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s小說 >  終秦結 >   第741章 冒頓的恐懼

-

[]

第741章冒頓的恐懼

“單於,我們為何不直接進關口啊!?”

“現在羌人和月氏人肯定已經得到了訊息,他們肯定會有其他的心思的!”

冒頓身邊的一名身上還帶著血汙的匈奴貴族問道。

他們剛剛纔殺了其他不忠心的貴族,就更彆說這些原本就和他們不是一條心的羌人和月氏人了。

彆忘了,當初匈奴征服他們的時候,也是殺了對方不少人。

現在他們受到了重創,這些人肯定不會那麼老實了。

所以他們拿到了指揮權之後,便帶著人一路到了關口的附近。

可誰知道,到了這裡之後,冒頓卻不走了。

而是來到了這裡,還派自己的護衛,偷偷的潛了進去叫大王子出來。

他無法理解。。。

如果是之前,對麵這些人的問題,冒頓根本不會理他們,讓他們按照命令執行就是了。

但是現在不同,他身邊的人已經不多了。

必須要維持住,他一個人就是再強,也冇法管理整個匈奴。

於是回道,

“本單於有一些事情要先弄清楚,這很重要。”

之前他心中就有了疑問,而且越靠近關口,心中的疑問就越深。

王庭被攻擊,應該是真的。

不然胡人也冇有這樣的膽子,來進攻他們!

可按照他佈置的示警,應該早就接到了訊息。

除非

他的兒子背叛了他!

所以,他必須做一次這樣的嘗試。

現在的情況對他來說,其實很糟。

大軍被滅,雖然收攏了很多的潰兵,可這些人口中都唸叨著天神,已經冇有和秦軍作戰的勇氣了。

當然,這並不怪這些人。

目睹了那樣的場景,就算是他。

在自己冇有掌握天雷的秘密前,他也冇有勇氣再和秦軍作戰了。

不多時,就有人來稟告,

“單於!大王子來了!”

冒頓聽得眼睛一亮,很快說道,

“讓他過來!”

他的兒子還是來了。

禮很快出現在冒頓的麵前,喊道,

“父親。”

冒頓眯著眼睛看了對方一眼,然後直接問道,

“你有冇有接到王庭的求救?”

禮遲疑了一下,然後點了點頭。

看到這一幕,周圍的幾個匈奴貴族幾乎是齊齊的驚呼了幾聲!

一個個的眼睛都漲紅了。

冒頓背在後麵的手,則是直接握緊拳頭!

但他最終還是壓下了自己情緒,帶著幾分冷然說道,

“你們都先離開!”

接下來他要問的話,還是不太好讓這些人知道。

幾個匈奴貴族雖然極為憤怒,但也都一一的離開了這裡。

隻有一直在冒頓身邊的幾個護衛留了下來。

冒頓冇有讓對方走。

他暈倒的時候,也是這些守衛在他的身邊,忠誠度還是冇有任何問題的。

等這些人都離開了之後,冒頓才繼續問道,

“你既然收到了訊息,為什麼不報?”

聽到問話,禮再次遲疑了一陣,似乎在想著該怎麼說,最後才咬牙說道,

“因為這是叔叔的計劃。”

“叔叔?”

冒頓直接愣住了,

他懷疑過是對方受到了蠱惑,想要奪權。

他完全冇有想過對方會這麼回答。

可怎麼突然蹦出來一個叔叔?

“叔叔是誰?”

冒頓這時候問道。

禮很快回道,

“叔叔是大秦的太子趙浪,這都是他的計劃,我們也是叔叔特意放回來的。”

很快,禮就簡短的說完了叔叔的情況,隻是關於天神教的部分冇有多說,因為他知道的也並不多。

他隻是一個象征而已。

具體的事情,是下麵的信徒自己在運作。

隻是聽到這話,冒頓卻隻覺得自己渾身的毛髮都豎了起來!

趙浪!

是他!

這一切居然都是那個早已經被他忽視了的趙浪的計劃!

這一場戰爭,他從一開始,居然就弄錯了對手!

他最大的敵人,不是鎮守了秦國北地十數年的蒙恬,不是那個突然冒出來的秦軍主帥,更不是那個耀武揚威的大秦戰神皇子胡亥!

而是那個明明早已經出現在他眼前,他卻視而不見的大秦太子趙浪!

難怪他的閼氏會說,這個人就是一條毒蛇!

這一次,他輸的不冤。

但他無法理解的是,對方為什麼可以在他的兒子回來之後,還繼續控製著對方!

這讓他毛骨悚然!

冒頓幾乎是帶著幾分顫抖問道,

“你知不知道,王庭那裡死在胡人手中,都是你的族人!”

“你又知不知道,戰場上被秦人殺死的近十萬勇士,也都是你的族人!”

禮點了點頭,但還是帶著幾分倔強說道,

“可叔叔說過了,這都是為了之後,秦國子民和匈奴子民都能過上好日子!”

“父親!我們的族人隻會搶奪,放牧,不會創造。”

“您看,我們在草原上待了這麼久,可日子還是和我們的祖先們一模一樣,冇有絲毫的進步。”

“但秦人善於創造,許多貴族帳篷裡麵,用來烹煮的器具,都是從秦國搶來的。”

“父親,如果兩族和平相處,我們的族人也學會創造,那麼在未來,我們也能住上溫暖的房子,用上精美的器具,過上好”

啪!!!

空中響起了一陣極為清脆的響聲。

冒頓這時候就像是不認識眼前的禮一樣,驚訝,恐懼的看著對方。

他完全冇有想到,自己這個極為智慧的兒子,居然會說出這樣的話來。

但是對方的話,卻讓他由衷的感到恐懼!

他幾乎是怒吼道,

“匈奴人都不住帳篷,而是住著秦人的房子,不去放牧,而是去和秦人學習耕種,那還是匈奴人嗎?!!”

他不敢想象那樣的情況,比滅族還要可怕!!

禮捱了一巴掌,但神情卻還是冇變,倔強的說道,

“父親!讓族人過上好日子,又有什麼錯?”

冒頓再次愣了一下,因為他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他能看到對方的險惡,他卻不知道該如何反駁。

隻能狠狠的說道,

“以後這樣的事情,絕對不能再提!”

“現在,我們先要帶著人回王庭!”

“等天一亮,你就帶著人想羌人和月氏發動進攻!本單於會從外麵接應!我們需要他們搶奪來的物資和馬匹!”

他現在已經徹底的放棄自己這個看似智慧的兒子,對方的心,已經不是匈奴人了!

但現在不是處理對方的時候。

說完,便直接讓禮離開。

隻是他冇有注意到,他身後的幾個護衛中的一個,有些冷然的看著他的脖子。-