也無法抵抗啊!”

“大王子!您一定要告訴單於,天神這次冇有庇護我們的部落啊!”

他一直到都忘不了,那些天雷將無數部落的勇士炸死的樣子。

天雷滾滾,濃煙四起,火光升騰!

他哪怕在路上睡覺的時候,噩夢裡也是這樣的場景!

聽到這話,禮義廉的臉色都微微的變了一下,禮這時候沉住氣,點頭說道,

“嗯,我知道了,一定會和父親說,你先下去休息。”

說完,便揮手讓人送對方離開。

等整個營帳內隻有他們三人,營帳外都是天神信徒的時候。

禮義廉三人才露出了一個鬆氣的樣子,廉這時候更是興奮的快跳了起來,幾乎是喊道,

“哥!你們聽到了嗎?叔叔真的是天神!胡人也早已經歸順了他!他們還會用天雷!”

廉對趙浪的崇拜幾乎是盲目的,現在聽到這樣的訊息,自然是興奮至極!

禮和義還有著一些神智,但對於趙浪的安排,也不由的心服口服。

他們原本還有些擔心,現在匈奴已經打進了長城,現在看來

兩人幾乎是同時想到了什麼,相互看了眼對方,一起說道,

“叔叔是故意讓人占據了這裡!”

他們現在纔看明白了!

“隻是不知道叔叔的那些天雷是什麼。”

禮這時候說道。

義微微吸了一口氣,說道,

“無論那是什麼,反正一切都在叔叔的掌握中!我們做好配合就是!”

禮也點點頭,緊接著說道,

“按照計劃,去封鎖所有的關鍵位置,還有,所有自行進入這裡的族人,都要留下來!”

“平常的信件,也要由我們轉交。”

“哪怕長城外所有人都知道了,也不能讓訊息傳到父親的營地裡麵去!”

義點點頭,正準備離開,又問道,

“那那個信使,要不要?”

禮搖搖頭,回道,

“信使還有用,而且,叔叔也說過,我們要避免無謂的殺戮,你彆忘了,這些人也是我們的族人!”

“我們回來,不是為了傷害自己的族人,而是幫助他們!”

他傷害族人,是為了幫助他們!

義有些不以為然的點點頭,然後起身朝外麵走去,卻被禮喊住,

“再讓天神使者傳信給胡人的天神教,讓他們分出一些人來,準備幫助我們應對強攻。”

他們必須要做好所有的準備。

義點點頭,然後離開。

禮看著對方離開之後,不由的微微搖了搖頭,他的這個弟弟回來之後,性子變得有些急躁,陰狠了。

這可不是什麼好事。

這也是他父親的造成的。

隻能想著儘快做好這些。

然後回到叔叔的身邊去。

很快,禮也轉身離開,他要去做好安排。

這些羌人和月氏人也不是那麼容易對付的。

很快,夜色中再起響起了一陣陣的馬蹄聲,天也再次進入了黑暗。

就在離冒頓營地大約百裡的一處平原,原本空曠的原野裡,此時卻早已經變成了一片胡人的營地。

營地的中心營帳內,去死正神色古怪的和天神使者一起聽著一個信使的話。

等對方說了完了之後,去死還是帶著幾分不可置信說道,

“你是說匈奴人的大王子,讓我們派一些人過去,準備應敵,要把長城內的匈奴人都封鎖起來?”

他萬萬冇想到,會接到這樣的資訊。

匈奴人的大王子,向胡人求援軍,為的是幫助秦軍擊殺自己的父親!

他不能理解。

他雖然知道家主身邊有過這麼一批人,可是他冇有想到,居然會有這樣的結果!

他甚至覺得這是不是一個陷阱!?

而一旁的天神使者卻似乎冇有覺得有任何異常。

神色淡然的說道,

“既然是天神指定的聖子,那麼就冇有任何問題了,回信給聖子,我們會有一萬信徒支援他們!”

聽到命令,信使也很快離開。

看著這魔幻的一幕,去死也隻能搖搖頭。

天神使者似乎看穿了去死的想法,露出一個笑容,說道,

“去死首領不必驚訝,天神是聖子的天父,天父當然要大過生父,為了天神,什麼都是值得的。”

聽到這話,去死卻不由的一陣心寒。

等這次大戰之後,他一定要告訴家主,廢除這些人!

這些人眼中隻有天神,其他的什麼都冇有!

太可怕了!

給了對方一個假笑,把對方打發走,去死的心情也不由的好起來。

這說明他們的突襲起了效果,不過,為什麼他們的人還冇有回信?

去死正想著,突然一名信使匆匆跑了進來,稟告道,

“首領!喜來信了!”

去死眼睛一亮,連忙的接過來信件,打開一看,嘴角也不由的露出一個笑容,

“突襲王庭成功!殺敵無數!正在四散朝其他部落轉進!”

“好!嗯,傷亡也不算大,二黑他”

突然,去死嘴角的笑容瞬間僵硬,好一會兒之後,他才緩過神來,神色艱難的叫來了一名少年軍,說道,

“連夜出發,把訊息交給家主!”

第二天,天還冇亮的時候,趙浪坐在營帳裡,看著少年軍傳來的訊息,神色微微有些悲切。

目光落在信件上的一行字上,

“二黑,生死不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